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蔡礼旭 胡小林 南怀瑾 黄念祖 元音老人 陈大惠 刘素云 钟茂森 紫虚居士 李炳南 林崇安 宋智明 赵朴初 梁乃崇 雪漠 郑石岩 方广锠 周叔迦 洪修平 林清玄 妙泽 任杰 楼宇烈 温金玉 吴言生 战德克 王雷泉 徐文明 白玛多吉 蔡惠明 蔡日新 曹越 曾琦云 陈柏达 陈兵 陈海量 陈红兵 陈坚 陈士东 陈士强 陈星桥 陈燕珠 陈义孝 陈永革 程叔彪 单培根 董群 凡夫 范古农 方立天
方广锠文章
  • (方广锠)漫谈禅宗研究

    作者:方广锠 【《文史知识》2002年第4期 】 改革开放二十年来,我国佛教迅速恢复与发展,是中国近代以来佛教发展的黄金时期。从佛教研究的角度来讲,这二十年人才辈出、成果辈出,也是一个黄金时期。在这一时期中,佛教研究的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很多可观的成果。而

  • (方广锠)我与佛教

    我与佛教 方广錩 《佛教文化》主编何云先生打来电话,说今年是“文革”后首次招收研究生的二十周年,作为第一届的佛教研究生,让我写一点感想。一时浮想联翩。 说起我的学佛经历,真是一连串阴差阳错的过程。 我是所谓“老三届”的高中生,“文化大革命”的风暴把我刮到农村去当了三年半农民,接着到西陲边境的一个师范学校去教学。我庆幸遇到一个懂教育、爱人才的校长。1972年寒假,趁林彪刚垮台,略有松动之际,他派出人员到上海古籍书店买了一卡车的古旧书。对我来说,真是得其所哉!什么《诸

  • (方广锠)悼念圣严法师

    悼念圣严法师 2009年2月3日,法鼓山圣严法师走了。用生命再次诠释了“生老病死”这一永恒的真理。 报载:圣严法师曾经表示,他的生命与佛教的生命相结合,并没有个人的事业与生命。诚然此言!他一次入伍、两次出家;赴日求学,返台弘教。80年的生命,浓缩了一部《中国佛教近代史》。特别是近几十年来,中国佛教在转型,圣严法师一生致力于坚持佛教本位,同时不断提升佛教的文化品位、学术品位,成为推动佛教转型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生命固然只是一个过程,但不同的生命在不同的时空因不同的努力

  • (方广锠)什么叫“赵城藏”

    什么叫“赵城藏” 方广锠 《赵城藏》是金代解州天宁寺的私刻大藏经,所以正确的名称应叫《金藏》,但由于它是1933年在山西省赵城县霍山广胜寺发现的,故俗称《赵城藏》,也有人称它为《赵城金藏》。 该藏约开雕于金熙宁皇统九年(1149年)。完成于金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年)。全藏共收经1570部,6900余卷。分作682帙,千字文帙号从“天”至“几”。本藏是卷轴装,每版正文23行,行14字,版首另有小字经题,板号及千字文编次。 本藏是由金潞州崔进之女崔法珍发起募劝的,传说她为了募集资金,曾断臂乞

  • (方广锠)闲话《元官藏》

    闲话《元官藏》 方广锠 1982年底,我与童纬赴昆明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会议期间,我们去云南省图书馆考察该馆收藏的佛教典籍。接待我们的是善本部的金志良。介绍情况时,金志良提到,馆内藏有30多卷藏经另本,据已故于乃义考证,可能是《弘法藏》。此事引起我与童纬的极大兴趣,随后我们花了几天的时间,把这30多卷佛经仔仔细细考察一遍,作了详尽的记录。考察时发现,这批佛经附有三件珍贵的历史文献;一是至元二年的太皇太后愿文,一是长达38人的职名录,一是参与其事的僧名录。这三件历史文献充分

