无量光明

了堂惟一禅师语录

禅宗典藏 | 发表时间:2013-04-16 | 作者:网络 [投稿]

了堂惟一禅师语录

  《了堂惟一禅师语录》是收在《万续藏》的一部语录。本语录是了堂惟一禅在至顺元年庚午前天八月初五在南普陀寺内所作,后人整理。

  了堂一和尚语录总目卷一庆元路延庆寺语录台州路紫箨山广度寺语录卷二庆元路天宁寺语录天童寺语录颂古赞语自赞卷三偈颂小佛事卷四后录。

  四卷。元·了堂惟一撰,门人宗义等人编纂。收在《万续藏》第一二三册、《禅宗全书》第四十九册。了堂讳惟一,别号芥室,受法于竺源妙道,嗣法弟子有呆庵普庄。本书卷一收有庆元路延庆寺语录、台州路紫箨山广度寺语录。卷二收庆元路天宁寺语录、天童寺语录、颂古、赞语、自赞。卷三收偈颂、小佛事。卷四为后录,收赞、偈、铭等。

  No. 1417

了堂和尚语录卷第一

  初住庆元路延庆禅寺语录

  门人 宗义 省端 编

  师于至顺元年庚午。秋八月初四日。在本路万寿禅寺首座寮受请。次日入寺。指山门云。顶门具眼。未举先知。水到渠成。云开月现。

  佛殿。烧香云。生佛已前。一段奇特大事。今朝觌面相呈。便礼拜

  据室。明镜当台。物来斯照。锦鳞跃浪。钝鸟栖芦。

  升座。拈香云。此香。端为祝延

  今上皇帝圣躬万岁万岁万万岁。陛下。恭愿。金轮统御。寿等乾坤。玉烛均调。明逾日月。次拈香云。嗅之则全无气息。用之则炙地熏天。人言价重娑婆。我谓分文不直。爇向炉中。供养前住平江路荐严禅寺。杨岐第十一世。竺元道和尚。用酬法乳之恩。敛衣就座。上首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机先觅妙。空里㘽花。语下求玄。水中捉月。如有作家禅客。不妨对众决疑 僧问。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学人上来。请师祝

  圣。师云。劫石有消日。君恩无尽时。进云。祝  圣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师云。铁牛对对黄金角。进云。解吹无孔笛。天下总闻声。师云。伸手不见掌。进云。若不登楼望。焉知沧海深。师云。窦八布衫穿。进云。与么则感恩有分。师云。八花毬子上。不用绣红旗。僧礼拜 师乃云。罢访诸方知识。来归古鄮城中。土面灰头。养问四壁。其奈宿缘难避。来主江干蕞尔禅林。水绕千村。槎横断港。数声柔橹。一曲渔歌。烦佗真正举扬。直是超情绝谓。无端击动法鼓。缁素骈臻。更欲山僧为蛇𦘕足。法昌对泥像说法。事急计生。风穴单丁七年。巧尽拙出。汾阳弄西河狮子。神头鬼面。杨岐㘽田博饭吃。铁心石肠。者一队老古锥。熏天富贵。装出彻骨贫穷。新延庆则不然。竖拂子。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间无水不朝东 复举。赵州因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师云。赵州狗子无佛性。古今多少错商量。自从六国平来后。荡荡无为化日长。上首白椎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上堂。风不鸣条。雨不破块。洞山于金刚岭上栽松。沩山到国清寺里受戒。东海乌鲗。南山筀笋。总是自家买卖。更问如何。漆桶不快。拍禅床下座。

  上堂。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永嘉大师虽□□竖降旗。大似偷铃掩耳。以拂子画一画。一把柳丝收不得。和烟搭在玉阑干。

  开炉上堂。衲僧活计无多子。放下诸缘缓作程。品字柴头煨正暖。不知红日又东升。

  上堂。举汾阳和尚示众云。识得主丈子。行脚事毕。三角云。识得主丈子。入地狱如箭射。师云。二尊宿总被主丈子穿却。延庆则不然。拈主丈。冬不寒腊后看。

  除夜小参。僧问。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如何是未归人。师云。眼似鼓椎。进云。谁知远烟浪。别有好思量。师云。碧落碑无赝木。进云。一言截断千江口。万仞峰头始得玄。师云。错认定盘星 乃云。才见冬至。又逢岁除。两曜奔忙。万物代谢。浮生若此。荣枯得失。徒自纷纭。我沙门释子。无饥寒之迫。无征役之劳。二六时中。合作么生支准。求玄妙。枉费精神。无事无为。又成莽卤。临济大师道。有一无位真人。常在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恁么说话。也是万里崖州。良久。明年更有新条在。恼乱春风卒未休。

