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法音集·佛教典故 心生菩提树·佛教小故事 原始佛教圣典故事选编 处世哲理 励志故事 金玉良言 慈济心灯 春去春又来 哲理小故事
原始佛教圣典故事选编
  • 阿含经故事选 序 自序

      阿含经故事选  庄春江 编著 1 1版  序  十多年前,庄春江师兄读完《阿含经》,由于深得「法饶益」及「义饶益」,认为值得推荐给法友们分享,于是陆续编写了《杂阿含经二十选》、《中阿含经十二选》及

  • 怎样才是真正的赞叹佛陀

    第一、怎样才是真正的赞叹佛陀 有一次,佛陀和追随他的比丘弟子们,在印度当时的摩揭陀国境内游化,打算从首都王舍城,前往北边的那烂陀城。 在佛陀与比丘们一行人的后面,有一对外道沙门师徒,正好也同路,为师的名叫「须卑」,徒弟名叫「梵达摩纳」。一路上,那位老师一直不停地诽谤佛陀,也诽谤佛法与比丘们,而他的徒弟却一直与他唱反调,不断地称赞佛陀、佛法与比丘们。 这一天傍晚,大家都来到路途中的一个庵婆罗树园内,准备在园内国王建的公共房舍过夜。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这

  • 佛陀的修学历程

    第二、佛陀的修学历程 一、出家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从前,在我还未出家时,过着极优渥与高雅的生活。我的父王为我建了春宫、夏宫、冬宫,那里有着幽雅的环境,各种美食,各种高级服饰用品任我享用,还有诗人、艺妓相伴,让我足不出户也不会觉得孤单。 纵然过着那样富裕的生活,但还是时常让我想起,从前到宫外出游时所看到老、

  • 佛陀的初转*轮

    第三、佛陀的初转*轮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当我在菩提树下证知:我的解脱已稳固而不可动摇,这是我最后之生,此后我不会再有新的来生了。那时,我想,我所证知的缘起法与涅槃境界,深彻而难知难解,宁静崇高而难证,而世人只欣乐『阿赖耶』,如果我教导他们这些真理,他们是不会了解的,只有徒增我的疲劳与困扰而已,我还是不说的好。 比丘们!当大梵天王知道我这样想时,他想:如来、正等正觉的心,已倾向于无所作为的不

  • 拒绝利用神通传教的佛陀

    第四、拒绝利用神通传教的佛陀 有一次,佛陀来到了摩揭陀国游化,住在那烂陀城郊的芒果园中。 这天,有一位名叫「坚固」的在家居士,来芒果园拜访佛陀。他向佛陀顶礼后,建议佛陀说: 「世尊!那烂陀是一个繁荣富裕的城市,人口众多,世尊如果能要一位比丘,在大众面前展现神通,那么,我们那烂陀城的人,一定会更加地敬信世尊。」 佛陀回答说: 「坚固!我从来不教比丘们对任何在家人展现神通,我只教导他们远离喧嚣,宁静地思惟正法,如果有所成就,自己知道就好,如果有了过失,则

  • 能成就无量福道的教诫教化

    第五、能成就无量福道的教诫教化 有一次,佛陀来到了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一位名叫「伤歌逻摩纳」的婆罗门来拜访佛陀,对佛陀说: 「瞿昙大师!我们婆罗门自己从事献供祭祀,也教人家献供祭祀,这样,大家一起祭祀,一同得福。因为有无数的大众,都能一起从祭祀中得福,所以,祭祀是一种得福无量的行为。然而,尊者瞿昙!不论原来是哪一种种族的人,一旦出了家成为沙门,就只是在调伏自己、安顿自己,让自己一个人得到成就而已,所以,沙门

  • 如何知道圣者

    第六、如何知道圣者 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对比丘们说: 「比丘们!尚在修学而无他心神通的比丘,如何透过观察验证,知道那已经全然正觉的如来呢?」 「世尊!您的教导,是我们了解法的根源,请为我们说吧!我们当会记住不忘。」 「比丘们!你们可以从眼睛看、耳朵听两方面来观察验证。因为,全然正觉者的言行, 必然无任何污秽; 必然不会时而明净,时而杂染的间杂情形; 必然是一向洁净,而非暂时的洁净; 必然无自满傲慢之类的过失显露,不论是出了名之前或之后

  • 圣者的恬静淡泊性格

    第七、圣者的恬静淡泊性格 佛陀晚年,已经有为数不少的僧众,跟随着佛陀修学。 有一次,大约有僧众二千五百人跟随着佛陀,住在摩揭陀国首府王舍城,名医耆婆的庵婆罗园中。 一个月圆夜晚,摩揭陀国阿阇世王与宫女眷属、将相群臣们,正在宫中聚会。阿阇世王一时兴起,点名皇后、太子与群臣,要他们说说看,在这样美好的月圆夜里,应当做什么好。 皇后提议,来欣赏宫女们跳舞欢唱。 太子优陀耶提议,应与将士们共谋如何讨伐不顺服的邻国。 接着有六位大臣,分别起来介绍当时有名的沙门

  • 佛陀如何面对谩骂

    第八、佛陀如何面对谩骂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来了一位年轻的婆罗门,因为不满他的哥哥随佛陀出家,所以就当着佛陀的面,以激烈的言辞,十分气愤地谩骂佛陀。 佛陀静静地听完这位年轻婆罗门的谩骂发泄,然后才反问这位年轻的婆罗门说: 「婆罗门!你有没有亲朋好友来你家拜访的经验?」 「有啊,瞿昙!那又怎样?」 「婆罗门!你曾经准备餐饮,来招待那些到访的亲朋好友了吗?」 「有啊,瞿昙

  • 久离恐怖的佛陀

    第九、久离恐怖的佛陀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国游化,住在摩鸠罗山。那时,佛陀身边的侍者还不是尊者阿难,而是尊者那伽波罗。 这天傍晚,天色才暗,天空飘着细雨,又有间歇的闪电,佛陀在室外的空地上经行。 这时,三十三天的统领释提桓因,知道佛陀在屋外经行,于是变化出一座毘琉璃宝塔,带着去拜见佛陀,以表示对佛陀的崇敬。当他见过佛陀,向佛陀顶礼后,就跟随在佛陀后面经行。 佛陀为了提供天帝释多一些经行的机会,所以经行的时间,比平常要久。尊者那伽波罗看不到佛陀后面的

  • 不闻雷声的赞叹

    第十、不闻雷声的赞叹 佛陀在七十九岁那一年的夏天雨季,在王舍城避雨安居。三个月安居期结束后,又出发往北方游化,一路上经过那难陀村、罗阅祇城,进入离车族人居住的毘舍离城。当出毘舍离城,来到了竹林村时,已经是隔年夏天的雨季安居期了。 这一年,竹林村地区正逢饥馑,粮食匮乏,不容易乞食,所以佛陀要求大家分散到各地去安居:有的回毘舍离,有的到跋耆国,以减轻竹林村信众的负担,只有阿难与佛陀留在竹林村安居,这是佛陀一生中最后的夏雨安居处。 雨季过后,佛陀往西北方

  • 对佛陀最诚敬的供养

    第十一、对佛陀最诚敬的供养 佛陀八十岁那年,抱病来到末罗国的拘尸那城。 那时,佛陀患了严重的腹泻,到城中的沙罗林就无法再走了,遂选择在林中的双树间入灭。 佛陀要求尊者阿难在双树间为他铺床,头朝北,面向西,双足交迭,保持正知正念侧卧。这时,沙罗树虽然不在开花的季节,却开起花来,花朵从树上掉落下来,纷纷落在佛陀身上。除了沙罗树花外,还有更多的曼陀罗花与栴檀香末,从空中飘下,落在佛陀身上,也飘满了附近的地面,空中还响起了乐声与歌声。 对这些奇异的景象,佛

  • 佛灭后的「大师」

    第十二、佛灭后的「大师」 佛陀八十岁那年,在竹林村最后的雨季安居期中生病了,患了严重的腹泻。那时,因为当地饥荒,只有尊者阿难随侍在侧。 眼看着佛陀病了,又没有其它人在,尊者阿难既担忧又惶恐,但想到佛陀尚未对比丘们有任何的遗命,应当不会入灭,就宽心了不少。 待佛陀病好转,可以出房走动时,尊者阿难才放了心,并将他的想法告诉了佛陀。 佛陀听了,回答尊者阿难说: 「阿难!我对大家的教导,一向是毫无保留的,大家还期待我指示什么呢?如来从不以自己为领导者的,只有