  • (方广锠)趣谈石经

    趣谈石经 方广昌 石经,即刻在石头上的经典。 刻石记文,这在我国有着古老的传统。现传世且年代最早的石刻文献,是周宣王(前823-782年)时代工石鼓文。其后,刻石被作为一种传世久远的记事方法而得到广泛应用。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年),着名学者蔡邕鉴于传抄的儒家经典往往讹误百出,影响了学术的发展,建议正定经本文字,然后刻石,永世垂范。朝廷接受了他的建议,如集一批学者订正了《鲁诗》、《尚书》、《周易》、《春秋》、《公羊传》、《仪礼》、《论语》等七经,共刻成46块石碑,立在太学前

  • (方广锠)智升与他的《开元录》

    智升与他的《开元录》 方广锠 《开元录》全称《开元释教录》,唐长安西祟福寺沙门智升撰于唐玄宗开元十八年(730年)。 《宋高僧传》卷五有智升传,非常简略,除肯定他在佛教文献学方面的贡献外,对他的生平、生卒年均未置一词,谓“未详何许人也”。不过在卷七末尾的论中,赞宁称“智升自名流而出”,是说他出自名门望族。在《开元录》卷九中智升有有几句话自我介绍:“升早预释流,志弘大教。但才微力寡,无遂本怀;挽仰之间,亟经寒署。”由此看来,他是自幼出家,秉皈释门。 据《宋高僧传·智升传

  • (方广锠)我国佛教研究之展望

    我国佛教研究之展望 方广锠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20多年的恢复发展,我国佛教已经进入一个重要的转型期。今后若干年内,我国佛教界的研究方向将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1)如何在保持佛教“不共世间”的宗教主体性的同时,进一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探讨其实现的模式;(2)在目前百花齐放的诸种教理中进行择别融会与提高创新,使适合目前社会需要的理论逐步成长并进一步凸显;(3)宗教修持的方法与道路,创立、完善与新的宗教修持方法相适应的宗教理论;(4)佛教“农禅一致”的传统及其在新条件

  • (方广锠)禅观与念佛

    禅观与念佛 方广錩 《闽南佛学院学报》2000年第一期(总第23期) Journal of Minnan Buddhist College (109-120) P 109 提要:本文认为瑜伽产生在古印度,有其历史的必然。佛教的禅观作为印度瑜伽的一个组成部分,对印度瑜伽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佛教把瑜伽禅观作为建立与发展

  • (方广锠)《祖堂集》中的“西来意”

    《祖堂集》中的“西来意” 方广锠 《世界宗教研究》2007年第1期 《祖堂集》是我国现知最早的禅宗语录集,“西来意”是禅宗的第一等公案。本文拟欣赏《祖堂集》中的“西来意”,尝试探究其深言微义。 一、最早出处 从《祖堂集》的记载看,“西来意”这一公案出现得甚早。 《祖堂集》卷三“老安国师”条载: 坦然禅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旨? 师曰:何不问自家意旨?问他意旨作什摩? 进曰:如何是坦然意旨? 师曰:汝须密作用。 进曰:如何是密作用? 师闭目又开目。坦然禅师便悟。 同卷“怀让和尚

  • (方广锠)重视宗教古籍在中华文化中的地位

    重视宗教古籍在中华文化中的地位 方广锠 不久前,国家正式启动“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对全国古籍及其保护情况作全面普查、建立珍贵古籍名录、加强古籍书库标准化建设、加强古籍修复、培养高水平古籍工作人才,使我国古籍得到全面保护。这一计划的启动,令人兴奋。 佛教传入中国后,中国文化逐渐形成以儒为主干、佛道为羽翼的局面,儒释道三家共同支撑起中华文化之鼎。与此相适应,古代儒释道三家的图书也分别庋藏、独立编目、自成体系。历代王朝沿革虽有不同,但三家典籍分别庋藏的传统不变。

  • (方广锠)中国书店所藏敦煌遗书序

    中国书店所藏敦煌遗书序 方广锠 1900年6月,在中国北京,义和团运动如火如荼。其后而来的八国联军侵华以及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把苦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再一次推入水深火热的境地, 1900年6月,时居敦煌莫高窟的道士王圆箓偶然在一石窟甬道的右侧发现隐藏着一个耳窟,亦即其后举世闻名的藏经洞,其中装满了古代的遗书、文物。其后若干年中,闻风而至的英、法、日、俄各国探险家纷至沓来,采用各种手段,将洞藏大部分珍贵遗书、文物捆载以去。 自从我从事敦煌研究以来,经常遇到这样的提问:假设藏经

