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七十七集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七十七集-上(视频版)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七十七集-上(文字版)

  尊敬的诸位仁者,大家好!我们继续来学习《论语》,请看「子罕第九」,我们来继续看第二十七章:

  【子曰。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不求。何用不臧。子路终身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昨天我们讲到上半段,上半段是孔老夫子赞叹子路,说他能够穿着破旧的缊袍,而跟那些穿着狐貉皮衣的富贵人站在一起,但是不觉得羞耻,这是因为心放在道上,所以不以恶衣恶食为耻,孔子称赞他。底下一段,有些先儒把底下这段分开一章,有的是合起来做一章,我们两种分法都可以并存,意思有连贯之处,但是又有独立。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这一句是《诗经》里面的经文,出自于《诗经·卫风·雄雉篇》。孔子引用这两句诗,「不忮不求」,忮就是害的意思,害人的害。根据马融的批注,不忮害、不贪求,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善呢?这是马融的批注。马融是东汉时期的大儒,他是郑康成的老师。这个诗就是说,我们没有存害人的心,又不贪求,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善?一定会善。这个臧,「何用不臧」的臧,就是善的意思。马融的弟子郑康成,在他批注《诗经》里面,他有一个「诗笺」说到,不疾害他人,不求备于一人,这样的行为何以是不善呢?所以这个不求,是指不求人。不害人、不求人,他自然品格就高尚,这个也是大同小异。

  清朝的大儒刘宝楠引《韩诗外传》说到,「利是害的根本,福来以后便是祸,只要不求利,便无害,不求福,便无祸」。他这个求,也是解释成跟郑康成一样,不求人,不仅不求人,什么都不求,于人无争,于世无求,也不求利,也不求福,这也是一种说法。当然人到无求品自高,如果有求的心,必定也会带来副作用的,求不求得得,看你是不是如理如法的求。像明朝了凡先生他那种求,他就是如理如法的求,他是按照善恶因果的定律来求的,积善因得善果,他这样求,那就有求必应。如果能够一无所求,品格就更高了,离圣人也就不远了。所以《诗经》这一句话有三种说法,马融的,郑康成的,以及刘宝楠的。子路当时跟夫子学习,夫子常常教大家《诗经》,子路是对《诗经》这两句最为欣赏,常常讽诵,『子路终身诵之』。当然他讽诵《诗经》,也就是照这个《诗经》的教导来学习。

  可是孔子底下说,『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孔子要求弟子还要再进一步,更上一层楼,不能够停住在那里。因为做人固然要做到不忮不求,就是不害人,也不求人,无所求,这个品格高。只是守着这一道,「是道也」,就是只是做到这一点,可以算是一个好人,但是不能够解决大问题,也就是说还不能算得道,这个是一个基础,可是不能只停留在这里。所以,孔子期望子路是不要停留在这个小的境界上、小的成就上,要由此提升,进修大道,所以说「何足以臧」,臧是善,就是何足以为善。什么何足以为善?就是不忮不求这个境界,你只做到不害人、不求人,那还不能够算得上纯善,还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见得孔老夫子他的追求真是志在圣贤,不是只做一个世间好人而已,好人还不够,要做圣人。

  蕅益大师批注说到,「诗之妙,在一用字。夫子说子路之病,在一足字。用,则日进。足,则误谓到家,不知正是道途边事耳」。蕅益大师在这里画龙点睛,把夫子的意思给我们讲出来了。这两句《诗经》,它的妙处,诗都有诗眼,就是关键词在哪里,关键词是在一个「用」字,这是诗眼。「不忮不求,何用不臧」,何用不臧,意思是说,你如果能够在不忮不求的这个基础上用功,要继续努力,这才是真正达到善了。所以我们读《诗》,还要往深处去体会。子路读了这两句诗,只停留在基础的境界,没有深入,所以夫子说子路之病,他的毛病就在一个「足」字。所以夫子给他一点化,告诉他,不能只停留在原来境界上,不能以此为足。你得少为足,你就停在那,你不能再进步了,要继续精进努力,不断提升,所以「用则日进」,天天要求进步。《大学》里面讲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日新又新,天天进步,天天做新人,这是用字之妙。你用了,何为不善?不用,就不能算是圆满的善。「足」就是子路的毛病,得少为足。「误谓到家」,误以为自己功夫已经到家了,到达了《诗经》所说的最高境界。这是个误会,其实你只是在入门阶段,还远着,「不知正是道途边事」,刚刚是上路,到家还早着呢。这是夫子提醒子路,更是提醒我们后学,一定要不断精进努力,不能够稍有点成就,就止而不前。

  下面我们来看第二十八章: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岁寒』,就是一年到了冬天,特别是一年年底最冷的时候,这个时候才知道松树和柏树是最后凋零的。普通的树木在初冬的时候就掉尽了叶子,枝条什么都枯干了,唯有松树和柏树,在严寒的时候,最多只是受一些凋伤,但是它能一直挺到第二年春天,又开始生出新枝,到那个时候,叶才会落下来,所以松柏是后凋的。这个显然是个比喻,「岁寒」是比喻乱世,最艰难的时期,考验最大的时期。这种时期,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遇得到,或者是战争时期,或者是灾难时期,或者是个人在低谷的时期,或者是你刚刚立志想走上圣贤教育之路,又遇到种种的挫折、障碍、不顺。这些是难免的,而且也会常常发生,所谓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常常会有。『松柏』是比喻君子,君子在乱世的时期,在低谷的时期,在挫折的时候,他不会变节,不改变操守,不堕青云之志。而小人在这个时期往往会变节,不能坚持。

