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佛教故事 因果故事 人物故事 感应故事 智慧故事 哲理故事 生活故事 宗门故事 人生故事 孝亲尊师故事 佛经故事

再起战火

人物故事 | 发表时间:2019-07-06 [投稿]

第十章:再起战火

  话说就在慕容垂怂恿苻坚伐晋之时,姚苌已有早日灭亡前秦的想法了。姚苌,字景茂,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人,羌族。其父姚弋仲为羌人首领。姚苌是姚弋仲之子,姚弋仲共有四十二子,姚苌是其第二十四子。姚苌少时聪哲多谋,诸兄皆奇之,成年后随其兄姚襄征战,多次参与决策。

  升平元年(357年)四月,姚襄在杏城与前秦苻生交战,战败被斩,姚苌率部众请降。苻坚杀苻生即位后对姚苌器重有加,任其为扬武将军。苻坚之对姚苌可谓恩重如山,但姚苌却心怀鬼胎,与慕容垂一起怂恿苻坚伐晋,以便从中获利。

  淝水战后,前秦元气大伤,姚苌见时机已到,就在慕容垂起兵河北的同时,他于渭北起兵公开背叛他的恩人苻坚。

  姚苌起兵后,先前被苻坚征服的鲜卑、羌等部族酋豪纷纷跃马披甲,才平安不久的北方重又燃起战火,四分五裂。

  五月,姚苌进屯北地,北地、新平、长安十余万户羌人归附,姚苌厉兵积粟,以观时变。六月,苻坚亲领步骑二万攻姚苌,初时获小胜,并断其运水之路。姚苌军危惧,已有人渴死。但不久,却天降大雨,姚苌军中积水三尺,于是军威大振。时苻坚刚要进食,无心再吃,怒道:“天其无心,何故降泽贼营!”姚苌军越战越强,发展到七万多人,并俘前秦将吏杨璧、徐成等数十人,皆礼而遣之。

  一蹶不振的苻坚因不堪昔日部属姚苌追击而困守长安。随之他曾经的男宠慕容冲为了一雪当年之辱率大军将苻坚围在长安城。日久,城中乏粮,以至于出现人吃人的惨剧。苻坚倾最后家底设宴款待群臣,打仗的将军也分不到几片肉吃,塞进嘴里不敢咽下,回到家“吐肉以饴妻子”。数月之间,烟尘四起,百姓死亡无数。慕容冲率众登长安城,苻坚全身甲胄,亲自督战,飞矢满身,血流遍体。最后,苻坚听信谶言“帝出五将久长得”之言,从长安出奔,只留太子苻宏守城。慕容冲纵兵大掠长安,死者不可胜计。

  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姚苌见苻坚出逃遂率兵追至五将山(今陕西岐山县),将苻坚包围……在姚苌的攻击下,秦兵溃奔,苻坚身边只剩下十余个侍卫,但他帝王之度不改,坐而待之,召厨师进食。

  姚苌大将吴忠驰马赶到,把苻坚捆起来送到新平,继而姚苌又派人向苻坚索要传国玉玺。苻坚大骂:“国玺已送晋,怎能送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叛贼!”姚苌又让苻坚把帝位禅让给他,苻坚又骂:“禅位是圣贤之间的事。你姚苌什么东西,敢自比古代圣人!”

  姚苌羞愤,下令将苻坚缢死在新平佛寺,时年四十八岁。其子苻诜、两女以及夫人张氏等人皆死……

  太元十四年(389年)正月,姚苌因屡战屡胜,以为是秦苻坚神灵相助,便于军中立苻坚像进行祈祷:“今为陛下立像,陛下勿追记臣过也。”

  公元386年,姚苌称帝于长安,国号大秦,改年号建初。却说姚苌称帝伊始,可谓志得意满,放眼北方,能与之匹敌者,只有凉州的吕光……于是他颇为自得对儿子姚兴道:“身为男儿,还是要有志向,当初我若安身立命老老实实做人,现仍寄人篱下,唯苻坚马首是瞻,如此做人有何意义?”

  正当姚苌沾沾自喜之际,某夜,他在宫中小歇,忽一人入内。姚苌定睛看时,但见此人披头散发、衣着褴褛,身上流出浓血来……姚苌吃了一惊,叱道:“你是谁?何故来此吓我?”

  那人一阵冷笑,笑够后将罩在面孔上的长发撩开——竟然是苻坚!姚苌失色道:“陛下,你已经死去多时,还来找我作甚?”