  • 佛陀普渡众生了吗

    第十三、佛陀普渡众生了吗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国那烂陀地方游化,住在那罗村一位卖衣人家的芒果园中。 当地有一位村长,因为他家世袭以锻造刀子为生,家族就以「刀师」为姓。 这天,这位刀师村长去见他的老师尼干子,尼干子对他说: 「你会不会以一种两难的诡辩术,论败沙门瞿昙,让他哑口无言?」 「老师!有什么两难的诡辩术,可以论败沙门瞿昙,让他哑口无言?」 「你先问沙门瞿昙,看他是不是要普渡众生,让一切众生得利益安乐,也赞叹能让一切众生得利益安乐的人。 如果他回答

  • 缘起甚深

    第十四、缘起甚深 有一次,佛陀告诉一位比丘说: 「我已不再疑惑,不再犹豫,拔除了像刺一样的邪见,不再退转了。心不执着的缘故,哪里还有个自我呢?我曾经为一位比丘说我所证的法,为他说了贤圣、出世、空相应、缘起随顺法,即:有足够的因缘,就有蓄积力量的成熟,然后有事物的生起,亦即:由于无明而有行,由于行而有识,由于识而有名色,由于名色而有六入处,由于六入处而有触,由于触而有受,由于受而有爱,由于爱而有取,由于取而有有,由于有而有生,由于生而有忧悲恼苦、纯

  • 神射手的启示

    第十五、神射手的启示──深彻的四圣谛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跋祇国首府毘舍离城,住在城北的大林重阁精舍。 这天,尊者阿难早上准备进城去乞食,一出门,就看到一群来自城里的离车族小孩,以精舍大门的小门孔作箭靶,正在比赛射箭。 尊者阿难看了一会儿,只见这些孩子们,个个都是神射手,箭箭都精准地射入了那小门孔内,没有一支偏离,心中不禁对这么高难度的技巧感到神奇。 乞食回来后,尊者阿难去见佛陀,将射箭一事告诉佛陀。 佛陀因而告诉尊者阿难说: 「你觉得这些孩子箭箭射入

  • 法最尊贵而不是血统

    第十六、法最尊贵而不是血统──正法中没有种族歧视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卫国的鹿母讲堂时,来了两位婆罗门,一位名叫婆悉咤,另一位叫婆罗堕,他们诚挚地一同随佛陀出家修学,成为比丘。 这天傍晚,婆悉咤看见佛陀在屋外经行,赶紧招呼婆罗堕一起跟随在佛陀后面经行,想借着这个机会亲近佛陀,看看能不能因此而多听闻一些佛法。 经行中,佛陀回过头来,关怀地问婆悉咤道: 「婆悉咤!你俩真是难得啊,虽然出生婆罗门家族,却甘愿放弃那优渥的居家环境,来过无家的比丘生活,你们有没

  • 无关年资的非时通达

    第十七、无关年资的非时通达 有一次,尊者阿难随侍佛陀来到憍赏弥城游化,住在城郊的瞿私多园。 这天一早,尊者阿难准备进城乞食,看看时候还早,就绕道前往附近一处普行派外道驻留的园林。 到了外道驻留的园林,尊者阿难与众外道们问讯行礼,一番客套后坐定,尊者阿难听到其中一位外道这样说: 「任何人,只要能保持十二年清净的梵行,就可以称为漏尽涅槃的修行人了。」 尊者阿难不喜欢这样的说法,但又不确定到底错在哪里,无法提出反驳,只好保持沉默,心想佛陀一定知道,回去再问

  • 登顶之美

    第十八、登顶之美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游化,住在城北的迦兰陀竹园竹林精舍中。而刚出家不久的沙弥阿奇舍那,也在王舍城,住在一处僻静林中的小屋里。 这天午后,奢耶先那王子正好路过那小屋,看见阿奇舍那沙弥,就进屋去拜访他,并且问他说: 「贤者!听说安住于不放纵自己,而且积极热诚、坚毅精勤修行的比丘,就可以成就专注的一心,是吗?」 「的确是的,王子

  • 耕一种不一样的田

    第十九、耕一种不一样的田 有一次,佛陀住在一个婆罗门村落外的树林中。 村落附近有一个大农场,农场的主人是一位大家都称他为耕田婆罗堕婆阇的婆罗门族人。 这天早上,耕田婆罗堕婆阇正在农场工作,指挥着工人们犁田与播种。这农场到底有多大呢?当他们工作完毕收工时,光整理犁田用的器具,就有五百具之多,由此可以想见了。 耕具收拾妥当后,耕田婆罗堕婆阇开始分派食物,给农场中的工人。这时,佛陀正好路过这个农场,要到村落里乞食,佛陀看见他们正在分派食物,就停了下来。 耕

  • 善知识与精进不放逸

    第二十、善知识与精进不放逸 有一次,尊者阿难从禅修中起来,去见佛陀报告他的心得: 「世尊!我刚才在禅修中这样想:如果能有善知识的引导,解脱涅槃的修行,就完成一半了

  • 弥醯的独修挫折

    第二十一、弥醯的独修挫折 有一次,尊者弥迦奢罗问佛陀: 「世尊!怎样才是独住?怎样又是有同伴同住?」 佛陀回答说: 「弥迦奢罗!当眼等六根,认识了色等六境时,如果因合意、可爱、愉悦而诱发了欲爱,以致对境界喜悦、赞美而念恋不忘,这就是生起爱染心了。一旦有了爱染心,就有了障碍系缚。像这样,被喜悦、爱染系缚的比丘,即使独自在树林等僻静处居住,也还是有伴同住,为什么呢?渴爱就是他的同伴。 反之,如果对合意、可爱、愉悦的境界,不喜悦、不赞美、不恋着,没有爱染而

  • 贫穷的财主摩诃男

    第二十二、贫穷的财主摩诃男 有一次,一位容貌、形色绝妙的天界众生,到祇树给孤独园问佛陀说: 「什么东西火烧不掉?风吹不散? 即使大地全毁了,也不会流散? 连专门抢夺别人财物的恶王与盗贼,也抢不走? 哪种宝藏始终不会亡失?」 佛陀回答说: 「福分是火烧不掉,风也吹不散, 恶王与盗贼,任他抢也抢不动, 即使大地全毁了,也不会流散。 福分乐报宝藏,始终不会亡失。」 ※※※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一天近午时分,憍萨罗国

  • 金缕衣的布施

    第二十三、金缕衣的布施 有一次,佛陀来到故乡迦毘罗卫城游化,住在城南的尼拘律园精舍中。 一天,佛陀的姨妈摩诃波阇波提,拿一件亲手缝制的崭新金缕黄色衣,要布施给佛陀。 佛陀告诉她说: 「瞿昙女!这件衣服应该布施给僧众。布施给僧众,便是供养了我,也供养了僧众。」 但是,摩诃波阇波提再三地执意要佛陀收下,佛陀也再三地要她布施给僧众。 这时,站在佛陀后面,执扇搧佛的尊者阿难说: 「世尊!请您收下吧。世尊!摩诃波阇波提瞿昙女照顾您很多,既是您的姨妈,又是您的奶妈

  • 作福不嫌多 但用于解脱

    第二十四、作福不嫌多,但用于解脱 有一次,佛陀来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盛装前往礼见佛陀,请求佛陀及僧团能在舍卫城住上三个月,接受他的供养。 佛陀默许了。 波斯匿王就在王宫外面,搭建了一座大讲堂,并要求朝中的大臣们,也一起发欢喜心供养。 在一次饮食供养后,波斯匿王对佛陀说: 「世尊!我曾经听世尊说:布施给畜生,可以得到以百计的福报,布施犯戒人为千,布施持戒人为万,布施离欲外道为亿,布施向须陀洹则难

  • 人心不足

    第二十五、人心不足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的祇树给孤独园。 尊者阿难在一次的禅思中,体悟到:世间人的欲望是很少能满足的,也很少有人带着对欲望厌患之心而去世。能知足,能对欲望厌患而去世的人,那是太难得了。 傍晚,尊者阿难结束禅修后,就去礼见佛陀,将他在禅思中的体悟,向佛陀报告。 佛陀告诉尊者阿难说: 「是啊!是啊!正是这样。 阿难!过去,有一位名叫『顶生』的聪明转轮王,他拥有大军,也拥有轮宝、象宝、马宝、宝物、女宝、居士宝、主兵

  • 苦从哪里来

    第二十六、苦从哪里来 有一次,佛陀在恒河中游北岸的末罗国游化,来到一个叫做「优楼频螺」的村落,住在附近的树林里。 当地的驴姓村长,听说佛陀来了,想到佛陀常教导人知苦、灭苦,心中有着几分的仰慕,也向往能亲自听个究竟,就前往拜见请益。 驴姓村长礼见佛陀后,问佛陀说: 「世尊!听说您能为人解说苦的成因,以及如何灭除,这真是太好了,请世尊慈悲,也能为我解说。」 「村长!我如果以『过去如何如何』、『将来如何如何』来为你说明苦的成因、苦的灭除,那么,你或许会相信

