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隆根法师

佛教人物 | 发表时间:2012-10-16 | 作者: [投稿]

  

隆根法师-受戒学法

隆根法师是江苏泰县人,一九二一年出生。俗家姓吕,家住泰县西北隅的小农村陈家沟。父亲吕金余,务农为业,家道贫寒;母亲颜氏,于隆根法师出生后刚一个月,即因病辞世,隆根法师为他外祖父母所抚养。自幼体弱多病,六岁入私塾就读,时以生病中断。外祖母送他到广济庵,寄名于师父座下,并许愿“如果他能活到十岁,就送他出家”。九岁时外祖母病逝,十岁时外祖父为实践愿言,送他到窑头庄广济庵,礼志祥和尚剃度出家。他的师父参学在外,师祖守培住持镇江超岸寺,所以他的曾师祖三乘老人,就负起教导他的责任。 隆根法师在广济庵,烧香拜佛,学习唱念,对梵呗很有兴趣,后来又学诵经、拜忏、放焰口。乡下出家人不多,遇到佛事忙碌时,他也能到邻庵去帮忙。一九三八年,他的曾师祖三乘老人圆寂,师祖守培上人回庵奔丧,并为老人守制三年。守培上人是当代有名的法师,对于唯识学深有研究,著有《新八识规矩颂》等论著。隆根法师陪伴师祖三年,使他在学力上大有进益。 一九四二年,隆根法师二十二岁,守培上人安排他到南京宝华山受戒。他在乡下小庙,沙弥戒尚没有受,故由沙弥十戒受起,进而再受具足戒。戒期圆满,本打算到焦山定慧寺佛学院受学,以到达定慧寺过晚,未能入院,乃回到超岸寺挂单。这时,震华法师在上海玉佛寺开办佛学院,隆根法师到上海参礼震华法师,震师是守培上人的学生,乃安排隆根法师进入玉佛寺佛学院受学。他在院中受学四年,先后在院讲课的教师有震华、超尘、守培、海珊、宏慈、成一等诸位法师。圆瑛法师也曾到院作过演讲。 在佛学院的第三年(一九四五年)春天,中日战争的最后阶段,盟国飞机时到上海干扰,学校停课,他曾回江北泰县住了几个月,秋天抗战胜利,一九四六年春天又回到佛学院继续上课。太虚大师由重庆回上海,驻锡静安寺,在战争期间停办的武昌佛学院此时收回校舍,也发出招生通告,隆根法师和同学汇祥,透过玉佛寺方丈止方和尚的帮忙,向太虚大师请求入武院受学,太虚应允,通知武院让他二人入学。同时获准入学的还有昌言、广净二师。 一九四六年夏天,他们一行四人由上海乘轮西上,到武昌入学。这时武院的院长是苇航法师,秋天开课,讲课的有智定、映平、世光诸师,印顺法师也在院中讲过《摄大乘论纲要》。武院复员,一切照计画进行,十分顺利,不意一九四七年连续传来噩耗,一是玉佛寺退院震华法师示寂,二是太虚大师晚年的入室弟子福善法师逝世,三是太虚大师本人突然中风,未几灭度。武院院长苇航赶到上海奔丧,继而接任玉佛寺住持,武院方面临时由法舫法师继任院长。一九四九年,法舫到湖南讲经,受战乱影响,回不了武昌,后来就出国到锡兰。这时武院因受战事影响而停课,学生各奔前程,隆根法师也随著逃难的人潮到了广州。