  雪公《论语讲要》里面引「何晏注」,这是三国时代何晏,他批注《论语》中说到,「喻凡人处治世,亦能自修整,与君子同。在浊世,然后知君子之正,不苟容也。」凡人,是一般普通人,普通人在治世、太平盛世的时候,很稳定的时期,很顺的这样的一个境界里面,当然自己修身立德比较容易,跟君子相同。但是在乱世、在浊恶的世间,在困难逆境当中,就比不上君子了,君子不会变节,君子守着正道。所以往往在这个时期,才真正体现一个人他的操守、他的心地是不是纯正。

  刘宝楠引翟灏《四书考异》里面说到,他是说孔子说这个话,「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是在什么时候?是在陈地绝粮的时候。《考异》就是《四书考异》,引「庄子让王篇」,《庄子》里面有这么一篇记载,是孔子说的,「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隘,于丘其幸乎」。这是孔子自己的话,天寒地冻的时候,天气冷了,霜雪已经降了,冬天都到了,这时候我才知道松柏,松树、柏树依然茂盛,它不会凋零。然后引出下文,这是夫子所表达的意思,说「陈蔡之隘」,这个隘是有穷困的意思,在陈蔡,陈国、蔡国交界的地方,孔老夫子在那里挨了七天饿,跟着弟子们绝粮七日,这是被兵围困,后来才被解救出来。孔子不以为苦,不觉得这个是不幸,反而他觉得这是很幸运,他说「于丘其幸乎」,丘是孔子自称,他名字是丘,他说对我来讲,何其有幸!幸运在哪?如果没有陈蔡绝粮,就无法体现出我求道的真心。我没有经过考验,我不知道自己真心到底到什么程度;没有经过考验,我不知道操守是不是可以真正能够坚持到底。经过这么一劫,考验出来了,自己知道自己境界在哪,别人也知道孔子了,所以孔子反而感觉到幸运。

  这使我们想到,在《金刚经》里面佛有讲到他过去的一个故事,他在过去生中做过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体。歌利王翻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暴君,看到释迦牟尼佛,这是忍辱仙人,他的前世忍辱仙人,在树林里打坐。当然这有个缘起,他带着妃子们出来打猎,妃子们见到忍辱仙人在树林里面修菩萨行,很赞叹,都围过来向他请法。

  歌利王看到妃子们围着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心里就生起妒火,他是暴君,拿着剑过来说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调戏我的宫女?忍辱仙人说我没有调戏,是她们来问我佛法,我跟她们解答。说你在修佛?是的,我是在修忍辱。那我给你一刀你能忍吗?我已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能忍。歌利王就给他一刀,鲜血就喷出来了,看你能不能忍?再一刀!就这样一刀一刀的,把他的身体的肉等于是一片片削下来,肢解了,叫凌迟处死。从始至终,忍辱仙人没有生一个怨恨心,不仅不怨恨,而且生起感恩心、慈悲心,他发愿将来我成佛时,第一个要度你。

  为什么他会感恩?对这样的人还感恩?是的,正如孔子这里讲的,「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忍辱仙人在修忍辱行,忍辱的境界到哪里了?没人检验,不知道,歌利王来给他检验。所以他知道自己忍辱这一关就过了,他修圆满了,真正修得忍辱波罗蜜了,波罗蜜就是圆满。所以来考试的人是我的老师,他对我一检验,我合格了,我应该感恩他,知恩报恩,所以发愿将来成佛第一个度他。他这么做,当然要背因果,因果是什么?到阿鼻地狱去了,歌利王到地狱,忍辱仙人生天了。你看,这不是恩人吗?宁愿冒着自己堕地狱的危险来给你考试,何其大的功德!这是恩德。所以忍辱仙人对他哪能够生怨恨?只有感恩,就像松柏感恩岁寒一样,像孔子感恩陈蔡绝粮的困境一样,没有这些考试,岂能够知圣贤的境界?所以我们修行人不用回避困境,往往在困境当中,你提升得最快。别人也真正了解了你的修行境界,对你就会油然而生敬意。

  蕅益大师在批注当中说,「王安石诗云」,王安石我们知道,是宋朝的宰相,当过宰相,后来给罢了官。他也是个文学家,他有一首诗说,「周公吐握勤劳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蕅益大师讲,这四句诗「可与此节书作脚注」。这首诗大概的意思是讲人品是有真伪的,你从迹象上来看,未必能够看得出来。他这里举出两个人,一个是周公,一个是王莽。「周公吐握勤劳日」,周公是周朝初年的大圣人,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他辅佐武王灭纣兴周,建立了周朝。武王的儿子后来继承了王位,称为成王。武王过世得早,周公于是就辅佐年幼的侄儿成王,所以当时由周公摄政。周公常常是把成王抱在自己的膝上,叔侄二人一起临朝。周公他是一位非常贤德的人,是圣人,孔子最佩服的。其中他的一个美德是非常谦虚。这里讲的「吐握勤劳」,这是讲到他爱才,当听到有贤士来找他的时候,他可能正在吃着饭,一听到有人来了,立刻把饭从嘴里吐出来去接见,然后那个人走了再回来继续吃,吃到半路又有人来了,又把饭吐下来又去接待,「一饭三吐哺」,这是有记载的。还有他洗头,古人头发很长,可能很长时间才洗一次,洗头是个大事,洗头、沐浴的时候,把头发已经搞湿了,听说有人来找他,他立刻把湿的头发一卷就去接待,这是握发,「一沐三握发」,一次沐浴可能要去外面接见三次,这是说明他爱才,这是「吐握」。办公非常的勤劳,夜以继日,真正是鞠躬尽瘁。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