  • (方广锠)中国佛教经论序跋记集序

    中国佛教经论序跋记集序 方广锠 本书是中国古代佛教典籍之序引跋记的汇集。收集时限上自后汉,下至清末,共计二千五百篇左右。 佛教于两千多年前传入中国。两千多年来,佛教与中国传统文化深相互动,其结果既极大地改变了中国文化的面貌,也极大地改变了自己。使得原为域外宗教的佛教,成为中国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与儒道两教一起,共同支撑起中华文化之鼎。 佛教的传播,就其本质来说是一种文化的传播。文化的传播需要载体,典籍就是佛教传播的重要载体。正因为有了典籍,思想的传播才能够超越

  • (方广锠)玄奘“五种不翻”三题

    玄奘“五种不翻”三题 方广锠 玄奘法师是我国唐代着名的佛教理论家、翻译家。他对中国佛教、中国文化乃至亚洲文化的贡献是多方面的。鲁迅曾称玄奘这样的优秀人物为中华民族的脊梁。本文拟仅就玄奘提出的“五种不翻”略述己见。 一、“五种不翻”的出处 根据目前所得资料,近代以来,我国最早对玄奘“五种不翻”进行研究的是梁启超。他在《佛典之翻译》一文中指出:“翻译之事,遣词既不易,定名尤最难。全采原音,则几同不译。易以汉语,则内容所含之义,差之毫厘,即谬以千里。折衷两者,最费

  • (方广锠)再有几个地球便如何?──兼谈佛教文化与环境保护

    再有几个地球便如何?──兼谈佛教文化与环境保护 方广锠 一 近几十年来,各种各样的环境问题日益凸现,诸如地球温室化现象、臭氧层空洞现象、农田沙漠化现象、气候异常现象、酸雨现象、水污染与空气污染现象等等,随之而来的还有动物保护问题、资源保护问题、森林保护问题等等。这些环境问题日益成为直接威胁人类社会稳定乃至人类本身生存的、不容回避的重大问题。由此,环境保护意识也在全球范围内空前高涨,人们开始呼吁:“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要保护地球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 从漠视环

  • (方广锠)西子湖畔苦行僧

    西子湖畔苦行僧 方广锠 九月的西子湖,丹桂飘香。清晨,湖面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晨雾下,远近的青山层层迭迭,浓浓淡淡,宛如一幅大写意的泼墨画。使人不由得想起宋人那“山外青山楼外楼”的诗句,真是绝妙好辞,一字不刊。 沿湖畔花径信步前行,晨炼的市民在舞剑打拳,早到的游客已喧喧嚷嚷。路旁的商亭虽然刚开始营业,卖新茶的村姑已在招揽顾客。汽车的喇叭声,城市的喧闹声顺着湖畔公路涌来,与湖面的雾气混杂在一起,形成幻景般奇特的景观。 忽然,一个身影引起我的注意。一身黑色的海青,背

  • (方广锠)怎样读佛经—佛教研究经验谈之一

    怎样读佛经—佛教研究经验谈之一 方广锠 初学者常把阅读佛典视为畏途,说:明明那些字都能认识,可是串到一起以后,就不知道它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好象看天书一样。其实,绝大部分佛典所表达的思想并不那么深奥,不是人们以为的那么难。无论如何,现代人的知识要比古人丰富;现代人的思惟能力要比古人强。古人能够想得到、提得出的理论与观点,现代人都应当,而且完全可以理解。那么,为什么佛典那么难读呢?佛典之难,不是难在它的内容不好懂,而是难在其他方面。 首先,佛典的规模实在太大,数量实在