  复举。投子因僧问。如何是十身调御。投子下禅床立。又问。凡圣相去几何。投子下禅床立。师云。大小投子。将官路当人情。伤盐伤醋。过犯弥天。

  上堂。鸡衔灯盏走。鳖吹钓鱼竿。宝剑当空掷。神光照胆寒。以拂子画一画。波斯嚼碎三斤钱。莫向金刚脑后看。

  元宵上堂。丛林中。才见说灯笼与露柱交参。便作奇特商量。及乎寻常说话。是对面蹉过。以拂子画一画。今朝正月十五。今夜处处放灯。

  佛诞上堂。如来降诞在今朝。摩耶夫人是其母。指天指地语□𠚤。拈得□□□□□。谩神吓鬼二千年。儿孙几个能知有。令行□□□云门。也是虾跳不出斗。竞将恶水蓦头浇。大地山河颠倒走。

  上堂。僧问。金刚眼中着得什么。师云。着得什么则且置。汝唤什么作金刚眼。进云。学人不会。师云。问取灯笼。进云。十二时中如何用力。师云。无汝用力处。僧礼拜 师乃云。卧病丈室。久不上堂。然语言有间。此法无间。日夜惟凭森罗万象。墙壁瓦砾。为众敷扬。所以道。尘说刹说炽然说。三世一切说。击拂子。若将耳听终难会。眼处闻声方始亲。喝一喝。

  示众。龟毛拂子兔角杖。拈向人前任度量。昨日前村行一转。田田水满稻花香。击拂子下座。

  解夏上堂。举翠岩参和尚示众云。一夏与师僧。东语西话。看取翠岩眉毛。还在也无。师云。多财善贾。长袖善舞。捡点将来。也是贼过后张弓。

  上堂。举教中道。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槃。拍禅床。世事但将公道断。人心难与月轮齐。

  祖忌拈香。冷坐九年。和麸粜面。手携只履。卖狗悬羊。年年十月初五日。多费儿孙一瓣香。

  上堂。昨日有一僧。自罗浮来。一僧自南岳来。一人头长脚短。一人额阔眉低。总有佛法身心。且道那一人合受人天供养。以拂子画一画。巴峡猿啼霜月晓。断肠何必待三声。

  佛成道上堂。释迦老子生在王宫。鼻孔大头向下。雪山苦行六年。鼻孔大头向下。夜睹明星悟道。鼻孔大头向下。击拂子。几多杜撰巡官。只管敲砖打瓦。

  岁旦上堂。举黄龙南禅师因僧问。旧岁已去。新岁到来。不涉二途。请师指示。龙云。东方甲乙木。师云。者僧大似向绣针眼里。跃出冲浪锦鳞。其奈黄龙向冷灰堆中。拨出亘天红𦦨。且道。涉二途不涉二途。有指示无指示。拈主丈卓一下。李将军有嘉声在。不得封侯也是闲。

  上堂。昨日归自城中。道傍田翁相邀少憩。眼见耳闻。无非清净性中流出。成得一颂。今朝举似诸人。小圃新姜露紫芽。豆缘篱落半干花。儿童总角赤双脚。钓得锦鳞归自夸。便下座。

  上堂。前半夏已过。堂前铁锯舞三台。后半夏未来。眼里瞳人吹木叫。即今中夏。猢狲上树尾连颠。洞山五位。临济三玄。拈向一边。久雨乍晴。各宜晒㫰皮草。

  解夏上堂。九夏安居事已圆。百千亿劫亦如然。猕猴扑碎轩辕镜。出草烟菟角指天。

  上堂。僧问。有言有说。皆是世谛之谈。无言无说。未是衲僧行履处。幸对人天。请师垂示。师云。数声清磬是非外。一个闲人天地间。进云。专为流通。师云。无油不点灯。僧礼谢 师乃云。万法是心光。诸缘惟性晓。本无迷悟人。只要今日了。西天四七。东土二三。天下老和尚。总是未了底汉。击拂子。水流黄叶来何处。牛带寒鸦过别村。