  • 有爱就有痛苦

    第二十七、有爱就有痛苦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舍卫城里有一位婆罗门居士,他所钟爱的独子死了,使他深受打击,因而丢下工作,茶不思饭不想,常常到他儿子的坟前思念悲泣,几乎就要崩溃了。 这天,这位婆罗门居士漫无目标地走着,正好来到祇树给孤独园,就进去拜见佛陀。 佛陀见他精神萎靡,魂不守舍的样子,便问他原因。 婆罗门居士将他失去爱子的事,悲伤地向佛陀诉说了。 佛陀听了,回答婆罗门居士说: 「正是这样啊,居士

  • 文荼王的丧妻之痛

    第 二十八、文荼王的丧妻之痛 佛陀曾经这样教导比丘们: 「有五件事,所有的人,包括女人、男人;在家或出家,都应当时常拿来自我警惕: 我会变老;我不能免于变老。 我会生病;我不能免于生

  • 就像接连中了两支毒箭

    第二十九、就像接连中了两支毒箭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郊的迦兰陀竹园,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一般人有乐的感受、苦的感受、不苦不乐的感受,有修有证的圣弟子,也有乐的感受、苦的感受、不苦不乐的感受,他们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差别呢?」 「世尊!您的教说,是我们学习正法的根源,也是我们学习正法的向导与依靠,请世尊为我们解说,让我们遵循您的教导来实践吧

  • 佛陀受了风寒

    第三十、佛陀受了风寒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住在一位名叫提婆比多婆罗门的芒果园中,而尊者优波摩那为佛陀的侍者。 那时,佛陀受了风寒,引起了背部疼痛的痼疾,所以找来尊者优波摩那,对尊者说: 「优波摩那!我受了风寒,引起背痛。请你穿好外衣,拿着铃,到提婆比多婆罗门家去,为我要一些热水来。」 「好的!世尊。」 尊者优波摩那来到提婆比多婆罗门家,默默地站在门外。 这时,提婆比多婆罗门正在厅堂中理发,看到尊者优波摩那站在门外,就问道: 「外面这

  • 身苦心不苦

    第三十一、身苦心不苦 有一次,佛陀住在摩揭陀国王舍城郊外的一处山中,脚被飞来的碎石片刺伤流血,引起生理上极大的疼痛。但佛陀心中持续保持正知正念,默默地承受身体的痛苦,不起烦恼。 ※※※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恒河下游北岸的跋耆国,住在设首婆罗山一处有野鹿出没的树林中。 那天,在佛陀的住处,来了一位一百二十岁的老居士,名叫那拘罗。老居士向佛陀顶礼问讯后,对佛陀说: 「世尊!我年纪大了,常常为衰弱与多病的身体所苦,行动也很吃力的,每次要来见世尊与几位我一向敬

  • 在黑牛与白牛之间

    第三十二、在黑牛与白牛之间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与尊者摩诃拘絺罗,同住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东北边的耆阇崛山中。 一天傍晚,尊者摩诃拘絺罗在禅修告一段落后,去见尊者舍利弗。两人见面问讯寒暄后,尊者摩诃拘絺罗问道: 「舍利弗学友!是眼睛绑着所看到的东西呢?还是眼睛被所看到的东西绑着了呢?又,其它类似的耳朵与声音、鼻子与气味、舌头与味道、身体与触碰、意念与所念,到底是哪个绑着哪个呢?」 「拘絺罗学友!我说既不是眼睛绑着所看到的东西,也不是眼睛被所看到的东西

  • 大师就说调伏欲贪

    第三十三、大师就说调伏欲贪 有一次,佛陀来到外祖父善觉王统治的天臂城游化,住在附近的一个释迦族村落中。 那时,同在天臂城附近,有一群来自西方的比丘,正打算返回他们的家乡安居,临行前,特别前来拜别佛陀。 佛陀问他们说: 「比丘们!你们向舍利弗辞别了吗?」 「还没,世尊

  • 以欲爱断欲爱

    第三十四、以欲爱断欲爱 有一次,尊者阿难住在拘睒弥城东南的瞿师罗园,有一位婆罗门来园里问他说: 「阿难道友!你以什么目的,要跟在沙门瞿昙的门下修学呢?」 「婆罗门!是为了断欲的缘故。」 「阿难道友!断欲,有方法吗?」 「婆罗门!是有方法的。」 「阿难道友!什么方法呢?」 「婆罗门!比丘以欲求、精勤、摄心、观照之坚定意志努力修行禅定,并且以修得的禅定力为基础,开发超越常人的神通,可以依此为断欲的方法。」 「阿难道友!照你这样说,岂不是陷入了无止境的循环吗

  • 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的感官欲乐

    第三十五、法尚应舍,何况非法的感官欲乐 ──阿梨咤比丘的邪见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故乡迦毘罗卫城,住在城南的尼拘律园中。 这天,佛陀的堂兄弟摩诃男来礼见佛陀,问佛陀说: 「世尊!我修学佛法已经有好一段时日了,也深知佛陀所教导的法:贪、瞋、痴是内心的染污障碍,应当完全断除,但有时心中却还不免会生起贪、瞋、痴来,无法完全根除,不知这是因为还有哪一法尚未断尽所导致的呢?」 「摩诃男!你心中对来自眼、耳、鼻、舌、身等感官上的五欲之乐还喜欢着,所以还会有贪、瞋、

  • 优填那王的赞叹

    第三十六、优填那王的赞叹 ──性欲的降服方法 有一次,尊者宾陀罗婆罗陀阇在婆磋国游化,住在首府拘睒弥城东南瞿师罗富家长者所布施的林园中。 一天,婆磋国优填那王来尊者宾陀罗的住处拜访,看到瞿师罗园中,有许多刚出家的年轻比丘,跟随着尊者修学,就好奇的问: 「婆罗陀阇!为什么这些充满青春活力、欲望正强的年少比丘,能够来此而安于离欲的出家生活,而且准备一辈子都过这样的生活呢?」 「大王!佛陀这样教导我们: 『比丘们!当看见像自己母亲那样年龄的女人,应当将她想

  • 同理心──自通之法

    第三十七、同理心──自通之法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游化,来到一个叫竹门村的婆罗门聚落,住在村子北边郊外的身恕林中。 竹门村里的婆罗门居士们,风闻来了一位叫瞿昙的释迦族沙门,被尊称为是应受供养者、圆满的觉悟者、真理与正行的实践者、完善幸福的终结生死者、彻底了知世间者、受调教人的无上领导者、天界人间的老师、觉他的自觉者、世间最尊贵者,而且,听说他是天上、人间一切众生中,能不经由老师教导而自知自证,又能教导别人悟入者,他的教导,从开始到结尾都是完善的

  • 鹿住优婆夷的疑惑

    第三十八、鹿住优婆夷的疑惑 有一次,尊者阿难随着佛陀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一早,尊者阿难进城乞食,一家挨着一家地,一路来到了一位名叫鹿住的优婆夷住处。 鹿住优婆夷,远远地看到尊者阿难朝她家走来,赶紧在家中铺好了座位,出门迎请尊者阿难入座。 待坐定后,鹿住优婆夷对尊者阿难提出她的质疑: 「大德阿难!一位已断淫欲,跟一位不断淫欲的修行者,世尊记说他们都往生在同一处,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理解与接受啊!怎么可以说世尊是知法者

  • 佛法的修根

    第三十九、佛法的修根 有一次,婆罗奢那婆罗门的一位学生,名叫郁多罗的少年,来拜访佛陀,佛陀问他说: 「郁多罗!你的老师婆罗奢那婆罗门,教你们如何修根了吗?」 「教了,尊者瞿昙

  • 时时刻刻不染着

    第四十、时时刻刻不染着 有一次,尊者阿难随佛陀来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 一天夜晚,尊者阿难在讲堂集合比丘,为他们讲「跋地罗帝」偈颂,并加解说。 佛陀知道了,想了解尊者阿难是如何说的,就问尊者阿难说: 「阿难!你如何为比丘们说跋地罗帝偈呢?又如何解说这偈颂的含义呢?」 于是,尊者阿难就在佛陀面前,说出跋地罗帝偈的内容: 「慎莫念过去,亦勿愿未来;过去事已灭,未来复未至。 现在所有法,彼亦当为思:念无有坚强,慧者觉如是。 为作圣