  • (方广锠)说佛

    说佛 方广锠 什么叫佛? 佛,又称佛陀。是梵文Buddha的音译。佛教初传时,中国曾经把这个词音译为“浮屠”。西汉哀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大月支使臣伊存向中国的博士弟子景卢口授的第一部佛经,就叫《浮屠经》。季羡林先生曾经有两篇论文,一篇叫《浮屠与佛》,一篇叫《再谈浮屠与佛》,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浮屠”、“佛陀”与“佛”的用法,指出这实际反映了早期佛教先由西域(现新疆一带)传入内地,后又由印度直接传入这一历史事实。 但后来“浮屠”这个词慢慢地被淡化、放弃,不怎么被使用了

  • (方广锠)读《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

    读《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 方广锠 中华书局最近出版了《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全七册,叔迦先生一生撰写的主要佛教论着基本上均已收入。书前有方立天、程恭让序言各一篇。程恭让序认为,本书的出版,“可以说是当代中国佛教文史研究中的一件盛事,……基本上可以反映一代佛教文史大家周叔迦先生学思的全貌。”方立天序指出:“《周叔迦佛学论著全集》的问世,必将嘉惠学林,推动佛学研究的开展,进而有助于弘扬佛教优秀文化传统,有益于我国精神文明的建设和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对中华

  • (方广锠)读《方立天文集》

    读《方立天文集》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方广锠 六卷本的《方立天文集》最近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我与方立天先生相识二十余年,他的新着我往往先睹为快。有所收获、有所感触便写下感想。故读了他的《魏晋南北朝佛教论丛》后,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书评一篇;读了《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后,在《人民日报》发表书评一篇;读了《中国佛教哲学要义》后,也写了一篇书评,《光明日报》发表了摘要,全文后来载于《普门学报》。这次人民大学出版社的编辑同志希望我再写一篇书评,而我在拜读《文

  • (方广锠)略谈《中华大藏经》在汉文大藏经史上的地位

    略谈《中华大藏经》在汉文大藏经史上的地位 方广锠 《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上编,以下简称《中华藏》),1982年在当时的国务院古籍整理规划小组支持下立项起步,由任继愈先生主持,组成《中华藏》编辑局进行编辑,1994年编辑工作完成。该书由中华书局出版,1997年出版工作完成。全106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编辑出版史上,这可算是一个屈指可数的重大工程。先后获得全国古籍整理一等奖、中国社会科学院科研荣誉奖、国家图书奖荣誉奖。 汉传佛教在中国酝酿成熟,流遍东亚。近代以来,日本于上

  • (方广锠)佛教大藏经史(法藏文库本)自序

    佛教大藏经史(法藏文库本)自序 方广锠 1984年秋天起,我跟从任继愈先生攻读博士学位。先生给我的任务是通读敦煌遗书,搞清楚哪些佛教文献是大藏经中不收的,整理后收入新编的《中华大藏经》。先生并要求我在阅读敦煌遗书的过程中,注意敦煌佛教的特点,争取写出一部《敦煌佛教史》。 从1984年下半年到1987年底,三年多的的时间里,我基本沉在敦煌遗书与大藏经中。开始是一号一号地阅读敦煌遗书,越读越茫然。见目不见林,自然难免会坠入五里雾中。心里着急,怎么办呢?当时我还是敦煌遗书“避难

  • (方广锠)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目录前言

    蒙古文甘珠尔丹珠尔目录前言 方广锠 人们常说,中国是佛教的第二故乡。我以为,这句话有四重含义。 首先,佛教在印度产生后,历史上曾出现部派佛教(小乘)、大乘佛教、密教等三大派系。但后来,佛教在印度衰亡,三大派系都不复存在。而在中国,却保留了承袭印度部派佛教而来的云南南传上座部佛教、承袭印度大乘佛教而来的汉传佛教、与承袭印度密教而来的藏传佛教。在当今世界上,如此完整保留三大系佛教形态的,唯有中国。 其次,宗教的传播,就其实质而言,是文化传播的方式之一。而文化本来都是

  • (方广锠)《藏外佛教文献》出版前语

    《藏外佛教文献》出版前语 《藏外佛教文献》第一辑出版在即,朋友们要我写几个字谈谈筹办经过与感想,真是酸甜苦辣,感慨系之。 一 我是由专攻印度佛教转入专攻佛教文献学的。所以当我进入佛教文献学这一领域后,第一个感觉就是中华民族真可谓是一个具有高度文明自觉的民族。“文明自觉”是我自造的一个词,意思是不但创造了文明,而且对自己创造的文明具有清醒的意识,并自觉采用各种手段使这一文明发展与延续。因为有这种文明自觉,所以历朝历代都孜孜努力于前代典籍的搜集、整理,作为当朝