  上堂。拈主丈喝一喝。卓主丈云。了。便下座。

  上堂。菩提涅槃。真如解脱。是诸佛之所证。无明烦恼。妄想尘劳。是众生之业惑。只如世界未成。无佛名无众生名。如上许多络索。毕竟向甚处安着。良久。任从沧海变。终不为君通。

  台州路紫箨山广度禅寺语录

  门人 思齐 思静 编

  师于至正二年壬午。冬十月初一日入寺。指山门云。入此门来。莫存知解。泥牛吼月。木马追风。

  佛殿。烧香云。百千诸佛。向一毫头上识取。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据室。我此法印。为欲利益世间故说。拈主丈。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卓主丈。车不横推。理无曲断。

  拈衣。鸡足山中。翻成特地。黄梅夜半。愈觉乖张。今日箨峰亲授受。披来非短亦非长。

  院札。此是当今

  圣君贤相。密护大法底句子。度札云。不妨对众宣扬。

  三宗诸山疏。说而默。默而说。唤钟作瓮。证龟成鳖。珊瑚枝枝撑着月。

  江湖疏。越山吴水。春树暮云。威凤祥麟自出群。

  指座。法空宝座。人人共登。须弥灯王。犹较一级。登座拈香祝

  圣罢。敛衣就座。护圣和尚白椎云。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云。有问有答。未出常情。无事无为。犹存知解。莫有独脱无依底么。不妨相见 僧出问。昆山那畔。肯笑堂前。归源正印。早已亲传。今日箨峰祝

  圣开堂。愿闻法要。师云。须弥顶上击金钟。进云。迥然一句超今古。高蹈毗卢顶上行。师云。不打者鼓笛。进云。昔日保寿开堂。三圣横身相为。临济住院。普化尽力扶持。毕竟明个什么。师云。两头俱坐断。一剑倚天寒。进云。与么则五位君臣齐裂下。三玄戈甲一时收。师云。错下名言。僧喝一喝。礼拜归众。师云。乱统禅和。如麻似粟 乃云。如我按指。海印发光。古佛堂前。敲空觅响。非风幡动。仁者心动。曹溪路上。好肉剜疮。直饶别有生涯。也是和泥合水。今日新广度。为 国开堂。毕竟合谈何事。新罗与占波斗额。灯笼与露柱交参。一切智智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正恁么时。且道脑后一句。是第几机。良久。好把一枝无孔笛。等闲吹出万年欢 复举。夹山因僧问。如何是夹山境。山云。猿抱子归青嶂里。鸟衔花落碧岩前。法眼云。我二十年。只作境会。师云。夹山放去太奢。法眼收来太俭。捡点将来。总未有出身之路。护圣和尚再白椎云。谛观法王法。法王法如是。

  当晚小参。僧问。言前荐得。犹为滞壳迷封。句下承当。未免触途成滞。学人上来。请师方便。师云。牡丹花下睡猫儿。进云。只如疏中有语。非惟事理圆融。且喜师资会遇。又且如何。师云。堂前铁锯舞三台。进云。与么则青山不锁长飞势。沧海合知来处高。师云。嘉州大象吃盐多。陕府铁牛添得渴。乃云。安洲管内。紫箨峰头。昔混源密禅师。洎屡代名德唱道之地。实东南之觉场。龙象之渊薮。无似之踪。祗奉院命。继席兹山。诚为叨忝。赖有暮翁老和尚在上。伏望寿同赵州。以永佛祖慧命。寅夕得遂咨扣。幸莫大焉。然丛林小参。谓之家教。其间锅子大小。杓柄短长。未暇捡点。谅惟我此一众。犹百炼精金。惯调良骥。见超量外。不待繁词 复成一偈。举似大众。长庚箨顶半千里。多士偕行不惮劳。主丈且将留靠壁。同看千嶂起波涛。

  谢首座藏主上堂。人天眼目。堂中上座。通人分上。未举先知。大藏小藏。全提半提。是甚热碗鸣声。青萝夤缘。直上寒松之顶。白云淡泞。出没太虚之中。击拂子下座。

  上堂。举明招示众云。者里风头稍硬。且归暖处商量。众随至方丈。招云。才到暖处便瞌睡去。以主丈一时打散。师云。老明招抛出一机。不妨奇特。当时一众。若是灵利衲僧。待他道且归暖处商量。便好一时散去。教他独眼龙。有理难伸。下座。

