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一百零九集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一百零九集-上(视频版)

 

《四书研习报告—论语》第一百零九集-上(文字版)

  尊敬的诸位仁者,大家好!大家请坐。我们今天继续来学习《论语》。请看「宪问第十四」,第三十九章: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子曰。果哉。末之难矣。】

  这章记述了孔子在卫国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击磬」,磬是一种石制的乐器,就是石钟之类的,或者是石头的那种板,敲起来可以发出不同的音声。孔子击磬,门外有一个人路过,『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蒉」是草编的一种盛物之器,有点像那种小篮子,或者是小箩筐之类的;这个「荷」是担着。有一个担负着草编箩筐的人路过,在孔门门口路过,于是就听到了孔子击磬的声音,他就说,『有心哉,击磬乎』?这是讲击磬的人是个有心人。因为乐是心之声,奏乐器的人心里面有什么所思所虑,往往就能表现在他的乐器演奏当中。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得出来,要有很高修养的人,才能够通过这个音声体会到奏乐的人内心的思想。那很显然这个荷蒉之人他听出来了,所以发表这样的评论。

  『既而曰』,「既而」就是然后,就继续说到,『鄙哉,硁硁乎』,这个语气一转,他说「鄙哉,硁硁乎」,鄙就是讲粗鄙。硁硁乎是讲击磬的人,从他击磬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击磬的人是一个很坚强而又很固执的人,所以这荷蒉之人就用这个话来评论孔子。底下又说『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这个「莫己知」,就是人莫己知,别人没有人知道孔子。孔子满腔的抱负,很希望在当时这个乱世推动圣贤道统,弘扬圣贤的教育,恢复周公之治,但是没有人能够用他,没有知己。这个荷蒉之人懂得了孔子的心思,他讲得一点没错。「斯己而已矣」,这个斯己,就是孔子只有自己,他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已,他不必为人,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独善其身」的意思。这个话言外之意是说,孔夫子你只知道自己而已,不知道时代的环境,现在因缘不足,你的事业不可能成功,不必一味的去强求。

  底下这个荷蒉者又说,『深则厉,浅则揭』。这是荷蒉者引用《诗经》里面的诗句,「揭」就是把衣服提起来的意思,「厉」就是不提起衣服,直接衣服垂着,蹚着水过河。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水很深,那么你就直接不用揭衣服,把衣服垂下去,就这样过河,衣服湿了也没关系。浅的水,可能它只到膝盖,这算浅水,那你可以把衣服撩起来,把裤子也可以卷到膝盖之上,蹚着水过河。这个意思是讲水有深浅不同,所以涉水过河的方法也有不同。他说这个话也是一语双关,提示孔子你不必太固执,现在天下无道,应该去归隐,不要强行出来,出来你也成功不了。这个荷蒉之人他没有暴露姓名,肯定也是一位隐士,前面讲的「贤者避世……作者七人」,有七个人是孔子见到的隐士,说不定这个也就是一个。

  孔子听见了这个隐士的话,他又说到,『子曰:果哉,末之难矣』。果哉,就是果然能够人人像这个荷蒉者所评论的那样,人人都击磬击得硁硁乎,大家都是为自己实现圣贤的理想,不必看他人,也不必管现在适不适合。果然如此,个个人都如此,「末之难矣」,在天下推行圣人之治也就不难了。换句话说,孔子与这位荷蒉者他的抱负不同,荷蒉者是个贤者,但是孔子是圣人,圣人高于贤人,正在于他能够知其不可而为之。虽然天下无道,但是孔子仍然不做隐士,他不避世,还是这样努力的去推行仁义,推行圣贤之教,这一点就不是那位隐士所能比拟的。

  我们再看蕅益大师的评论,「既知音,亦知心,但不知木铎之意耳。果哉末之难,却与知不可而为之,作一脚注,可谓难行能行」。这是画龙点睛了。蕅益大师这里说那位荷蒉者经过孔门,从这个磬的声音听出孔子的心思,他能够知音。知音难求,千古也难得一个知音。这个人知音,知孔子之音,也知孔子之心,所以他讲的话把孔子的心思全说出来了。可是他不知木铎之意耳,他跟孔子还有一个差距,就是不知道木铎之意。

  什么叫木铎之意?前面《论语》里面「八佾第三篇」提到,那章是这样讲的,「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这个仪封人就是在仪地那里受封的一个小官,他要请求见孔子,就说了这个话,说君子到我这个地方,吾未尝不得见,我都会见到。所以跟随孔子的人,从者见之,给他引见了。这个仪封人见了孔子之后出来,就对这些弟子们说,二三子就是弟子们,何患于丧乎?你不用担心,夫子之道不会丧亡,天下现在是无道已经很久了,上天必定要以夫子为木铎,要赋予孔夫子这样的使命。

  木铎就是金口木舌的钟,敲起来很响亮,可以震彻一方。这个意思就说孔老夫子他出世,可以使衰亡很久的圣贤之教重新大放光明,这个是木铎之任,木铎的使命。真的如此,古德有谓「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如果上苍没有让夫子出现,万古就像长夜一样,大家还是在迷惑颠倒,不能接受圣贤教育。所以孔老夫子在这样的乱世出现,没有去做隐士。如果做隐士,我们不可能知道他。正是因为他在这个乱世里头知不可为而为之,因此为我们后世做了最好的示范。那个荷蒉者就不明白孔老夫子这种使命,所以不知木铎之意。