隆根法师-赴台传法

  隆根法师在广州六榕寺挂单时,遇到了湛山佛学院的乐渡法师,乐渡法师告知他北方战局严重的情形,劝他不如到香港去。他想到香港,苦于没有路费。适巧在湖南讲经的法舫法师也到了广州,驻锡六榕寺。隆根法师谒见法师,报告他离开武院的原因及想到香港的意愿。法师送他了两个袁大头(银元)作路费,他因此得以成行,到了香港。 抵港之初,先寄住荃湾鹿野苑,后来在东普陀寺和大屿山宝莲寺挂单。一九五三年,原来在香港校对《太虚大师全书》的演培、续明二位法师到台湾弘法,校对的责任由竺摩、隆根二师继任,这时隆根法师迁到跑马地的出岫轩(松泉法师的佛堂)居祝隔年,竺摩法师到南洋弘化,校对的任务由隆根法师一人担任,所以《太虚大师全集》自第十篇后的三十二册,是隆根法师穷两年之力一个人校对出来的。 一九五六年,隆根法师应台北善导寺监院悟一法师之召,到善导寺任执事,同行的还有一位生华法师。那时,善导寺的住持是印顺导师,隆根法师到寺年余之后,导师辞位,由演培法师继任,请隆根法师接任《海潮音》月刊编辑,海刊编辑部在新竹福严精舍,发行部在善导寺,他经常往返于台北、新竹之间。住在福严精舍时,随众听导师讲课,包括《成佛之道》、《楞伽经》等课程。在台期间,先后拜谒智光、南亭、东初、证莲、太沧、道安及李子宽、赵恒惕、张少齐、孙张清扬等缁素大德,同时以编《海潮音》的关系,也结识了为海刊撰稿的诸位法师与居士。后来,善导寺成立太虚图书馆,以原是大讲堂的建筑物为馆址,由隆根法师与李世杰居士负起筹备的责任。

隆根法师-海外弘法

  图书馆筹备完成,一九六〇年六月开幕。隆根法师在此工作刚告一段落,又接到马来西亚本道法师的聘请,到槟榔屿去编辑演本法师的遗著。一九六〇年七月中旬,隆根法师离开居住了四年的台湾,飞抵槟榔屿。槟城的全马佛教总会主席竺摩法师、副主席本道法师及诸山长老,为他召开盛大的欢迎会,之后他即在本道法师住持的洪福寺住下来。以后两年,隆根法师展开弘法活动,经常应各地道场之请,讲经或演说。曾经到过木冠山的般若精舍、吉隆坡的佛教静修院、新加坡的毗卢寺、马六甲的青云亭、怡保的东莲小筑等寺院。 隆根法师在外弘化年余,一九六二年元月间回到槟城,在观音寺挂单,接任佛教刊物《无尽灯》双月刊的主编,又出任马来西亚佛教总会的正弘法。同年八月,马来西亚佛总组织中南马弘法团,请隆根法师与金明、金星、寂晃四位法师,及陈瑞治、陈清水二位居士赴中南马弘化,如是又忙了一段时间。

  一九六三年,隆根法师在槟城创设星马地区独一无二的佛学书局。隆根法师之有志从事佛教文化事业,系由二十年前校对《太虚大师全集》时起,前在台北编辑《海潮音》,现在编辑《无尽灯》,都基于此一志趣。此时他见到马来西亚信佛人士日益增多,却没有一处佛书供应的地方。欲请佛书的人,全要向香港或台湾请购,不但耗时,并且费事。他以此事与竺摩、广余、清亮三位法师商议,希望四人合资开设佛学书局,由隆根法师主理书局业务,三位法师十分赞同这个构想,于是隆根法师积极筹备。

  书局开设在槟城的胡椒街,一九六三年元月十二日正式开幕,为槟城佛教界提供不少方便。书局经营一年多,由于演培法师催促隆根法师到新加坡共同担任灵峰菩提学院的信托人,他要迁到新加坡去,他先和竺摩等三位法师商议,三位法师同意让出股权,由隆根法师一人经营,因此隆根法师把书局迁到新加坡的吉宁街,于一九六四年六月开幕,更名为南洋佛学书局,开幕之日,新加坡佛教总会副主席宏船法师剪彩,台湾的续明法师启钥,贺客盈门。佛学书局开幕有三十余年的历史,对于星马佛教文化的传播,有不可埋没的贡献。

  一九六三年五月,为慈航菩萨示寂十周年之期。菩提兰若举行纪念法会,请在越南弘法的演培法师前去主持。演师到新加坡主持法会后,与广洽、达明二长老谈及,他将在越南筹建般若寺。二长老以越南战乱多年,局势不安,要建寺不如在新加坡觅地兴建。这时,慈航菩萨早年弘化之地的灵峰菩提学院,信托人林达坚居士(后来出家的慧圆法师),愿请演师为学院信托人,将学院交演师管理,作为其弘法道常演师接受,并请隆根法师列名,亦为信托人之一。