  上堂。夜绳不动。疑之为蛇。暗室本空。怖之有鬼。昆明池里失却剑。曲江江上捞得锯。阿呵呵。啰啰哩。鴶鹩舌头三千里。

  上堂。与么与么。得之于心。伊兰作旃檀之树。不与么不与么。失之于旨。甘露乃蒺藜之园。钟楼上念赞。床脚下种菜。胜首座道。猛虎当路坐。又作么生。击拂子下座。

  冬至小参。僧问。还丹一粒。点铁成金。至理一言。转凡成圣。学人上来。请师一点。师云。头长脚短。进云。只如僧问古德。如何是冬来事。古德云。京师出大黄。又作么生。师云。舌上覆金钱。进云。初心后学。乍入丛林。和尚岂无方便。师云。秤锤锯解血淋漓 乃云。教中道法离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天左旋地右转。日东上月西落。寒来暑往。阴极阳生。铁树开花。冰河发𦦨。君子道长。小人道消。唤作见闻觉知得么。不唤作见闻觉知得么。如斯解会。正是认影迷头。所以道。放行则怛萨舒光。把住则泥沙匿耀。拈主丈。野色更无山隔断。天光直与水相连。

  上堂。深山岩崖无佛法。石头大底大小底小。一冬二冬叉手当胸。篱头吹觱栗。元是夜来风。

  上堂。举赵州一日在井楼上。见南泉过。以手抱楼柱叫云。相救。泉以主丈击楼柱五下而去。州便具威仪。上方丈谢云。适来谢和尚相救。师云。杀人刀活人剑。

  除夜小参。一年三百六十日。今夜岁尽年穷。诸方说妙谈玄。者里应时纳佑。西天四七。东土二三。天下老和尚。总是打净洁毬子。抱不哭孩儿底汉。譬如琴瑟箜篌。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衲僧分上。不在多端。地冻天寒。伏惟珍重 复举。僧问古德。年穷岁尽时如何。古德云。东村王老夜烧钱。师云。东村王老夜烧钱。江上渔翁把钓竿。多少遍参云水客。含元殿里觅长安。

  元旦上堂。元正肇祚。万物咸新。恭惟。两序大众。各各起居多福。三九二十七。菩提涅槃。真如解脱。是甚敲门瓦子。击拂子。但得雪消去。自然春到来。

  元宵上堂。举教中道。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只为妄想执着。而不证得。乃云。灯笼㳂壁上天台。寒山拾得笑咍咍。自有一双穷相手。不曾容易舞三台。

  上堂。拈一茎草。作丈六金身。将丈六金身。作一茎草。好大众。不是苦心人不知。便下座。

  上堂。举三圣道。我逢人则出。出则不为人。兴化道。我逢人则不出。出则便为人。师云。耳朵两片皮。牙齿一具骨。无人过价。打与五伯。

  上堂。僧问。文殊与普贤。万法悉同源。文殊普贤即不问。如何是同源底法。师云。胡张三黑李四。进云。一毛吞巨海。于中更何言。师云。不劳悬石镜。天晓自鸡鸣。进云。是非不到处。还有句也无。师云。诚知你乱会。

  乃云。小乘钱贯。大乘井索。有漏笊篱。无漏木杓。东卜西卜。七错八错。辱不辱。足不足。乐不乐。雪峰辊木毬。普化摇铃铎。

  上堂。十五日已前。师子不咬麒麟。十五日已后。猛虎不食伏肉。正当十五日。水上挂灯毬。良久。但得螺蛳吞大象。泗洲出现在杨州。

  浴佛上堂。竖起拂子。即今释迦世尊。在山僧拂子头上诞生。顶上灌九龙香水。足下敷百宝莲华。汝等诸人还见么。直饶见得倜傥分明。也是迷头认影。击拂子。

  结夏小参。释迦老子。二千年前。在灵山会上。事不获已。立个法门。谓之禁足护生。克期取证。迨今天下丛林。遵行莫违。西天以蜡人为验。东土以铁弹子为验。竹山今夜击鼓集众。初无许多闲家泼具。只向诸人道。参须实参。悟须实悟。今日是三明日四。雪霜容易上人头。