  • 鹰与猴的死亡之路

    第四十一、鹰与猴的死亡之路 佛陀曾经说了两则故事譬喻,来教导比丘们应当熟练四念处的修学,熟练到像熟悉自己家乡一样。 佛陀说: 「从前,有一只鹌鹑鸟,被一只大鹰抓到了,随着大鹰的腾空,鹌鹑被拑在大鹰爪下,很悲哀地后悔道: 『都怪我一时疏忽,不自觉地离开了自己生长的熟悉环境,才会在陌生环境下被抓,如果我不乱飞,不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即使大鹰也奈何不了我。』 大鹰听了很不服气地问道: 『鹌鹑!你熟悉的环境是什么地方?』 『就在田埂中,到那里谁也抓不到我。』

  • 在竹竿上特技表演的启示

    第四十二、在竹竿上特技表演的启示 有一次,佛陀告诉比丘们: 「从前,有在竹竿上表演特技的师徒两人,老师以肩膀顶着一根长竹竿,徒弟则在竹竿上作表演。 表演前,老师对徒弟说: 『你在竹竿上头表演时,要时时向下留意我、护着我,我在下面也会随时留意你、护着你,这样,我们上下彼此留意,彼此护着对方,在互相扶持之下,我们的表演必定万无一失,如此一来,就能财源滚滚而来了。』 但,徒弟却对老师说: 『老师,这样不对!老师!你应当专心护着你自己,将您应当作的做好,而我

  • 就像六只不同类的动物

    第四十三、就像六只不同类的动物 有一次,佛陀在拘睒弥城东南的瞿师罗园,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一般人,因六根认识六境而生起种种痛苦,一受到痛苦,就生气谩骂,正如有人得了病,全身皮

  • 就像驯服一头牛

    第四十四、就像驯服一头牛 有一次,佛陀在拘睒弥城东南的瞿师罗园,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如果有比丘、比丘尼,在眼睛看、耳朵听、鼻子闻、舌头尝、身体触、意念识时,心中生起欲念、贪爱、愤恨、瞋恚、愚痴、执着,就应当好好地调伏这样的心念。怎么调伏呢?要这样想:若放任这样的心念继续发展下去,将会是一条充满恐怖、荆棘、障碍、危险的邪路,那是恶人走的路,不是善人当走的路。 比丘们!就好比一处即将收成的稻田,如果看守该田的人疏懒,不认真看守,就会让牛只闯入,如

  • 安般念的教说因缘

    第四十五、安般念的教说因缘 有一次,佛陀来到跋祇国的毘舍离城,住在跋耆族村落附近,一条名叫跋求摩河河边的萨罗梨林中。 那时,佛陀教导比丘们不净观,鼓励比丘们修不净观,说修不净观能有大成就、大福利。 教导了这个法门后,佛陀就作了半个月的闭关禅修,除了一位照顾饮食的护关者外,佛陀不希望有任何其它人到他的住处去,而大家也都遵照佛陀的意思,在这期间没有人去打扰。 比丘们在这段期间,勤修不净观,以致许多比丘对自己的身体感到厌恶,结果有拿刀自杀的,有服毒自杀的

  • 都说止观二法

    第四十六、都说止观二法 有一次,佛陀住在拘睒弥城东南,瞿师罗富家长者所布施的林园中。 一天,尊者阿难拜见一位上座,向他恭敬地行问讯礼后,问上座说: 「尊者!比丘如果在空旷处、树下、闲静的屋内专精思惟修学时,应当如何思惟?」 「尊者阿难!应当以止、观二法专精思惟。」 尊者阿难继续问: 「尊者,如果在『止』上修习、多修习后,能有怎样的成就呢?在『观』上修习、多修习后,又能有怎样的成就呢?」 「尊者阿难!在『止』上修学,最后要能成就『观』;修习『观』,最后也

  • 就像邮递马车的次第接力

    第四十七、就像邮递马车的次第接力 有一次,佛陀与比丘们,来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在城北郊外的迦兰陀竹园结夏安居。 这天,一群在自己故乡结束结夏安居的比丘们,来到迦兰陀竹园礼见佛陀。佛陀问他们说: 「比丘们!在你们故乡中,哪位比丘的精进、德行与教化成就,是大家公认最崇高的?」 「世尊!那是尊者富楼那满慈子了。」来访的比丘们一致推崇道。 这时,坐在佛陀旁边的尊者舍利弗,心想: 「尊者富楼那满慈子是多么地荣幸与幸福啊!受到这些有智慧的同伴们,在老师面前如此

  • 逐层突破的观空法

    第四十八、逐层突破的观空法 ──小空经的观法 有一次,佛陀住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的鹿母讲堂。 这天,尊者阿难在傍晚结束禅坐,来见佛陀,问佛陀说: 「世尊!记得有一次,您在释迦族人的那竭罗迦城教导我说:『阿难!我常安住于空观之中。』世尊!不知道我有没有听错或记错呢?」 「阿难!你没听错,也没记错。我从过去以来,常安住于空观之中。阿难!譬如在这鹿母讲堂之中,空无象、马、牛、羊、谷米、金银、奴婢、男女之聚集,而呈现不空的,只有比丘众。这样,阿难!这里没有的

  • 一举突破的观空法

    第四十九、一举突破的观空法 ──大空经的观法 有一次,佛陀回到故乡迦毘罗卫城游化,住在城南的尼拘律树园中。 这天早晨,佛陀入城乞食后,顺道去加罗差摩精舍。当时,尊者阿难正与许多比丘在精舍内缝补衣服,看到佛陀到来,连忙出来迎接,并且禀告佛陀,他们正在此缝补衣服。 佛陀告诉阿难说: 「阿难!不要好于群聚之乐。好于群聚之乐的比丘,真的不可能体尝到离欲之乐、静默之乐、寂静之乐,以及正觉之乐,也不能达到令人喜爱的暂时心解脱,或无时无刻安住的不动摇心解脱。只有远

  • 死亡的压迫

    第五十、死亡的压迫 有一次,佛陀住在摩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 那时,有四位修得了五种神通的婆罗门修行人,聚在一起议论如何躲避死亡,最后,他们的结论是: 「当死神来时,再强悍、再有权势的人也躲不过,我们应当各自以神通隐藏起来,让死神找不到。」 第一位修行人飞翔在空中,想要以这种方式躲避死亡,结果死在空中。 第二位修行人潜入深海中,想要以这种方式躲避死亡,结果死在海中。 第三位修行人钻入山腹中,想要以这种方式躲避死亡,结果死在山中。 第

  • 勇猛锐利的随死念

    第五十一、勇猛锐利的随死念 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时,教导了比丘们随死念的修行。 佛陀说: 「如果能修习随死念,多修习后,就会有很好的成效。怎么修呢?应当以随死念分别配合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猗觉分、喜觉分、定觉分、舍觉分,把握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的实践来修。」 ※※※ 在另一次的集会中,佛陀勉励比丘们说: 「比丘们!多修习念死,可以使大家获得许多成果,成就许多功德,就像沈浸在甘露中,而且是究竟的甘露之中。所以,比丘们!大家应

  • 担心来生吗

    第五十二、担心来生吗 有一次,佛陀回故乡迦毘罗卫城游化,住在城南的尼拘律树园中。 这天,佛陀的堂弟摩诃男居士来礼见佛陀,对佛陀说: 「世尊!现在我们迦毘罗卫城这个地方,物产丰富,人口众多而繁华,我每天在这里进进出出,身旁常有狂奔的象、马,横冲直撞的人、车擦身而过,我常在想,不知哪天会被这些撞死,而死前又仓惶地忘失了念佛陀、念正法、念僧伽,我担心像这样的死法,不知道下一辈子会沦落到哪一道?出生到什么地方去?」 「摩诃男!不用害怕,你死后会出生到好的地

  • 谁来享用祭品

    第五十三、谁来享用祭品 有一次,佛陀住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 这天,一位名叫「生闻」的婆罗门,来竹园请问佛陀: 「可敬的瞿昙!我们婆罗门主张对死去的家人祭拜布施,因为有血缘关系,就能让他们享用到所祭拜的东西。可敬的瞿昙!最近,有一位很让我爱念的家人,突然意外地过世了,我为了让他过得好一些,所以遵循我们婆罗门的教导,对他祭拜布施,但,到底他能不能享用到我所祭拜的东西呢?」 「婆罗门!如果能相应,就享用得到;不相应的,当然就得不到了。」 「可

  • 艺人塔罗布咤的悲泣

    第五十四、艺人塔罗布咤的悲泣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国游化,住在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 这天,迦兰陀竹园精舍来了一位当时著名的歌舞团团主,名叫塔罗布咤。 塔罗布咤礼见佛陀后,问佛陀说: 「瞿昙!过去,我曾经听我们演艺界历代的前辈耆老们说: 『如果艺人在大众面前,能卖力地作歌舞戏剧表演,娱乐大众,让大众开怀欢笑,那么,以这样的因缘,艺人死后就可以生在欢喜天中。』 对这样的说法,瞿昙!您说对吗?」 「团主!我们不要谈这件事,不要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佛