  一九六七年,演培法师将菩提学院予以重建,易名为灵山般若讲堂,六九年初落成,印顺导师曾自台湾来星,主持说法开光。隆根法师以书局业务已趋安定,灵山般若讲堂业已竣工,在演培法师主持下已上正轨,因此决定闭关进修。他在双林禅寺讨一间空寮,于元月中旬入关,在关中阅读大藏经。五月,常凯法师创办《南洋佛学月刊》,由宏船法师任社长,请隆根法师任主编,隆根法师以闭关不便,答应暂代数个月,并答应刊物的发行部设在佛学书局,以发行时有职员可以帮忙。

  隆根法师在关中,阅读了一百册大藏经,写了近十万字的文稿。三年期满,于一九七二年元月出关,继续致力佛学书局的经营。隆根法师在星马多年,从不应酬一般佛事,尤不做焰口加持,唯以推展佛教文化为职志。

  一九七三年六月,他的泰县同乡智通法师在槟城洪福寺示寂,隆根法师故人情重,特与演培法师飞抵槟城,协助本道法师为智师办理丧事。一九七七年八月,金马仑三宝万佛寺住持本道老法师八十寿诞,请台湾的印顺导师来传授三坛大戒,隆根法师受聘为陪堂。开堂和尚是来自台湾的戒德法师。一九七九年夏天,隆根法师访问菲律宾佛教,受到瑞今长老、正宗、广泛、广明、自立、唯慈等诸位法师的欢迎与接待。十一月,灵峰般若讲堂住持演培法师退居,住持一职由隆根法师继任,此后隆根法师长住般若讲堂,宏法度化。

  一九八〇年,由慧平老尼师创建的自度庵,迁址重建落成,礼请印顺导师自台湾到新加坡,主持佛像开光典礼,导师驻锡般若讲堂,与隆根法师话旧。冬季,隆根法师到缅甸仰光朝礼大金塔,请回石佛多尊。

隆根法师-弘化利生

  中国大陆对外开放后,一九八一年,年逾六十的隆根老法师,不辞辛劳,千里迢迢,回到江苏泰县朝礼祖庭。回到故乡陈家沟,不仅是“人事已非”,同时是“景物亦非”。他出家的广济庵,在文革期间被拆除,了无痕迹可寻。他师祖守培老人生前驻锡的超岸寺,被公众占用,成为一个大杂院,连守培老人的灵骨塔也被毁了。所幸灵骨尚保存于寺中,隆根法师即计画迁塔事宜。后来于一九九一年,灵塔迁建于丹徒五峰山绍隆寺。他曾到上海、镇江、扬州,搜寻守培老人的遗著,带回新加坡,准备编佣守培全集》。 常凯法师于一九六九年创办《南洋佛教》月刊,曾请隆根法师担任主编,隆根法师帮了一段时间的忙。一九八四年,隆根法师应创办人常凯法师之请,出任南洋佛教月刊社长,迄今已十余年。一九八四年十一月,菲律宾大乘信愿寺住持瑞今老和尚八秩寿诞,开坛传授三坛大戒,请隆根法师担任陪堂师兼维那,为此他去了一趟菲律宾。翌年春间,马尼拉自立法师住持的隐秀寺,重建落成,请隆根法师去为主持剪彩及为佛像开光,为此他第三度赴菲。同时应请剪彩的,还有唯慈、净良、了中、莲航、浩霖诸位法师。一九八四年五月,隆根法师去了一趟美国,访问了纽约、休士顿、洛杉机、旧金山、檀香山各地寺院,受到诸山长老的欢迎。一九八六年四月,他赴印尼中爪哇朝礼婆罗浮屠圣塔,同时也便道赴峇里岛一游。

  隆根法师一向在新加坡佛教总会担任职务,一九八四年担任会中总务部主任期间,为推动佛教发展计画,提案开办佛学班、举办佛学讲座、兴建佛教会所等提案,以后都一一实施。一九九四年,隆根法师以众望所归,受推出任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隆根法师七十四岁,他老当益壮,为新加坡佛教的发展而努力。

热门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