  果哉末之难,这是孔老夫子听到荷蒉者评论之后他说,如果人人都像我这个样子,那推行圣贤之教有什么难?末之难,就是不难了。就是个个都觉得很难,就不肯出来。那别人不出来,孔老夫子就直下承当,自己出来,希望自己做世间最好的榜样,「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这个比隐士更为难能可贵。所以蕅益大师说,果哉末之难,这一句夫子的话,可以做为知不可而为之的脚注。前面,子路在石门遇到了一个守门的人,那个守门人说了,孔子是一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人。天下虽无道,但是孔子还在行道、弘道。虽然不能够在当世兴道,但是后世就能够兴起来。

  你看到了汉朝,汉武中兴,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意见,独尊儒术,把儒家做为举国上下正统的学派。这是孔老夫子当年难行能行,所得到最后的结果,所以不能够觉得这个很难行就不行。尤其是在现在,要推广圣贤教育也是很有难度,相信这个难度不会亚于孔子当年。原因是传统文化教育已经衰了好几代,现在重新复兴起来,可能一代人的努力都不够,要二代、三代,好几代的努力,这才能够把传统文化复兴起来。老恩师,你看他一生五十多年讲经弘法不间断,我们才能看到现在圣贤教育,儒释道三家有开花结果。但是老人家也曾经对我说,现在我们希望能够复兴传统文化,我这代不行,他说你这代也不行,还得要好几代的努力,真叫前赴后继,这才能够把传统文化教育复兴起来。

  如果我们觉得这个太难了,断了这么多代了,我们现在再复兴不可能了,就不做了,去做隐士去了,独善其身,不肯兼善天下,这就不是孔老夫子一流之人,不是一流人物,没有木铎的使命,那孔老夫子不屑与其为伍。所以我们学儒就得学跟孔老夫子一样,他老人家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也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但问耕耘不问收获,你下的功夫不会是白费,虽然你未必能看到收获,但是可能几代人之后会看到收获。

  好,我们再看下面第四十章:

   【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

  这段是讲礼的。子张是孔子的弟子,引用了《尚书》的一句话来问孔子,『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这是什么意思?这个「高宗」,根据皇侃的批注,是殷朝(就是商朝)中兴的皇帝,名字叫武丁,这是很有名的「武丁中兴」。这个人德行很高,非常难得的一位帝王,所以称他为高宗。「谅阴」,《雪公讲要》里面讲,「诸注采郑康成说,指天子居丧所住的凶庐,本字是梁庵」。所以这两个字是通假字,就是跟梁庵是相同的字,那就是天子居丧的时候住的那个小房子。殷朝的高宗皇帝武丁,他的父王叫小乙,去世了,高宗就依古礼守了三年丧,这是《书经》里面记载的,他在凶庐里面守丧,守丧的三年中没有跟外人交谈,等于是闭关一样。所以子张问孔子这什么意思,因为这三年都不讲话怎么办政治?你是当王的,你怎么管辖这个国家?

  孔子答复,『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那何止是高宗,每一个古代的君王都是这样。『君薨』就是人君去世的时候,薨就是死了,君王死了,由太子继位,太子要守丧三年,丧期未满不能听政,政治就由冢宰来代理。所以『百官总己』,就是各尽自己的执事,都听命于冢宰。这个冢宰又称太宰,也就是以后说的宰相。所以这三年当中,太子守丧不问政治、不管国事,所有的国事由宰相来操办,这是符合古礼的。子张这样一发问,孔老夫子就把这样的一个礼教给我们说出来了。

  蕅益大师批注中说,「古之人皆然一句,伤今思古,痛甚痛甚」!孔老夫子讲这个古之人皆然,当然是藉古讽今,古人能做到,可是今人做不到,没有一个君王真正能够为他的父亲守丧三年,这个礼就废弃了。要知道这个丧礼是尽自己的孝思,敦人伦。如果人伦废弃了,这个孝思没有了,那这个德行就缺失了,那要想办好政治,难!夫子《论语》里面也讲到为政以德,办政治要用德行,没有德行,办政治办不好,那就会出现像春秋时代的乱世。所以孔子伤今思古,看到现在(就是当时)乱世的情形很伤痛,思念古时候的圣治,痛甚痛甚,非常痛心。

  我们现在可能有点不理解,国不能一日无君,你这君王躲在那个凶庐里面关起来,三年都不跟人讲话,不出来见人,那这国家不更乱了吗?其实这看得太浅,真正办政治,不一定说自己要亲力亲为,只要你自己真有德行,你这领导人有德行,你自己以身作则,把孝道、把伦常道德表演出来,举国上下自然安定。在《论语》「为政篇第二」里头,有这样一段话,「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有人问过孔子,你为什么不从政?孔子就回答说,「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孔子也引用《书经》,孝乎惟孝,这是赞叹孝道。孝是「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在《孝经》里面,孔子说古圣先王用孝道治理天下,能使天下和顺,「民用和睦,上下无怨」,这是先王的至德要道。从孝推展,在五伦里头就能够做到十义,孝友,友就是悌,兄弟之道是友悌,这是从父子之间慈孝而生出来的,所谓「兄弟睦,孝在中」。

  推行孝友这样的伦常道德,「施于有政」,就是有政者,统治的人、国家领导人带头这样做,那这不就是为政吗?所以孔老夫子他要做老师,把孝友伦常道德教给那些执政者,这就是孔子的为政。所以奚其为为政,何必要去做官才叫为政?换句话说,除了推行孝友、伦常道德这样的教育之外,孔子说还有什么说是为政?因此教育是为政之本。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