  • 佛陀的无记回答

    第五十五、佛陀的无记回答 有一次,一位名叫郁低迦的外道出家修行者,到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拜访佛陀。问讯寒暄后,外道郁低迦问: 「瞿昙!世间有边吗?」 「郁低迦!这是无记。」佛陀回答。 「那么,瞿昙!世间无边吗?」 「郁低迦!这也是无记。」 「瞿昙!那,世间是常呢?还是无常?生命的本体是身体呢?还是与身体异离的?真我在死后是存在的呢?还是不存在?」 「郁低迦!这些都是无记。」 「瞿昙!您说这些都是无记,那到底您的主张是什么呢?」 「郁低迦!我以自己正觉的体证

  • 不能导向涅槃的无记

    第五十六、不能导向涅槃的无记 ──一个治疗箭伤的譬喻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尊者摩罗迦子在独自禅坐中,起了一个想法: 「世尊对『世界是常、无常、有边、无边,生命与身体是一、是异,死后真我的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这些观点,都不主动表示他的看法,别人问了也都被世尊搁置,或是拒绝回答。我实在不赞同,也不能能接受世尊这样的作法,如果世尊不告诉我这些论题的正确答案,那么,我将质问他,舍弃、离开他。」 于

  • 佛陀的沉默回应

    第五十七、佛陀的沉默回应 有一次,一位婆蹉族的出家外道游行沙门,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拜见佛陀,问佛陀说: 「瞿昙!有『我』吗?」 佛陀什么话也不回他,只以沉默回应。 「那么,瞿昙!没有『我』吗?」婆蹉族出家外道继续追问。 佛陀还是以沉默回应。 这样再问、三问,佛陀都是以沉默回应。 那位婆蹉族出家外道心想,他已经连续问了三次佛陀都不回答,继续留下来也没意思,便起身离开了。 这时,站在佛陀后面担任侍者的尊者阿难,感到很不解地问佛陀: 「世

  • 众多邪见的原因

    第五十八、众多邪见的原因 佛陀时代,迦尸国的磨叉止陀村内,有一位富绅居士,名叫质多罗,他为人好善乐施,经常供养出家僧众,经常有比丘住在他的林园。 有一次,林园中来了许多长老比丘,质多罗居士赶忙过来邀请他们隔天一早接受他的饮食供养。 隔天,比丘们来了,在饮食供养前,质多罗居士问长老比丘们说: 「大德长老!为什么世人会有那么多的不同看法,例如,或说世间是常住不变的,或说是无常的;或说世界是有限的,或说是无限的;或说命与身是相同的;或说是不同的;或说死后

  • 有真我吗?

    第五十九、有真我吗? ──萨遮迦的论辩挑战(之一)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离车族人的跋祇国首府毘舍离城,住在附近的大林精舍。 那时,耆那教尼揵子门徒之子萨遮迦,正好也住在毘舍离城。 萨遮迦饱学各种理论,辩才无碍,受到当时许多人的崇敬。他曾当着毘舍离的群众,发下这样的豪语: 「我不预期有任何与我论辩的沙门、婆罗门,乃至他们的领导者、老师,甚至于自称是已证全然正觉的人,不被我论到震撼动

  • 午睡是痴的表现吗?

    第六十、午睡是痴的表现吗? ──萨遮迦的论辩挑战(之二) [接续萨遮迦的论辩挑战(之一)] 在与佛陀论败后不久,外道萨遮迦又来找佛陀论难了。 有了上回在大众面前丢脸的教训,这回萨遮迦只低调地独自悄悄而来,以免输了又弄得大家都知道。 尊者阿难虽然看到他又不怀善意地来了,但还是慈悲地想让他能在佛陀这儿获得些法益,所以请求正想进城乞食的佛陀,暂且坐下来与他一谈。 向佛陀行礼如仪后,萨遮迦先提出一些外围的话题: 「瞿昙大师!有些沙门、婆罗门只顾修身而不修心,过去

  • 焰摩迦的我见

    第六十一、焰摩迦的我见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有一位名叫焰摩迦的比丘,起了一个错误的念头,对人说: 「依我理解世尊的说法,解脱的阿罗汉一旦命终后,流转生死的『我』就断灭无余,一无所有了。」 其它比丘知道焰摩迦比丘这么说后,都纷纷跑去劝他: 「焰摩迦学友!佛陀不会这样说,请你不要诬陷世尊、诽谤世尊!你应当赶快抛除这样的邪见。」 然而,焰摩迦比丘一直不认为他的想法是错的,对来劝他的比丘们说: 「诸

  • 谁受苦乐

    第六十二、谁受苦乐 有一次,佛陀与众多比丘在前往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的途中,遇见了专程前来迎接的摩揭陀国国王频婆娑罗王。 频婆娑罗王带领着众多的摩揭陀人,礼见了佛陀。国王慎重地三次自称姓名,自我介绍后,其它的摩揭陀人,也纷纷上前礼见佛陀,然后围坐在佛陀的四周。 这时,摩揭陀人所尊敬爱戴的尊者郁毘逻迦叶,也在跟随佛陀的比丘众中。摩揭陀人都认得尊者郁毘逻迦叶,知道他是一位无所执着的圣者,但对佛陀却还陌生,因而摩揭陀人都在怀疑:尊者郁毘逻迦叶是不是佛陀的老

  • 同一个识在轮回吗?

    第六十三、同一个识在轮回吗? ──嗏帝比丘的邪见 有一次,佛陀来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同住在祇树给孤独园附近的比丘们中,有一位原为渔夫儿子的比丘,名叫「嗏帝」,他告诉其它比丘说: 「我确实听世尊说过,在生死中流转的识,是不变的。」 其它比丘们知道了,纷纷来规劝他说: 「嗏帝学友!不要这样说,不要诽谤世尊,世尊不曾这样说。世尊用各种方法,都在教导我们『识为因缘所生,离开因缘条件,就无所谓的识』,怎么会像你说的那样呢

  • 只能依附身心生存的识

    第六十四、只能依附身心生存的识 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教导比丘们说: 「比丘们!植物利用五种方式繁殖,哪五种呢?有从根部繁殖的,称为根种子;有从茎部繁殖的,称为茎种子;有从节处繁殖的,称为节种子;有从落叶直接生根的,称为自落种子,有从种子发芽繁殖的,称为实种子。 这五种种子如果不坏、不腐,足够成熟,一遇到有土壤与水分的环境,就能发芽成长而繁殖开来。 比丘们!那些种子,就如同纠取诸蕴聚集的识。 土壤就如同四个识所安住处。 水分呢?就像识的贪

  • 遍寻不着瞿低迦的识

    第六十五、遍寻不着瞿低迦的识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摩揭陀国,住在首都王舍城东方的毘婆罗山七叶窟中。 那时,尊者瞿低迦也在王舍城附近的仙人山,住在黑岩石洞中,独自一人精进禅修。 尊者瞿低迦在禅修中,因禅定力的专注,获得了暂时的「意解脱」,但不久之后,又因定力不足而退失了。尊者瞿低迦继续努力,精进不懈,不久,又再一次地进入了「意解脱」。不过,和上一次一样,这回的「意解脱」,也只是暂时性的留驻,不久之后就又退失了。就这样,得证、退失,反复发生了六次。 虽然

  • 自以为是创造主的大梵天王

    第六十六、 自以为是创造主的大梵天王 相传世间会发生大规模、毁灭性的火灾、水灾与风灾。 当毁灭性的火灾发生时,光音天以下的众生世界,都会被毁灭(水灾与风灾,更分别往上毁灭至遍净天与果实天)。在毁灭发生前,依存于该世间的众生,都会先离开。 毁灭的顺序是从地狱开始,所以地狱会先轮空。地狱有情的轮空,一方面是由于人间风气的转为善良,人们多行十善,圣贤、天神们也多来人间鼓吹修习禅定,所以修成第二禅定往生第二禅天(即光音天)的人们大增,没有人会再堕落地狱。另

  • 企图找寻世界边缘的赤马仙

    第六十七、企图找寻世界边缘的赤马仙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在一个天还未亮的清晨,给孤独园来了一位名叫「赤马」的天子,想要拜访佛陀。赤马天子展现着绝妙的容色,身体还泛出柔和的亮光,照亮了整个给孤独园。天子先向佛陀礼拜问讯,然后向佛陀提了一个问题: 「世尊!到底我们能不能跨过这个世界的边界,到另一个不生、不老、不死的地方去?」 「不能跨越这个世界的边界,到达一个不生、不老、不死的境地。」佛陀明确地回答。 听