  苻坚道:“你还能认出我来?看来你的眼睛没瞎!只恨我当初有眼无珠,错把虎狼当绵羊看待,因此你杀我我无怨言,可你为何要强霸皇后?”

  姚苌道:“我……我没有霸占她……”

  “若不是她刚烈,早被你侮辱了!今天我要替毛皇后及死在你之手的冤魂报仇!”苻坚说着就张牙舞爪直取姚苌。

  “救命啊——”

  姚苌醒了过来,出了一身大汗,发现原是南柯一梦,但梦中情景仍历历在目……自此,姚苌只要闭上眼睛,苻坚必来索命……

  不出数日,太子姚兴入宫看他,乍一见面,姚兴惊道:“才几日不见,陛下何故成了这副模样?”听了原委,姚兴道,“陛下这是魔怔啊,若不想个法子……”

  姚苌道:“我知道,若不想个法子,性命难保……可是,这魔症乃是无药可救的啊……”

  姚兴沉思很久道:“陛下之病,只有一个人能救你。”

  “你说的是鸠摩罗什吧?”

  姚兴点头:“正是。”

  姚苌喟然长叹道:“我想得到罗什,非一日之久,可是每与吕光提起,他都不答应!”

  “向他明要,他当然不会给……”

  “听你的囗气你有办法?兴儿啊,我的性命全在这个鸠摩罗什身上了……”

  姚兴点头道:“陛下啊,儿臣也一直想得到罗什,也作了一些准备……”

  “是何准备?”

  “多年前,儿臣就物色了几个懂得佛教的僧人扮作士兵投到吕光军中与鸠摩罗什接近,如今已然得到了罗什的信任。”

  “是吗?看来我有救了!”姚苌喜出望外。

  “儿臣本打算到条件成熟时接罗什出……看来已经等不及了……”

  “儿啊,那个苻坚已经进入到我的灵魂,接罗什之事应越快越好!否则为父性命休矣!”

  姚兴不敢怠慢,当即就赴凉州与在鸠摩罗什身边的僧肇商量。

  半月后姚兴回到长安,却没能接来鸠摩罗什,原来鸠摩罗什不愿意偷偷来长安……姚苌一听鸠摩罗什不能前来,放声悲哭,宫中嫔妃们也向他告状,称陛下近段时间比之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经常深更半夜地起来四处乱窜……姚兴是个孝子,为了救父亲他横了横心,决定用几座城池与吕光交换鸠摩罗什!他慎重其事地修书一封让使者带上前往凉州,并千叮万嘱一定要把鸠摩罗什换回来。

  书接上回,却说太元十七年(392年)岁初某日鸠摩罗什被吕光召至宫中问道:“罗什师,姚苌很想得到你,他派使者过来了,问我需要什么条件,他愿意用三座城池与我换你。”

  鸠摩罗什吃了一惊,亦问道:“陛下答应了吗?”

  吕光道:“我正要问你——我是答应好?还是拒绝好?”

  鸠摩罗什一半认真一半开玩笑地说:“陛下啊,姚苌问的是你而非罗什,你教我如何回答?”

  吕光认真起来:“是啊,三座城池不是个小东西,若动武,那得用多少将士的性命才能换来……只是,如果我真要如此做了,恐怕有失厚道,不知别人会如何看我……”

  鸠摩罗什道:“听陛下的囗气,那是想与姚苌做交易了。”

  吕光坦言道:“没错,而且我在想,吕光不信佛,留下你是一种浪费,姚苌是个虔诚的信徒,你去到他那,好比苍龙入归大海。”

  鸠摩罗什道:“如果我不乐意,陛下是不是非要拿我做交易呢?”

  吕光吃惊地:“罗什师困了这么多年,难道你真愿意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

  鸠摩罗什么道:“比起去姚苌那里,我愿意留下来!”

  “此话怎讲?”

  鸠摩罗什道:“是姚苌的原因。”

  “姚苌他怎么了?”

  “姚苌如何,陛下比我更清楚,而陛下虽不信佛,但你的本性与善根他没法比。”

  “你们不是说放下屠刀能立地成佛么?姚苌他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不再干乱杀的坏事了。”

  “他虽不再干坏事,但他要我并非是为了成佛。”

  “那他是为了什么?”

  鸠摩罗什道:“他干的坏事实在太多了,古人云‘冤有头,债有主’,因果债迟早是要还的。我想,姚苌是到了该还债的时候了……”

  “这话的意思……我是个俗人,听不懂很高深的禅话,可以说得更明白一点吗?”

