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八十六集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八十六集-上(视频版)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八十六集-上(文字版)

  尊敬的诸位仁者,大家好!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论语》。请看「先进第十一」。今天我们讲最后两章,把这一篇讲圆满,我们先看第二十三章: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这一章是夫子纠正子路的一个缺点,子路用人没有按照他的程度。『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羔是还在求学的一个学子,子路就让他做费邑的宰官。「费」是鲁国的一个邑,是属于季氏家的管辖范围内,子路他曾经做过季氏家的家臣,所以他派子羔去做费邑的邑宰,邑宰就好像现在说的县长。结果孔子就反对,『子曰:贼夫人之子』,这个「人之子」就是对子羔而言的。因为子路派子羔去做邑宰,但是子羔他学问还没有成熟,孔子主张是「学而优则仕」,仕是出来做官,你学成了,才能够出来做官;没学成,就出来做官了,那往往是把他害了。这个害就是这里讲的「贼」,贼害。这个「夫」是一个语气助词,没有意义。「贼夫人之子」,就是你把人给害了,用我们现在话来讲,你是误人子弟。

  当时在鲁国做官的人,确实有很多人并不是有很好的学问,子路当时也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也有了这种想法,他说『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这个费邑是有民人,就是有人民、有社稷,这些都是可以学习的。子路认为让子羔去做费邑的邑宰,就可以在治民和事社稷上,事社稷是宗庙祭祀方面的事情,在这些事上,你也能够学习,何必说一定要读书才算是学习?当时,在鲁国确实也有很多这种想法。

  儒家很讲究先求学,然后才从事政治。没有足够的学术,你没有一定的学问,那要从事政治,要办理利国利民的事情,这个确实不容易。如果没有好好的学过,就上任去做宰官,去治理,边学边做、边做边学,这等于什么?拿着人民,当我们的试验品,这等于害了人。万一你这试验不成功了,怎么办?所以,孔子是主张学成了以后才能够出来。还有一点,如果没学成就出来做事,即使是可能没做错事,说不定也能做出些利民的事,但是毕竟是太年轻了,学问根柢差,马上就坐了一个高位上面去,那就会生傲慢心。坐在那个位置上,就以为自己真正够资格了,自己德行、学位能配得上这个位置了,实际上是德不配位,学也不配位。结果自己生增上慢,以为自己真不错了。傲慢心起来了,往往就不肯再学了,那也是害了自己,所以夫子在这里讲是贼人之子。

  但是,子路居然也能够巧辩,他说出这番道理,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你可以边做边学,所以夫子在这里责备子路,说『是故恶夫佞者』,「恶」就是厌恶,「佞」是佞口,就是狡辩。子路居然很敏捷的说出一番道理来,这属于狡辩,把没理说成有理了,所以孔子在这里就严厉的批评他,说你这是佞者。

  蕅益大师在《批注》里面说到,「夫子元不责子羔不读书,子路那得知之」。如果孔老夫子没有去责备子羔不读书,而后马上就让他去当官,他没这么样责备的话,子路他也可能没想到,他以为真正不用读书,可以边做边学了。这是什么?在求学上面属于躐等,没到那个时候,就出山了,根柢很浅,往往会遭受失败。所以我们学了这个一定要重视读书、重视求学。

  《江谦补注》里面,把蕅益大师的意思继续发挥,「恶夫佞者,谓恶夫读书而不能教民人安社稷者也」。这个意思也引申得很好。他说什么叫佞者?为什么孔子会讨厌这些佞者、这些狡辩的人,狡辩的人都读过书,要是没有读过书,他恐怕没那些词拿来狡辩。子路读过书,怎么这个道理都不明白?还会狡辩?这才引起孔子说真厌恶。所以孔子说的厌恶,是厌恶那些读过书的,而却没有真正明理,反而用歪理狡辩。所以这是讲,「恶夫读书而不能教民人安社稷者」,读书目的是为了什么?这里很明显,是为了教民人、安社稷,就教导人民,让人民知道荣辱,知道伦理道德,知道因果,能够使社稷安定。社稷代表国家,国家要安定、要和谐,读书是为了这个,所谓经世济民,那就需要懂得道理。所以夫子在这里批评子路,实际上批评他,你读书也没读好,所以你能发出这种谬论。

  下面又说,「能言而不能行,故谓之佞」。只懂得说而不能够做,这叫佞。夫子并没有批评说能说的人,只要你能做到,那能说是好事。做到能说到,说到也能做到,这是圣贤。如果是能说不能行,那叫佞,那就是狡辩,不叫辩才。所以言语要在德行基础上,这才是真言语。夫子在这里批评子路,当然也是提醒子羔,子羔读书没读出来,德行学问还不足,也不能马上就出来做事,做事容易误事。自古以来,不少这种人。譬如说,战国时代很有名的,叫纸上谈兵的赵括,他也读兵书、读兵法,跟皇上谈起兵法头头是道,可是能言而不能行。等他带兵打仗,就全军覆没,四十万军队全部被消灭了,自己最后自刎而死,就是能言不能行。这种书没读通,所以孔子也是提醒子羔读书要真正读通才行,就是你能够真正用,用在你经世济人之上。没到这个程度,不能出来,还继续学习。