  • 愚蠢的善宿

    第六十八、愚蠢的善宿 有一次,佛陀在末罗国游化,住在阿奴匹亚城郊。 这天,佛陀早晨准备入城乞食,看看天候尚早,就绕到一处外道游行者的修行园,去会见他们的领导者,一位名叫跋迦婆的修行人。两人见面寒暄后,跋迦婆向佛陀求证说: 「前几天,有一位名叫善宿的离车族人来见我,告诉我说,他已经不再跟您修学,也不跟您同住,弃您而去了,是吗?」 于是,佛陀完整地陈述了当时的情况。原来,是善宿觉得自己受到冷落,跑来对佛陀说: 「世尊不教我神通,所以我要舍离世尊,不要再随

  • 复杂的业报

    第六十九、复杂的业报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游化,住在城北的迦兰陀竹园竹林精舍。而尊者三弥提,那时也在舍卫城附近,住在一处僻静的林间小屋中。 这天午后,有一位名叫「普达梨弗」的出家外道,正好走到尊者三弥提的住所,就进屋去参访他,向他提了个问题: 「三弥提道友!我曾当面听沙门瞿昙告诉我说: 『肢体和言语所造的业,那是不实在的,只有意念所造的业,才是真实的。又,有一种禅定,当进入那种禅定时,会完全无感觉。』」 「普达梨弗道友!世尊不曾这样说,你

  • 和+心]破错误的恶业报应论

    第七十、和+心]破错误的恶业报应论 有一次,佛陀来到故乡迦毘罗卫城游化,与随从的弟子们一同住在城南的尼拘律园精舍中。 这天午后,尼拘律园来了一位外道尼干子的门徒,名叫[和+心]破的释迦族人,在精舍内闲游,正好在讲堂遇见了因故与比丘们集会的尊者大目揵连。双方一番问讯寒暄后,尊者大目揵连起了一个话题: 「[和+心]破!如果有比丘善加守护自己的言行举止、起心动念,也远离了贪爱无明,亦即明已生起,您认为这样的比丘,还会有杂染往生来世吗?」 「大德!依我之见,不论这

  • 淳陀所喜欢的清净修行法门

    第七十一、淳陀所喜欢的清净修行法门 ──浮起来啊!石头 有一次,佛陀借住在波婆城一位铁匠淳陀的芒果园中。身为主人的淳陀,因而有机会来见佛陀。见了面,问讯礼敬后,佛陀就问了: 「淳陀!你喜欢哪一种修行人的清净修行法门?」 「大德!西方的婆罗门,手拿棒杖、水瓶,头戴花草编织的花环,祭祀供养火神,常洗手、净身,我就是喜欢这种修行人的清净修行法门。」 「淳陀!手拿棒杖、水瓶,头戴花草编织的花环,祭祀供养火神,常洗手、净身的西方婆罗门,如何修他们的清净行呢?」

  • 意业为最重

    第七十二、意业为最重 ──优婆离外道居士的归依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摩揭陀国的那烂陀城,住在波婆离地方的芒果园内。 那时,耆那派的尼揵子,正好也率领他的门徒们住在那烂陀城。 尼揵子的大弟子中,有一位长人,因为长得很高,大家都叫他「长苦行」。 一天,这位长苦行外道,在那烂陀城乞食完毕后,转来拜访佛陀。佛陀问起他有关尼揵子对业的分类,长苦行外道回答说: 「瞿昙!我的尊师尼揵子不讲业,而是以身罚、口罚、意罚等三种分类来教我们的。这三种罚各不相同,其中以身罚为

  • 说与不说之间

    第七十三、说与不说之间 有一次,摩揭陀国的大臣禹舍婆罗门,到舍卫城竹林园拜访佛陀。 禹舍婆罗门对佛陀说: 「尊者瞿昙!我是这样的一个人:凡是我亲眼所见的,我会准确地描述出来;凡是我亲耳所听说的,我会完全照我听到的陈述出来;凡是我所觉了的,我会按照我所觉了的说出来,从不失真。」 佛陀对这样的行径并不完全同意,就对大臣禹舍说: 「婆罗门!我不说『应当将所有看到的一切说出来』,我也不说『不应当将所有看到的一切说出来』,所听到的、所觉了的也一样,不说『应当』

  • 兴邦卫国的七不衰法

    第七十四、兴邦卫国的七不衰法 二千五百多年前,位于印度恒河下游南岸,有一个大国,称为「摩揭陀」国。 佛陀晚年时,摩揭陀国的国王,名叫「阿阇世」,正与北方邻族的跋耆人交恶,常常对他的幕僚表示,跋耆国仗其人口众多,国势日强,对我越来越不顺从,威胁愈来愈大,我应当找个机会,把他们彻底消灭掉。 佛陀入灭的前一年,有一次来到了摩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地区游化,住在王舍城城郊的灵鹫山中。 阿阇世王听说佛陀住在不远的灵鹫山中,便派遣他的亲信,一位名叫「禹舍」的大臣,

  • 战争与胜负

    第七十五、战争与胜负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恒河中游的憍萨罗国,由波斯匿王统领,国势强盛,包括位于该国北方的迦毘罗卫国(佛陀的祖国)、南方的迦尸国等邻国,都臣服其下,成为他的附庸国,俨然是一方之强权。而摩揭陀国从阿阇世王继位后,讲求武功,也不断地出兵征讨邻国,成为恒河下游的一大强权。这样一来,憍萨罗国与摩揭陀国遂成为相邻而对峙的两大强权,两国经常有利益冲突而交恶,交战不断。 这一次,阿阇世王挥兵

  • 念佛等六念法门的开示

    第七十六、念佛等六念法门的开示 有一年夏天雨季,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安居。 三个月的雨季过去了,比丘们都集中在饭厅里缝补衣服,同时也为佛陀缝衣。 那时,梨师达多与富兰那兄弟两人,正好到舍卫城办事,一听说佛陀就要离开王舍城到其它地方去游化了,就央人到佛陀的住处去打听实况。结果,那人正好看到佛陀与比丘众们,从祇树给孤独园出发离开,就赶快早一步回来告诉他们兄弟说: 「佛陀一行人,已经离开住所,正朝这边过来了。」 于是,兄弟俩就在路旁恭

  • 在家居士的安乐八法

    第七十七、在家居士的安乐八法 有一次,一位名叫郁阇迦的年轻婆罗门来拜访佛陀。 「世尊啊!像我们这样向往出家的在家人,应当怎么做,才能获得这一辈子的安乐呢?」郁阇迦婆罗门问。 「婆罗门!有四种法,可以让你得到这一辈子的安乐。哪四种呢?那就是方便具足、守护具足、善知识具足、正命具足。 什么是方便具足?就是具备谋生能力;有足够的技能从事诸如务农、买卖、牧牛、射技、行政等工作,以养活自己。 什么是守护具足?就是能够妥善地收藏、守护自己的财产与粮食,不被国王所

  • 舍利弗的得解脱

    第七十八、舍利弗的得解脱 尊者舍利弗随佛陀出家半个月那天,一位名叫「长爪」的外道出家,来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见佛陀。一番行礼问讯,寒暄过后,长爪外道对佛陀说: 「瞿昙大师!我的见解是:『我不接受任何见解』。」 「长爪!连你自己『我不接受任何见解』这样的见解,都不接受吗?」 「瞿昙大师!我既然讲『不接受任何见解』,这样的见解我当然也不接受啦。」 「长爪!既然连你自己的见解都不接受,那你为什么还说?如果你不说出自己的见解,谁又能帮你说?