  鸠摩罗什道:“姚苌犯魔症了,苻坚的冤魂正向他索命,恐有性命之忧,这时他才想到了我。”

  吕光道:“若如此,他用五座城池我也不换!”

  鸠摩罗什离去,吕光转念又想到:罗什一直在凉州不曾出城半步,他如何就知道姚苌要死了?难道他真有神通不成?

  吕光只是不信,遂派探子前往长安。不久,探子从长安带回消息:姚苌果然犯魔怔了,恐怕活不了多久,目下正准备让姚兴继位……

  吕光闻知,暗自对鸠摩罗什的神算称奇不已。他又请来罗什,问姚苌何时亡命。鸠摩罗什道:“一年而已。”

  吕光又问:“姚苌病,近时应是个讨伐的最好时机。讨之,可否?”

  鸠摩罗什道:“陛下勿须动手,自有人讨之。”

  吕光依言,并拭目以待。七月,苻登闻姚苌染疾,即率兵进逼长安。八月,姚苌带病出拒,另遣将军姚熙隆率部袭苻登行营,苻登被迫退兵。姚苌趁夜率兵旁出悄悄地跟在苻登军的后面。早晨探子报告说:“贼诸营已空,不知所向。”苻登大惊道:“彼为何人,去令我不知,来令我不觉,谓其将死,忽然复来,朕与此羌同世,何其厄哉!”苻登遂还雍城,姚苌亦还长安。

  太元十八年庚子,姚苌噩梦频繁,苻坚、毛皇后入梦索命尤甚。姚苌每每惊醒,以至幻实莫辨,夜里于宫殿乱窜乱奔,十二月病情加重,常跪伏床头,叩首不已……姚苌自知来日无多,临终唤来姚兴叮嘱:“你今后安抚骨肉要讲恩,对待大臣要讲礼,处理事务要讲信,治理百姓要讲仁,只要不丢掉这四条,我就无忧了。”

  言毕而死,时年六十四岁。太子姚兴即位,为提防苻登来攻,秘不发丧,于暗中积极筹备。

  其时苻登差人来凉州问计于鸠摩罗什,罗什夜观天相见有巨星陨落,称姚苌已死。苻登大喜道:“姚兴小儿,看我如何收拾你!”遂倾前秦全部主力进攻后秦。

  姚兴见苻登来袭,亲率大军迎战。双方军队相遇时,姚兴派长史尹纬先期占据水源。前秦军队得不到饮水,一时大乱,渴死者十之三四。尹纬乘乱与秦军大战,苻登军队四散溃逃。

  姚兴灭了前秦,为了彻底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他觉得迎鸠摩罗什来长安已刻不容缓。

  话分两头,却说姚兴在灭前秦的这数年间,鸠摩罗什在凉州这边也经历了很多的变故。因吕光父子始终不信佛,加之连年在外征战无暇顾及他,鸠摩罗什及弟子僧肇的日子也就可想而知。

  某年,凉州干旱,市中少粮,鸠摩罗什,常至无米为炊之地步,有时师徒二人不得不外出乞讨。

  这日,鸠摩罗什行乞至宫门外路遇一乘坐官轿的贵人。那贵人见鸠摩罗什面相不凡,便停轿相问,当得知是鸠摩罗什,那贵人喜出望外,即热情邀请至家。原来这官人名叫张资,对鸠摩罗什之名仰慕已久,今日偶遇也算是一种缘分。张资,敦煌人。自小喜爱读书,聪颖好学,成年后博览群书,满腹经纶,精通文略。西凉时,被吕光征召入仕,官拜中书监,为他出谋划策,人称温雅之士,很受器重。兼之其文翰温雅,从不顶撞吕光,所以一直很得吕光宠信。近期,因身体不适,吕光没有带他上战场。

  这一次他与鸠摩罗什相谈甚欢,走时特意送五斗大米。鸠摩罗什得了这五斗大米,也算是纾解了燃眉之急。及后,张资隔三差五都要派人过来请鸠摩罗什,罗什也喜欢张资的博学多才,二人在一起除了谈经论道,也探讨经史。每次,张资都少不得要送五斗大米给鸠摩罗什。如此半年许,正当鸠摩罗什已经习惯之时,突然张资不再过来请他去走动了。

  僧肇认为张资或是因为忙无暇顾及,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过来请罗什师父过去的。鸠摩罗什却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这中间必有其他原因,并嘱僧肇去打听。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