  • (方广锠)《禅宗三书》序

    《禅宗三书》序 方广锠 §.1、从古至今,说禅者众。但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2、这使我想起两个故事。 一个故事是瞎子摸象。几个瞎子,各各摸到大象的一个局部,各各以为自己摸到的就是大象,以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一个故事是近视眼看匾。匾还没有挂起来,几个近视眼便凭幻构虚,以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我们到底是幸运的瞎子,还是倒霉的近视眼? 为什么瞎子幸运?为什么近视眼倒霉? §.3、卧轮说: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惠能说: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

  • (方广锠)《曲肱斋全集》序

    《曲肱斋全集》序 方广锠 宗教文化出版社拟出版陈健民先生的《曲肱斋全集》,约我写一篇序。我答应了。 对陈健民这个名字,我并不生疏。1997年7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着作《佛教禅定》;1998年11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又出版了他的传记——陈浩望撰《佛学泰斗陈健民》。这两本书现在就在我的书架上。我有一个习惯,新书入手,先翻翻,大致知道一个梗概。兴趣较大就看一遍,兴趣不大就放一边。看一遍的属于学习,放一边的属于备查。关于陈健民的两本书就属于兴趣较大之列。 作为一个佛教研究

  • (方广锠)敦煌遗书三题

    敦煌遗书三题 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方广锠 敦煌藏经洞发现至今已经100余年。藏经洞中所存的敦煌遗书为我们研究中古中国社会的政治、历史、宗教、文学、艺术、音乐、舞蹈、语言、文字、民族、对外关系、西域史地等提供了大量珍贵的资料。百年来,通过对敦煌遗书、敦煌莫高窟及相关文献、文物的研究,使世界上出现了一门新的显学——敦煌学,并已经在各个相关领域取得骄人的成果。可以预言,随着人们对敦煌遗书及相关文物的进一步深入研究,敦煌学将愈来愈放射出璀灿的光芒,显示其强大的生命力

  • (方广锠)怀念柳田圣山先生

    怀念柳田圣山先生 方广锠 我手头有一份剪报,是1992年5月25日柳田圣山先生发表在《朝日新闻》上的一篇随笔,名为《与自己相会》(自分と出会う)。当年柳田先生正好70岁。文中叙述他前一年初访韩国伽耶山海印寺,面对那一排排《高丽藏》版片时的感受:“面对着留存至今的《高丽藏》的版片,就好像与长久以来一直存放在另一处的另一半身躯,渐渐合为一体。版片是底片,而我的身体就是毫不走样的正片。阴阳合体,收回生机。这部书在中国出现已有1000年,在高丽雕版已有750年。那是我前生的遗体,必

  • (方广锠)如何处理学术与宗教的关系的通信

    如何处理学术与宗教的关系的通信 ▲来信: (前略) 在选择学习佛教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现在看来是绕不过去,在这里我想请方老师给予教示。这个问题可以这样来表述:在学习佛教的过程中,应该抱有怎样一种心态,是纯客观呢?还是带着体认的心态?我之所以这样问,主要是基于以下考虑。就我的了解,任继愈先生在学习佛教的基本态度上,是提倡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对佛教进行客观的研究,但是佛教作为一种谕示性很强的宗教,没有一定的体认和同情,恐怕在研究的过程中,会出现立场上

  • (方广锠)杨文会的编藏思想

      杨文会的编藏思想与他的佛学思想紧密相关,不可分割。要研究他的编藏思想,必须首先了解他的佛学思想。  关于杨文会的佛学思想,研究者或谓文会深通法相、华严两宗,而以净土教学者。[3]或谓:杨文会的佛学

  • (方广锠)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的走向

    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的走向 方广锠 [北京]法音,2001年第9期 一 《中国佛教文化大观》这个选题是1990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社江溶、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