  • 舍利弗对昔日老友的关怀

    第七十九、舍利弗对昔日老友的关怀 有一年夏天雨季,佛陀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郊的迦兰陀竹园安居,而尊者舍利弗则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安居。 三个月的安居期结束了,有一位比丘从迦兰陀竹园来祇树给孤独园。 尊者舍利弗知道这位比丘从迦兰陀竹园来,就向他打听佛陀与僧众们的情况,得知大家一切安好。接着,又向他打听一位住在王舍城的昔日好友,名叫「陀然」的在家婆罗门,得知这位老友一方面仗着国王的权势,欺压民众,一方面又仗着群众的力量,要挟国王,欺

  • 无不散的筵席

    第八十、无不散的筵席 佛陀八十岁即将入灭的前三个月,尊者舍利弗回到他出生的故乡,摩竭提地方的那罗村安住,在那儿患了重病而去逝入涅槃了,照顾他的沙弥纯陀,办妥了尊者舍利弗的葬礼,拿着尊者舍利弗生前的衣、铃,以及火化后的骨骸,来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禀告尊者阿难说: 「大德!我的老师尊者舍利弗已经入涅槃了,我将他的骨骸,生前使用的衣、铃带来了,都在这里。」 尊者阿难听了,心里很难过,领着沙弥纯陀来见佛陀,对佛陀说: 「世尊!沙弥纯陀来说,尊者舍利弗已经入

  • 舍利弗的「深信」

    第八十一、舍利弗的「深信」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摩揭陀国的那难陀村,住在一位卖衣商人的芒果园中。 这天,尊者舍利弗来见佛陀,对佛陀说: 「世尊!我深信在过去、未来、现在所有的修行者中,没有能超越您的正觉,也没有比您更伟大的。」 佛陀听了,反问尊者舍利弗是不是能以他心神通,详细了知所有过去、未来与现在三世诸佛的心念,还有他们个别的戒行、所教导的法,以及所成就的智慧与解脱内容细节。结果,尊者舍利弗都回答说不知道。 那么,被称为智慧第一的尊者舍利弗,到底是依

  • 不要只是相信

    第八十二、不要只是相信 有一次,一位名叫跋提的离车族人,到毘舍离城的重阁讲堂拜访佛陀。 离车人跋提对佛陀说: 「大德!我听到这样的传言: 『沙门瞿昙会迷惑人的幻术,又通晓拐引术,会诱拐其它教派的门徒。』 大德!这是真的吗?还是有人故意诽谤世尊的呢?我们不愿意诽谤世尊,特地来向世尊求证。」 「跋提! 不要只因为那是多数人的主流观点,就信以为真; 不要只因为那是来自古老口传的吠陀,就信以为真; 不要只因为那是来自有完整传承者的教说,就信以为真; 不要只因为那

  • 质多罗居士的不必相信佛陀所说

    第八十三、质多罗居士的不必相信佛陀所说 有一次,耆那教教主尼干若提子率领着他的沙门团,来到质多罗居士的家乡磨叉指陀山地区游化。尼干子知道质多罗居士是当地有影响力的富绅,就打算要吸收他成为自己的门徒。 质多罗居士知道了尼干子的意图,就主动去见他。 大家见了面,问讯寒暄后,尼干子问质多罗居士说: 「居士!对于沙门瞿昙所说:『有无寻无伺的禅定,有寻与伺的止息。』你相信吗?」 「大德!对这件事来说,我不必相信世尊所说。」 尼干子知道质多罗居士是在家佛弟子,听

  • 二十亿耳的精进

    第八十四、二十亿耳的精进 有一次,佛陀来到摩揭陀国王舍城,住在东北方城外的灵鹫山,而尊者二十亿耳,正好也在附近的一处坟场精进修学。 尊者二十亿耳不分昼夜地勤修,不是禅坐就是经行,日夜不离佛陀教导的三十七道品。尊者经行所到之处,经常看得见因为脚磨破皮而留下来的斑斑血迹,引来鸟儿啄食。这么努力的精进修学,却还老是无法突破,一直不得解脱,尊者最初的修学热诚与信心,就这样逐渐逐渐地消耗掉,终于,热诚冷却了,信心动摇了。有一天,他不禁暗自这么想: 「在世尊众

  • 勇者富楼那

    第八十五、勇者富楼那 有一次,佛陀住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的祇树给孤独园。 在一个傍晚时分,尊者富楼那来向佛陀请法: 「世尊!我想到一个僻静处独自专精修学,请教导我法要,好让我修得解脱。」 佛陀告诉他说: 「富楼那!当六根接触到令人喜欢的境界时,如果因此而生起欢喜赞叹、贪爱染着,那么,苦就会随之而生了。所以我说,有喜悦的生起,就有苦的生起。 富楼那!六根在遇到令人喜欢的境界时,如果不生起欢喜赞叹、贪爱染着,那么,苦就不会随之而生起。所以我说,喜的灭止,

  • 病比丘的看护

    第八十六、病比丘的看护 有一次,佛陀与比丘们游化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住在城北郊外迦兰陀竹园的竹林精舍。 那时,王舍城中有一位比丘得了重病,严重到连大小便都无法起床,但却没有其它比丘来探视看护,任他在床上日夜怨叹: 「为何世尊独独不怜悯我啊?」 佛陀以天耳神通,听见了那位病比丘的怨叹与呼唤,就对比丘们说: 「我和你们一同到各处寮房走走,看看你们住的地方。」 佛陀借着这个理由,带着大家来到病比丘的寮房。病比丘挣扎着要起来迎接佛陀,但却起不来。 佛陀阻止他

  • 差摩比丘的病中证悟

    第八十七、差摩比丘的病中证悟 有一次,许多比丘住在拘睒弥城东南,瞿师罗富家长者所布施的林园中。 另一位名叫「差摩」的比丘,也在拘睒弥城,但另住在跋陀梨园中。那时,差摩比丘患了重病,身体很痛苦。 住在瞿师罗园的长老比丘们,得知差摩比丘患了重病,就派遣了轮值担任看护的陀娑比丘去探望他。 陀娑比丘到了差摩比丘的住处,转达瞿师罗园长老比丘们的关怀与安慰,对他说: 「差摩学友!瞿师罗园的长老比丘们很关心你,他们问你的病情缓和了些没?还能忍受吗?」 「学友!我的

  • 锐利的阿支罗迦叶

    第八十八、锐利的阿支罗迦叶 ──朝闻道,朝入涅槃 有一天早上,佛陀正走在往王舍城的路上,打算进城乞食,而阿支罗迦叶正好要办点事,从王舍城里走出来。 阿支罗迦叶远远地看到佛陀迎面走来,赶紧拦住佛陀,请求佛陀说: 「瞿昙!我有点问题想请教你,可以耽搁你一些时间吗?」 「迦叶!现在不是时候,我正要进城乞食,回来再为你解答好了。」 「瞿昙!只耽搁你一点时间,好吗?」 「迦叶!现在不是时候,回来再说吧。」 「瞿昙!为何不现在答应我?你这样不就是拒绝我吗?就只问一

  • 须深盗法

    第八十九、须深盗法 有一阵子,佛陀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游化,住在城北郊外的迦兰陀竹园。 那时,摩揭陀国的国王,以及当地的许多大臣、婆罗门、富有的长者、居士与一般民众们,都对佛陀及比丘大众十分敬重,所以对他们的供养,如衣、食、医药、日用品等特别丰富。相对的,当地其它外道所能得到的供养,就很少了。 住在王舍城的外道们,为因应供养少,生活困难的困局,共同集会商量,最后想出一个点子,推举他们之中一位名叫须深的聪明青年,要他到佛陀那边去出家,看看能不能学一些

  • 见井水的准解脱者

    第九十见井水的准解脱者 有一次,佛陀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祇树给孤独园,对比丘们说: 「比丘们!除了依于信仰,除了依于直觉偏好,除了依于相信古老口传,除了依于理性思惟,除了依于深思所成的观点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向人说明解脱的证知:生死已尽,清净的修行已经确立,该作的都已完成,不再有往生下一辈子的后有爱了呢?」 比丘们请求佛陀教说,佛陀说了: 「比丘们!是还有其它方法的,例如,当眼等六根,识得色等六境,而引起贪、瞋、痴时,觉知自己心中有了贪、瞋、

  • 面不改色的优波先那

    第九十一、面不改色的优波先那 有一次,尊者优波先那与尊者舍利弗,来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北方郊外墓地附近,住在一个名叫蛇头岩的地方。 蛇头岩有山洞,附近常有毒蛇出没。 这天,尊者优波先那独自一人在山洞中禅坐。不巧,有一条小毒蛇从顶上掉下来,落在尊者的身上,并且咬伤了尊者。 蛇毒很快地在尊者的身上起了作用,尊者知道自己被毒蛇咬了,但因蛇毒毒性已经发作而失去了行动能力。于是,尊者优波先那叫唤在洞外不远处树下的尊者舍利弗,对他说: 「舍利弗学友!毒蛇掉在我的

  • 萦发目揵连的参访

    第九十二、萦发目揵连的参访 有一次,佛陀住在摩揭陀国的首都,王舍城北方的迦兰陀竹园精舍。 一天,竹园精舍来了一位名叫「目揵连」的外道,因为他习惯将头发盘成一个大髻,所以大家都称他为「萦发目揵连」。 萦发目揵连向佛陀问讯后,佛陀问他从哪里来,他回答说: 「瞿昙!我到处参访,刚从许多类沙门、婆罗门、出家游历修行人集会说法的树林中来。」 「目揵连!你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有益的吗?」 「瞿昙!我从他们互相冲突的言论辩难中,学到了很多。」 「目揵连!长久以来,各