  复举。古德云。道不得底句。不在天台。定在南岳。师云。一句明明定古今。天台南岳谩追寻。子期去后人何限。流水高山孰赏音。

  上堂。倒跨杨岐驴。蹈翻华藏海。文殊普贤。窥觑无门。狸奴白牯。放光动地。会医还少病。知分不多愁。

  上堂。举长庆棱道者。廿年坐破七个蒲团。只管看驴事未去。马事到来。因卷帘大悟。说个颂云。也大差也大差。卷起帘来见天下。有人问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师云。有般底闻与么道。便将情识搏量。刺脑入胶盆。殊不知。我王库内。无如是刀。便下座。

  上堂。古㵎泠泠。乱峰矗矗。拈得鼻孔。失却眼睛。喝一喝。

  进退两序上堂。或进或退。或左或右。扶已坠之纲宗。碎衲僧之窠臼。敌胜还他师子儿。惊群须是英灵手。击拂子下座。

  上堂。古德云。譬如牛过窗棂。头角四蹄都过了。只有尾巴过不得。师云。且道誵讹在什么处。良久。一言已出。驷马难追。

  上堂。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拈主丈。古人忍俊不禁。和盘托出。争奈美食不中饱人吃。卓主丈下座。

  解夏小参。一夏九十日。今已告圆。山僧未尝蹉口道着佛法二字。诸人每日着衣吃饭。何曾欠少一丝毫。好个古佛家风。直是超情绝谓。今夜鼓寂钟沉。无端诸人上来。刚要𦘕蛇添足。古德云。我若真正举扬。法堂前草深一丈。随汝颠倒所欲。南斗七北斗八。竹山则不然。今年桃李贵。一颗直千金。

  上堂。三世诸佛。舌头无骨。六代祖师。眼里无筋。古庙香炉虽冷。烧却诸人面门。莫言不道。便下座。

  中秋上堂。举教中道。修多罗教。如标月指。若复见月。了知所标毕竟非月。拈主丈。恁么说话。大似嚼饭喂婴孩。面皮厚多少。卓主丈下座。

  上堂。释迦掩室于摩竭。净名杜口于毗耶。须菩提岩间宴坐。天帝释空中雨花。古今日月。古今山川。大鹏一举九万里。蟠桃结实三千年。

  上堂。举雪峰示众云。尽大地撮来。如粟米粒大。抛向面前。漆桶不会。打鼓普请看。师云。老雪峰不妨卖悄。抛向面前。会与不会则且置。打鼓普请看。是什么闲。

  开炉上堂。衲僧万虑不干怀。妙用头头自偶谐。寒夜地炉无宿火。明朝山上有生柴。

  上堂。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蓦拈主丈。释迦世尊即今走入露柱里去也。汝等诸人。因甚鼻孔失却半边。靠主丈下座。

  上堂。僧问。智不到处。切忌道着。道着时如何。师云。文不加点。进云。与么则无处容身也。师云。贵买贱卖。进云。官不容针。私通车马。师云。七差八错。僧礼拜 师乃云。三界二十五有是幻。四大五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是幻。楼台殿阁。人畜草木。凡所有相。悉皆是幻。毕竟唤什么作实相。良久。一声天外雁。孤客已先寒。

  上堂。举云门示众云。乾坤之内。宇宙之间。中有一宝。秘在形山。拈灯笼向佛殿里。将山门安灯笼上。师云。中有一宝。秘在形山。大小云门蹉过也不知。拈灯笼向佛殿里。将山门安灯笼上。竹山要断不平。拈主丈。大尽三十日。小尽二十九。

  佛成道上堂。逾城出家。六年苦行。夜睹明星。成无上觉。颟颟顸顸。莽莽卤卤。掇转南辰向北看。五五依然二十五。

  上堂。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以拂画一画。寒则向火。热则乘凉。

  元旦上堂。新年头无佛法可说。惟愿 皇图永固。佛日增辉。四海晏清。万民乐业。我衲僧家。用舍有时。进退合礼。头头妙用。物物全彰。良久。卧龙才奋迅。丹凤便翱翔。

  元宵上堂。最初一句。末后一机。直下构得。灯笼露柱动地放光。其或未然。竹山今日失利。

  上堂。我此间。也无禅也无道。也无玄也无妙。只有一口剑。佛来也斩。魔来也斩。众中忽有人出来道。借和尚剑看。只向他道。三年一闰。五年再闰。

  佛涅槃上堂。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槃。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昨夜南山虎咬大虫。蛇吞鳖鼻。毕竟是第几机。喝一喝。