  江谦先生又说,「此章当与《左传》郑子皮欲使尹何为邑章合读」。他讲到《论语》这章,应该跟《左传》里面那一章合起来看。《左传》,这里是郑国,《左传》我们知道是左丘明批注《春秋》的,叫《春秋左传》。《春秋》是孔子亲笔写的,左丘明进行批注发挥,叫《左传》。「春秋三传」,还有个《公羊传》,还有个《谷梁传》。《左传》,这里面就有一篇是讲郑国时代,春秋的郑国,郑国的上卿大夫子皮,「欲使尹何为邑」,尹何是个人。这个故事在《左传》卷九,鲁襄公三十一年,这个时期。这一年,「子皮欲使尹何为邑」,就是上卿大夫子皮想要让尹何去做邑宰,当县长。

  我们看看这篇文,也是当学的古文。「子产曰」,子产是郑国的宰相,他是一位很难得的贤者,孔子也很佩服他。子产就说了,「少,未知可否」?尹何年纪很轻,「少」,年轻,不知道他能不能胜任?「子皮曰」,子皮就说了「愿,吾爱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学焉,夫亦愈知治矣」。这个愿,子皮讲的这个愿是谨愿,尹何是个谨愿之士,他很谨慎,这个人也不错,我很喜欢他,「吾爱之」,我很喜欢他,他不会背叛我,很老实的一个人。所以子皮说,「使夫往而学焉」,让他去上任学习一下,边做边学,他也就更知道该怎么办事,「愈知治矣」,就更知道怎么样去治理。结果,「子产曰:不可」,不可以。为什么?底下说了,「人之爱人,求利之也」,人家喜欢一个人,那是希望对这个人有利。「今吾子爱人则以政」,现在您老人家,吾子就是对他的尊称,您爱人就把这个政事交给他。「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就好像一个都不懂得操刀、不懂拿刀的人,你就让他去割东西,「其伤实多」,那就很容易损伤他。

  「子之爱人,伤之而已,其谁敢求爱于子?」子,就是对子皮而言,子皮您老人家爱人,你喜欢他,结果就伤了他。他不是这个料,现在还没学成,你就让他做这个事,那就等于害了他、伤了他。那既然你伤了他,你喜欢他就伤了他,那谁还敢让你喜欢?所以,「子于郑国,栋也,栋折榱崩,侨将厌焉,敢不尽言」?说您在郑国,子于郑国,您在郑国是栋梁,中流砥柱。如果是栋梁折了,就像一个房屋,栋梁一折,它就塌下来,塌崩了。侨,就是子产自称,说我就将会被压在底下了,我哪里还敢不把话说尽?说出来给你听?对你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些子产跟他说得非常中肯。

  然后底下又说,「子有美锦,不使人学制焉」。底下举个比喻,你有漂亮的丝绸,是不会让别人用丝绸来学裁缝的。漂亮的丝绸,你怎么能够随便让人做为试验品?「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学者制焉,其为美锦,不亦多乎」?大的官职,大的封邑,那是什么?「身之所庇也」,就是来庇护自身。你现在反而去让那些学的人、学者去裁制,用这些东西来学习、来做试验品,那其为美锦,这种大官、大邑比漂亮的丝绸来讲,不就是价值要多得更多吗?言下之意说,你怎么能够还把这些大官大邑用来给人家做学习的用品?

  底下又说,「侨闻学而后入政,未闻以政学者也」,就是点到中心了。侨就是我,我听说学了以后,才出来从政,没听说是用从政来学习的。「若果行此,必有所害」,如果真是这么办的话,一定有所伤害。伤谁?伤你子皮,当然也伤了那个在学习的人。底下又说,「譬如田猎,射御贯,则能获禽。若未尝登车射御,则败绩厌覆是惧,何暇思获」?这又是个比喻。譬如在打猎的时候,打猎一般都是要射箭,射御贯,就是很熟悉射箭,还有驾车,御是驾车,这才能够获得猎物,禽就是代表猎物。「若未尝登车射御」,如果你没有登车射过箭的,驾过车的,那去打猎的时候,驾的这个车,只会担心害怕车会翻车,「败绩厌覆是惧」,是倒装,惧是惧怕,惧败绩厌覆,就怕失败、怕翻车,这种害怕充满了内心,「何暇思获」,哪里还有闲心思去想着获取猎物?就是说比喻。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