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九十三集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九十三集-上(视频版)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九十三集-上(文字版)

  尊敬的诸位仁者,大家好!请坐。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论语》。今天我们来看第十三篇,「子路第十三」,我们先看第一章,这一篇总共有三十章。第一章是: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

  这一章是孔子弟子子路,向老师请问为政之道,怎么样来办政治。孔子就回答他,『先之劳之』。这个先之就是为政者要自己身体力行,以身作则,身先士卒,这是先之的意思。劳之,就是教百姓、教朝廷上下要勤劳。在尧舜禹那个时代,尧舜禹都是圣王,他是前面那个国君选出来的,尧禅让给舜,舜禅让给禹,那个时代叫大同之治,孔子最羡慕的时期。尧舜禹之后,禹的儿子启继位,这就成为夏朝,本来是禅让的,结果禹的儿子启开始就成了家天下。这也是个因缘,因为禹本来也想禅让,结果选来选去,大家都觉得禹的儿子启是最佳的人选,所以不得不把天子的帝位传给儿子。大同之治,就这样结束了。到后来就成为小康了,夏商周都出现小康的盛世。

  这些圣王,包括夏启、商汤、周文王、周武王,他们都是先之劳之的圣贤君主,都以身作则。就像禹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治水的时候,跋山、涉水、泥行,可谓是艰苦备尝,那真是身先士卒,所以人民百姓,哪能说不敬佩他?他教导人民先是用身教,然后再用言教。所以《礼记o礼运篇》当中说到,「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人民百姓在那个大同之治,大家都是天下为公,没有私心,自己有能力就怕使不出来,怕它不从自己身上使出来,他不是为自己,真正是为万民,这就是「先之劳之」的理论依据。为政,如果真正如此来为政的话,那大同盛世也能出现了。

  结果子路听夫子的这个回答以后,又『请益』,他还要继续问,大概希望老师把这个问题继续阐明得更清楚一点,结果孔子答曰,『无倦』。这个无倦就是永不倦怠,这是补充说明先之劳之。我们要身先士卒,我们要勤劳,带领民众也要勤劳。但是不是干一二个月就没了,那就倦怠了。所以孔子这里提醒子路要无倦,永远这样做下去,真是死而后已。

  蕅益大师对这段话的解释,他说到,「先之,创其始也。劳之,考其终也。无倦,精神贯彻于终始也。」这个解释先之,是创其始也,创其始就是为民众创造一个好榜样,开风气之先。当然这是指行好事这方面的。为政者有君、亲、师三个角色,作之君,就是做民众的领导,带领人民走向正道,身先士卒,这是作之君。作之亲,这是做人民的父母,爱护百姓,关怀百姓,像照顾自己的儿女一样。作之师就是教育民众,《礼记o学记》上讲的,「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办政治最重要的还是教育,这是先之的意思。「劳之,考其终也」,这是自己身先士卒教导民众勤劳,自始至终都不倦怠。「无倦,精神贯彻于终始也」。先之劳之,这样的一种精神,这是我们讲到的勤劳、简朴、创业,走上正道,这个贯彻终始,政策一贯下来,不能够中途改变。

  底下引「卓吾云」,这是李卓吾先生,李贽,他讲:「请益处,便是倦根,故即以无倦益之。」这个补充得很有味道,子路说请益,夫子已经说了先之劳之,这是为政之道,他还要再问。换句话说,他还想在这当中找找有没有一点快捷方式。因为先之劳之,做人民的榜样,自己要勤劳,带动大家勤劳,这也是不容易的,有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一种为政之道?你看他问,这就是倦根。老师教诲,其实真正这一句话,你能落实了,你也能成为圣贤。这一句话还没落实,先要再问一问有没有比这更好的,这就是倦根,已经有懈怠的那个苗头出来。所以夫子以无倦益之,叮嘱他要无倦,就不要懈怠,这是对症下药。

  所以我们接受老师的教诲,听了一句就要把这一句落实;落实了,再问第二句,这就好。第一句没落实还想找第二句,就好比上楼,第一层还没上,就想跳到第二层,那怎么行?这就是不够老实。真正老实,老师说第一句,不用问第二句,立刻就是请事斯语,依教奉行,这才是真正的好学生。像颜回一样,颜回听懂了马上就「请事斯语矣」,依教奉行,老实、听话、真干,终身行之无倦。

  好,这是第一章。我们再看第二章:

  【仲弓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

  这一章是仲弓,也是孔子的一位弟子,他是德行非常好的弟子,他曾经去做过季氏的邑宰。季氏是鲁国三家最强大的一家大夫,他聘请仲弓去做邑宰,就是做宰官,所以仲弓就向夫子请问为政之道,这个也是为政的。结果孔子就答复他,『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三桩事情。你这三桩事情办好了,你政治就一定办得好。其实不光是治理国家,治理一个企业、领导一个团体,甚至你在一个家里面做家长,治家,都是一样的道理,都要把这三桩事情办好,才能够治理得井井有条。有司,是指邑宰之下的官员,他们是各司其事,各有各的分工,这叫有司。先有司,就是首先要办的事情,先在分配工作上要做好,谁该干什么,每个人干什么职务,每个人的职务都要清楚,分工要明确,办事要有序,这叫先有司。构架搭起来了,自自然然做事情就有条不紊。