  • 杀人魔鸯掘利摩罗的得解脱

    第九十三杀、人魔鸯掘利摩罗的得解脱 有一次,佛陀到憍萨罗国的首都舍卫城游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树给孤独园。 这天,比丘们到舍卫城中乞食,看到许多民众在波斯匿王的宫外请愿,要求国王出兵,缉拿一位名叫鸯掘利摩罗的杀人魔,大家都说他极为凶暴,见人便杀,而且还将被害人的手指骨串起来,挂在自己身上当饰物。 比丘们乞食回来后,将这件事告诉佛陀。 佛陀听了比丘们的转述,默默地朝鸯掘利摩罗藏身的林里走去。 当佛陀越来越接近鸯掘利摩罗藏身的树林时,沿路上捡柴的、背草的、

  • 朱利盘特的成就

    第九十四、朱利盘特的成就 有一次,佛陀住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 一天,尊者盘特责备弟弟朱利盘特说: 「如果你连戒律都记不住,干脆还俗回家去好了

  • 佛陀对罗亩罗的教导

    第九十五、佛陀对罗亩罗的教导 有一次,尊者罗亩罗跟在佛陀后面,从祇树给孤独园到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乞食。 行进途中,佛陀回过头来教诫尊者罗亩罗说: 「罗亩罗!任何物质类的『色』,不论是

  • 弗区沙提的奇遇

    第九十六、弗区沙提的奇遇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游化,向一位名叫「拔伽瓦」的陶器制作师傅要求借住一晚。 陶匠拔伽瓦说: 「世尊!我无所谓,但陶屋里已经有一位出家人先来借住了,如果他没意见,那就随您住了。」 那位先在陶器制作屋借住的出家人,正是仰慕佛陀而自行出家,穿着比丘服的尊者弗区沙提。 佛陀进屋后,对已经在屋子里的尊者弗区沙提说: 「比丘!我想在这里借住一晚,你同意吗?」 「道友!我无所谓。这屋子很宽敞,你就随意选个地方睡吧

  • 谁先见佛陀

    第九十七、谁先见佛陀 有一次,佛陀住在憍萨罗国首都舍卫城南郊的祇树给孤独园。 一天,三十三天的统领释提桓因来见佛陀,劝请佛陀到三十三天为佛陀的母亲说法,得到佛陀的默许。 隔了几天,佛陀心想:人间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等四众弟子,有许多是懈怠不十分乐意听法的,他们不努力使自己证果,也不努力求进步,我应当离开他们一阵子,以重新激起他们对法的渴望。于是,佛陀离开给孤独园,以神通力来到三十三天。 释提桓因看见佛陀来了,领着天众们迎接佛陀,向佛陀顶礼

  • 阐陀的证入

    第九十八、阐陀的证入 有一次,尊者迦旃延问佛陀说: 「世尊!您所说的正见,到底怎样才是正见呢?」 「迦旃延!世间的人,大多往两个极端走:不是执着实有,就是执着实无。如果能够不起执着,心不被境界所牵绊、奴役,不作我想,当苦生起时,清楚地看到苦的生起;当苦消失时,也清楚地看见苦的消失,不疑不惑,清清楚楚,不必依赖他人的指点,这就叫正见。为什么呢? 对世间事物的生起,能如实正知见时,不会说世间是实无的;反之,对事物的消逝,能如实正知见时,不会说世间是实有

  • 善于说法的优陀夷

    第九十九、善于说法的优陀夷 有一次,尊者优陀夷在憍萨罗国游化,来到名叫「拘盘荼」的村落,住在一个属于毘纽迦旃延婆罗门家族的芒果园中。 这天,一群跟随着毘纽迦旃延女婆罗门学习的年轻人,来到芒果园中打柴,看到正坐在树下的尊者优陀夷容貌非凡,散发着解脱者的气度,就过去礼拜问讯,请求说法。 尊者优陀夷为这群年轻人说了种种法,并对他们多所勉励,说得这群年轻人法喜充满,赶紧回去向他们的老师女婆罗门禀报: 「老师!芒果园中来了一位很会说法的沙门,名叫优陀夷。」 「

  • 证初果的天帝释

    第一百、证初果的天帝释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国游化,住在王舍城东边、庵婆罗村北边的毘陀山因陀娑罗窟中。 这天,天帝释想起了佛陀,发现佛陀正住在因陀娑罗窟中,就邀集了一群三十三天的天众,一同去见佛陀。一群天众就这样来到了毘陀山,毘陀山因诸天众的群集,而发出了异常的光亮,附近村落的民众不明所以,以为发生了火烧山,十分恐惧。 天帝释怕打扰佛陀的清修,不敢贸然前往佛陀安住的山洞,就先派遣他的乐神「般遮翼」先去通报。乐神来到了山洞外面,弹唱一首加入赞叹佛、法

  • 摩诃男舍身为众的菩萨行典范

    第一百零一、摩诃男舍身为众的菩萨行典范 释迦牟尼成佛不久,波斯匿王即位,成为恒河中游憍萨罗国的统治者。 波斯匿王即位不久,即展示国威,向邻邦迦毘罗卫国强索公主为妃,否则扬言以武力相向。 释迦族的王室受到这样的胁迫,大家都哗然大怒,纷纷说: 「我们尊贵的血统,怎可和他们卑下之族通婚

  • 善于领导统御的手长者

    第一百零二.善于领导统御的手长者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阿罗鞞伽罗国,住在阿迦罗瓦寺。 当地有一位富豪仕绅,名字叫「手」,大家都称他手长者。这天,有五百位仕绅跟着手长者来礼见佛陀。大家向佛陀问讯顶礼后,顺序坐定。 佛陀对手长者说: 「手长者!跟随你的人真多啊!你是怎么摄服他们的?」 「世尊!我是依您所教导的四摄法做到的。 世尊!如果这个人喜欢人家布施,我就以布施来摄服他, 如果这个人喜欢听好话,我就以美言来摄服他, 如果这个人重于利益,我就和他分享利益来摄服

  • 师子将军的归依

    第一百零三、师子将军的归依 有一次,佛陀游化到跋祇国的首府毘舍离城,住在附近的大林精舍。 佛陀到来的旋风,让当地离车族名流聚会的议事厅里,不断地传出赞叹佛陀、赞叹佛法、赞叹比丘众的声音。 议事厅中,有一位将军大臣,名叫师子,他是外道尼干的信徒,听到了这么多对佛陀的赞叹,不禁心想:那一定是位世上最尊贵的、真正值得供养的解脱者了,我应当去拜见他。 不过,质朴的师子将军,还是先去向他的师父尼干报备。外道尼干当然不希望自己的信徒去见佛陀,就喝斥将军说: 「师

  • 瞻波城的布萨事件

    第一百零四、瞻波城的布萨事件 有一次,佛陀住在瞻波城恒伽池边,正好当地僧团里有一位比丘犯了过错,被其它比丘发觉了,大家都起来指责他。可是,那位犯错的比丘,面对大家的指责,要不是找借口搪塞,就是顾左右言他地逃避,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不但如此,而且还对来责问的比丘怒目相向。佛陀知道了,就告诉比丘们说: 「比丘们,将这个人驱离!为什么要忍受这位异类对大家的伤害呢?比丘们!当他的真面目还没被发觉时,大家会认为他是个好比丘,然而,一旦大家发觉他是团体中的

  • 拘睒弥地方僧团的纷争

    第一百零五、拘睒弥地方僧团的纷争 ──六和敬的教说 有一次,住在拘睒弥城瞿师罗园的比丘们,因为对一位比丘的犯戒与否,有不同的认定而起了争执,后来僧团分裂,形成对峙的两方,彼此互相谩骂攻击。 佛陀听到了这个消息,前来瞿师罗园,想为他们排解。 首先,佛陀确认起争执的传言是否属实,问比丘们说: 「比丘们!听说你们为了一件犯戒与否之事起了争执,彼此以言语互相攻击,而不是互相规劝、慰问,大家不同意对方、不和睦,是吗?」 「是的,世尊

  • 耆那教分裂的警惕

    第一百零六、耆那教分裂的警惕 ──灭诤七法的教说 有一次,佛陀住在跋耆族人的舍弥村中。 那时,耆那教教主尼干子,刚在波和城过世不久,当地的耆那教教团便分裂为二派,彼此之间对教义有不同的看法,因而意见不和,相互斗争。耆那教的在家弟子们,对这种情形都感到厌恶与反感。 耆那教分裂斗争时,一位名叫「周那」的沙弥,正好也在波和城结夏安居,对这个情形十分清楚。安居期结束后,沙弥周那来到舍弥村见尊者阿难,告知了这个情况。尊者阿难深有感触,带着沙弥周那去禀告佛陀,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