  上堂。三分春光二分过。衣单之下事如何。劳生只有僧无事。莫教蹉跎两𩯭皤。

  上堂。举赵州一日在东司头。见文远侍者过。乃唤文远。远应诺。州云。东司头不可与汝说佛法。师云。赵州谩文远侍者即得。若是眼睛定动底。教它疴也不了。

  侍者医士至上堂。一十八年。纸袄上抄来底。好个陈年药方。若是攒簇不得底病。总用不着。拈主丈。昨夜洞庭湖火发。燎却嘉州石像眉毛。卓主丈下座。

  佛诞上堂。尽道释迦老子。二千年前。于净饭王宫。摩耶夫人右胁诞生。又道未离兜率。已降王宫。未出母胎。度人已毕。拈主丈。虚空里钉橛底有甚数。饭箩里撒屎底有甚数。卓主丈。

  上堂。举教中道。见明之时。见非是明。见暗之时。见非是暗。见空之时。见非是空。见塞之时。见非是塞。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见不能及。师云。金刚与泥神揩背。灯笼与露柱交参。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门户透长安。

  圣节。邑中升座。问答罢。乃云。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是以山河藉圣人而永固。日月藉圣人而长明。百官藉圣人而禄位常居。万民藉圣人而耕桑乐业。四时适序。五谷丰登。贤俊挺生。凤麟呈瑞。皓皓乎不可尚矣。巍巍乎莫能名焉。且道林下衲僧。毕竟如何庆赞。良久。但见皇风成一片。不知何处是封疆。复说偈云。大哉 万乘尊。天下苍生父。神圣越唐虞。谟烈超文武。百亿须弥卢。寿山高莫比。无边香水海。福海亦如是。

  上堂。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虾蟆蚯蚓。悉证圆通。墙壁瓦砾。常宣妙义。拈主丈。大田多稼饱甘霖。喜色欢声满寰宇。

  上堂。日往月来。星移斗换。一夏九十日。如今已过半。沩山水牯牛。拽脱鼻圈则且置。德山卓牌于闹市。毕竟意在于何。喝一喝。

  上堂。举盘山积禅师示众云。心月孤圆。光吞万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亡。复是何物。师云。天台则有。南岳则无。赵州东壁挂葫芦

  上堂。十五日已前。即心即佛。十五日已后。非心非佛。正当十五日。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三家村里生苕帚。十字街头破草鞋。

  解夏小参。僧问。千峰顶上。善法堂前。圣制告圆。请师提唱。师云。家家门前赫日月。人人手里明月珠。进云。文殊三处度夏。达磨九年面壁。毕竟是同是别。师云。断头船子下杨州 乃云。仰山一夏不空过。锄得一片畲。种得一箩粟。沩山一夏不空过。日中一餐。夜间一寝。竹山一夏不空过。波波挈挈。百丑千拙。古今山河。古今日月。古今人伦。阿谁无分。长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总是疗狂子之方 复举。庞居士问马大师云。不昧本来人。请师高着眼。大师直下觑。士云。一等没弦琴。惟师弹得妙。大师直上觑。士乃作礼。大师归方丈。士随后入云。弄巧成拙。师云。马大师当时见居士作礼。好劈脊便棒。非唯剿绝庞公。亦使天下衲僧。亡锋结舌。

  上堂。今朝八月初一。诸方旦过门开。我此万仞峰头。亦有衲僧来往。虽则云寒水冷。谁云接纳无方。云门胡饼赵州茶。吃着从教缀齿牙。

  中秋上堂。举寒山子诗云。高高峰顶上。四顾极无边。独坐无人知。明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吟此一曲歌。歌中不是禅。师云。竹山未免下个注脚。苏卢苏卢。㗭唎㗭唎。便下座。

  上堂。古释迦不前。今弥勒非后。雪峰辊出木毬。普化打翻筋斗。堪笑懵衲僧。东西竞头走。苏州有常州有。

  连云和尚并藏主都寺至上堂。善知识者。是大因缘。打开宝藏。运出自己家珍。津济四生。梯杭九有。如我连云和尚。六坐道场。以无文印。印破天下衲僧面门。直得龙骧虎骤。岳耸波腾。且道同风句子。毕竟如何举唱。良久。杨岐牵犁。九峰拽耙。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