  第二个「赦小过」,这个小过有两个说法。一个是先儒讲有司的小过,就是你下面部门的这些负责人,他们万一犯了小过错,你要赦免他们,就是不要常常追究不放,要宽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只要不是有心去犯的过失,没有原则性的错误,都可以宽容、赦免,让大家觉得这个环境很宽松,不会觉得那么大的压力,这样他能够发挥他的主观能动性,工作的积极性。如果犯一点小过失,马上揪住不放,批评指责,甚至扣奖金,加以处罚,这样大家觉得非常紧张,生怕把事情做不好,压力很重,这样积极性往往被打击掉,他不敢做事情。因为什么?做多了就错多,那不如不做。所以做领导要懂得宽恕。这是一种说法。

  另外一种说法是人民有小过,不是讲这些有司官员是人民,他们有小过失,也可以饶恕。实在讲,一个仁慈的领导,譬如说他管理这个县,他做县长,他发现人民百姓犯罪,他会怎么想?不是人民百姓的错,是我这个做领导人的错,我没有把他们教好,我没有把他们带好。像商汤,这是圣王,他看见自己的百姓犯了罪,他没有去指责百姓,反而指责自己。连天好久不下雨,干旱,他自己在那里罪己,就是我们现在讲的自我批评,百姓没有罪,自己有罪。他说「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百姓都有罪的话,那个罪都是我的罪,所以上天要处罚就处罚我一个人,不要连累我们的百姓。你看当他这样一发心,罪己,立刻天降甘露,感应不可思议,这才是仁君。仁君眼中看不到人民会有过失,他只看到自己有过失,他只改自己,所以赢得人民的爱戴和尊敬。这是赦小过。

  第三个是「举贤才」。贤才是有才能的人、有德行的人,对于这种人我们要特别重用他,请他出来办政治,能够将政治办得好,百姓得福。自己不论是多么贤能,假如手下没有贤才帮助你,那你也是枉然,你累死为止,还不一定把事情能办得很好。所以要办政治,一定要有一个好团队。团队怎么来的?《大学》里面讲,「有德此有人」,你自己有德行,自然就能招感有德行的人来到你的身边。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人跟你感召在一起。所以做领导的不要抱怨,我怎么就没有贤才?谁让你没感召?你真正是一个贤人,你有德行,你就能感召贤才。所以君子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自己反省自己,检点改过,自己提升了,自然你的境界就跟着转了。所谓举贤才,首先你自己要做贤人,然后自然有贤才来投靠你。

  所以仲弓下面又问,『曰:焉知贤才而举之?』这很多人有疑问,特别做领导的,我想得到贤才,我不是不想,那我怎么能知道谁是贤才?「焉知贤才而举之?」我怎么能够知道他是贤才,我来举用他?孔子这里说得好,『举尔所知』,这意思是说,就举那个你所知道的贤才,你知道他是贤才,你就举用他就行了。『尔所不知,人其舍诸?』你如果不知道那人是不是贤才,当然你就不认识他,你也就不能举用他。可是你自己真的是贤人,你能礼贤下士,你能贤贤易色,自然有人给你推荐。所以「人其舍诸」,人是别人,别人难道会舍掉他吗?这个诸,是之与的意思,或者之乎,人其舍之乎?这是反问。所以别人哪里会舍掉他?别人会向你推荐的。所以为政者,最重要考虑自己的德行如何,自己是不是真的贤贤易色,不能够是冒名的。

  你看卫国卫灵公,他就冒名。他想取得一个好名声,自己重视贤才,所以他迎请孔子到卫国。孔子就来了,结果卫灵公不是真的贤贤易色,他是好色轻德。他宠爱自己的夫人南子,南子比他小三十多岁,美貌、妖冶,卫灵公迷上她了,对她是言听计从,所以南子甚至干预国家大政,政要。所有的文武百官,只要没有经过她认可,那就甭想在卫国立足。孔子来了,结果怎么样?有一天南子邀孔子一起,跟卫灵公三个人出游,卫灵公就选择跟南子同一部车,让孔子在后面坐车跟着。这种行为就表示重视美色,不重视贤才。结果过街走巷的,很难堪,国人看到了,知道这卫灵公是假的,不是真正礼贤下士,所以夫子就离开了卫国。

  离开的时候就说了一句,「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我从来没见到喜好道德之人的人,如同喜好美色的人一样,喜好美色的人有,喜好道德的人没有。这是什么?有贤才来了都不能举用。为什么?自己不是贤人。所以后来卫国政变,卫灵公自己有责任,他政治没办好。没办好就是这三条中肯定犯了一条,都是自己的问题。所以《大学》里面教我们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想把国治好,你想让天下和谐,你首先自己要做到修身,而后齐家。你身没修好,你自己没有德行,你想齐家、治国、平天下,那是妄谈。所以这段话,结归在举贤才上。

  蕅益大师有一句点评:「仲弓独问举贤才,可谓知急先务。」仲弓是有德行的人,有智慧的人,他在这里问,实际上也等于问给大众听。夫子讲为政三方面,「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仲弓单单提出最后一条举贤才再问,而且问得非常到位,如何才能够举贤才?这是什么?可谓知急先务,他知道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首要、最重要的事情。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他知道这个是先务。确实国家没有贤才,那肯定就不能够得安定、得繁荣。大至国家,小至一个县市,都是这样。那么能举贤才,最重要的还是自己要做贤人,这个问的深义在此地。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