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五十集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五十集-上(视频版)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五十集-上(文字版)

  尊敬的诸位仁者,大家好!大家请坐。我们今天继续学习《论语》,请看「述而第七」。请看第九章,上一次我们讲了第九章的前半段,今天看后半段。

  【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这个『哭』,按照《朱子集注》里面的说法,是「哭,谓吊哭」,吊就是吊丧,亲友过世,夫子去吊丧,这个时候是会哭的。如果有其它哀痛的事情,也可能会哭,这个哭没讲明是什么样的哭,但是朱子把它解释为是吊丧时候哭,这是专指,当然也可以泛指。夫子在那一天要是哭的话,他就不会唱歌了。《朱子集注》中说到,「一日之内,余哀未忘,自不能歌也」,在这一天哀痛之情很深,如果不深也不会哭,哭了之后还有余哀,久久未能够忘怀,所以自自然然就不能歌唱。

  夫子平日里因为他喜好音乐,我们也能想象出来,他也是喜欢唱歌的,他一定也是一位唱歌的能手,对于音乐造诣极深。你看看《论语》里面讲,说夫子在齐国的时候,听闻韶乐,韶乐是舜王那时候作的音乐,竟然三月不知肉味,完全沉浸在其中。这些音乐都是在发明圣人的心地,所以夫子完全进入了境界,身外之物已经没有感觉了。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到,他对于音乐歌唱这些喜好,所谓是以礼调身、以乐调心,这是他老人家修行的一种方法。但是如果在哀痛的时候,他就不能唱歌,这完全是出自于自然,没有造作。「余哀未忘」,说明他是真诚心,他哀痛那是出自于真诚,出自于直心,没有造作,没有掩饰。

  圣人不是没有感情的动物,也是一样有感情的,哀痛的时候,他也掉眼泪;欢喜的时候,他也会歌唱。只是他能做到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情在发的时候,发而皆中节,他不过分,哀痛也不过分,会节哀。最哀痛的时候,是父母过世的时候,三日不吃饭,但是三日之后就一定要进食,《孝经》里讲的,「三日而食,教民无以死伤生,毁不灭性」。这些教学实际上都是示现,既然做为色身的人,有这个色身,自然有这种七情五欲。七情会发出来的时候,他能够调节到中和,这都是教导民众。如果是圣人完全没有七情五欲,那别人也没有办法学他,你是一个异类,你是完全跟我们不一样的,怎么能学?他肯定示现跟我们一样,但是示现出来,让我们怎么样调自己的性情,使我们有可学之处。这都是慈悲、仁爱心的体现,教导我们一切由真实心中发起来。哀痛,那是在吊丧的时候,想到父母、亲人对自己的恩德无以为报,这个悲痛油然而生,它不是一个形式。所以学礼重在学心,学圣贤的存心,然后你这套规矩都是发自于真诚,而不是只搞个形式。搞个形式,难免是造作。

  好,这段教我们最重要的核心精神是真诚,真诚是学问最重要的。这个存心,没有诚了,学什么都学不到实处,《中庸》所谓「不诚无物」。

  好,下面我们来看第十章:

  【子谓颜渊曰。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这一章比较的长,意思也比较深刻。《论语》每一章可以说都是精华,任何一章只要认认真真的去学、去领悟,都能够受用终身。这一段是孔子首先对于颜回的一个评价,子路有一个提问,夫子做了回答。这里面颜回没有出声,可见得颜回平时是沉默寡言的人,真正是「君子敏于事而慎于言」,夫子赞叹他,他就是这样默默的没有任何的表态,只是个默而识之,学而不厌。

  夫子对颜回说,『谓颜渊曰』,颜渊就是颜回,对颜回说,『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惟我与尔有是夫』,这个「用之」,这个之是代表谁?代表自己,它是一个代词,就是用我的时候「则行」,行是行其道。夫子怀有圣贤大志,希望诸侯列国都能够用他,让他能够施展抱负,推行周公圣人之治,利益万民。他在周游列国当中,包括他周游之前在家乡鲁国,也有被任用的时候,但时间都不长。譬如说在鲁国,鲁国国君就曾经用他做过大司寇,大司寇兼管宰相这样的职权。用他的时候,他就认认真真的来工作,把圣贤之道融入他的治理当中。他在任期间鲁国可以说是盛况空前,社会安定,人民和睦,国力迅速增长。

  那时候,齐国跟鲁国是邻居,在旁边,齐国是大国,鲁国是小国。齐鲁两国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既互相帮助,又互相的监视。齐国看到鲁国在孔子任职期间强大起来,国君就坐不住了。于是有一个臣子就想了一个方法,让齐国送一些女乐文马去给鲁国国君,还有季孙大夫家,因为季孙氏是鲁国最大的大夫,他的家族最大。政权掌握在三家手中,季孙氏是三家里面最大的、最有实力的,所以鲁国国君都听他的。结果齐国就把很多女乐文马送来,国君和季孙大夫于是就开始沉迷于女色和这些享受,孔子劝谏也不听了。最后有一次郊祭的时候,都大出洋相,国君祭祀祭礼都没有符合,让孔子看了非常伤心,知道已经没办法挽回,不可救药,于是就不辞而别,出行周游列国,这是「舍之则藏」。「舍」,是为政者、国君不能够来用夫子,配合夫子治国的时候,那就是等于舍弃了夫子。虽然夫子还在这个位,但是国君不配合,国君自己都堕落,那岂不等于就是舍弃了圣贤之道?夫子根本不会眷恋那个名位,见到你不想推行圣贤之道,他也就离开了,他藏了,藏起来了。所以这个「舍」是讲夫子没有得到国君的任用,道不能得行,所以就藏起来,行不通了,就离开。

  从这里可以看到夫子他所行的时候,或者是藏的时候,无非都是为了道。你用他的时候,他要去推行圣道,这固然是为道;你舍弃了道,他就得藏起来,不能损道,还是为了道。这种境界,夫子说唯有夫子本人跟颜回两个人才有,「惟我与尔」,尔就是你,是对着颜回说的,有这个境界。「有是夫」,夫是语气助词,没有意思的。这个话被子路听到了,子路在旁边听到之后,可能稍稍有点不服,大概也是有的。同学之间,虽然对颜回也是非常的敬佩,但是总有一点点傲慢心,认为自己也不错,为什么夫子这么赞叹颜回,他没赞叹自己?跟着同一个老师学的这些学生们,这种心理我们想象出也时常会有的。这种心理其实就是自己的障碍,颜回就绝对没有这种心理。这种心理说到根上了,还是有傲慢、有嫉妒,同学之间最容易傲慢嫉妒。毕竟子路他是贤人,有这种念头,但是他不会发作得很明显,他的根在那里,根是什么?根是我执。我执就是还有个自己在,跟着「我」,就有四大烦恼出来,所谓我见、我爱、我慢、我痴,这四大烦恼常相随,跟着「我」起来。子路还没断我执,断了我执就证阿罗汉了,那就出三界了,不是生死凡夫。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