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一行禅师 菩提长老 帕奥禅师 佛使比库 法增法师 护法法师 吉祥尊者 坦尼沙罗法师 道澄尊者 隆波田禅师 阿姜查禅师 达摩难陀长老 恰宓禅师 隆波通禅师 向智尊者 圣法长老 阿姜李达摩达罗 阿姜摩诃布瓦尊者 班迪达尊者 德宝法师 德雄尊者 迦那卡禅师 焦谛卡禅师 觉音尊者 雷迪西亚多大师 罗侯罗化普乐法师 马哈希法师 明法尊者 明昆长老 那烂陀长老 毗耶达西法师 强帝玛法师 三界智尊者 舍弃我禅师 圣喜尊者 孙伦禅师 宗净法师 其他法师
坦尼沙罗法师文章
  • (坦尼沙罗法师)优婆夷清-那那容

    优婆夷清-那那容 与上座部佛教修证的社会动态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Upasika Kee Nanayon and the Social Dynamic of Theravadin Buddhist Practic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优婆夷清-那那容笔名高选隆[Khao-suan-luang],可说是二十世纪泰国最杰出的女性佛法导师。1901年出生于曼谷以西叻丕府一个华商家庭,她在一母所生的五个子女中排行老大,加上继母后来所出,则居八子女之首。母亲信仰

  • (坦尼沙罗法师)信仰与觉醒

    信仰与觉醒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Faith in Awakening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从未强求任何人报以无条件的信仰。对于生长背景中的主流宗教确作此强求的人来说,这是佛教最具吸引力的特点之一。对这一点特别有好感的,是那些反感于宗教组织的信条,支持科学实证观点,认为除非有可检验的物质证据、余皆不值一信的人士。在这种倾向之下,佛陀对卡拉玛人的著名告诫常被解读为,鼓励我们随順个人的喜好信或拒信。 不要仅听从报告、传闻、传统、经典、猜测、推论、类比、同感

  • (坦尼沙罗法师)无我,还是非我?

    无我,还是非我?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No-self or Not-self?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西方人了解佛教的过程中经常遭遇的第一个障碍,是有关 anatta的教导,这个词常被译成无我(no-self)。这个教导成为障碍,有两个理由。首先,没有自我这个观点与佛陀的其它教导并不吻合,比如业与轮回。假如没有自我,是什么承受业的后果,继续轮回? 第二,它与我们自己的犹太-基督教背景也难以吻合,后者把永恒的灵魂或者自我,当成一个基本前提。假如没有自我,灵性生

  • (坦尼沙罗法师)亲身实践——关于禅那境界

    亲身实践——关于禅那境界 回忆阿姜放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eeing for Yourself —A monk recalls his teacher’s bootstrap method for navigating the jhanas [简介] 本文原载于英文佛学杂志《三轮》2004年冬季刊。 我最初开始跟我的老师阿姜放学习时,他递给我一本禅修小册子,便让我去寺院后山上坐禅了。这本小册子是他的老师阿姜李写的,开头讲呼吸禅定方法,结束时谈到怎样用这个方法达到前四禅 。 以后的年月里,

  • (坦尼沙罗法师)涅槃的意义

    涅槃的意义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Nibbana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我们都了解火焰熄灭的情形。火尽烟散、寂然无迹。因此我们初次了解到,涅槃(nibbana/nirvana)这个词,作为佛教的修持目标,其字面意思是火焰的熄灭, 会感到作为一个灵性追求目标,很难想象有比彻底消亡这个形象更致命的了。不过,对于涅槃概念作这般理解,实际上是一个误会,并非在文字上,而是在形象上。对于佛陀时代的印度人来说,熄灭之火代表了什么? 绝对不是消亡。 We all know

  • (坦尼沙罗法师)解析辨识

    解析辨识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De-percep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Meditation teaches you the power of your perceptions. You come to see how the labels you apply to things, the images with which you visualize things, have a huge influence over what you see,

  • (坦尼沙罗法师)美国慈林寺简介

    简介美国慈林寺 曾银湖译于Deva Kuti 2001.11.4 ■ 美国慈林寺照片集 ■ 谭尼沙罗尊者(Ven. Thanissaro Bhikkhu)简介 1949 乔福烈.迪可拉弗(Geoffrey DeGraff )生于纽约绿港。 1970 元月(大学期间)参加由一个泰籍比丘和一位禅师教导的佛教禅修实验班。 1971 得到俄亥俄州欧布尔学院历史学士学位。 1972-1974 获得欧布尔先西认可,任教于泰国清迈大学。 1974 四月,遇见尊者阿迦芳.乔地可(Ajaan Fuang Jotiko)。

  • (坦尼沙罗法师)呼吸禅定引导

    呼吸禅定引导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A Guided Meditation by Thanissaro Bhikkhu 身体舒适地坐直,不要偏向前后左右。闭上眼、观想良好的祝愿。良好的祝愿首先要送给自己,如果你不能为自己祝福,对自己的幸福没有真诚的期望,就不可能真正为他人祝福。因此,这样告诉你自己: “愿我找到真正的幸福。” 要提醒自己,真正的幸福来自于内心,因此这不是一种自私的欲望。实际上,你在内心找到、开启了幸福之源,才能够向他人传送。这种幸福不依赖于从别人那里拿走什么。 现在,你要对

  • (坦尼沙罗法师)呼吸禅定步骤

    呼吸禅定步骤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讲于2002年11月,美国慈林寺 The Steps of Breath Medita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传授呼吸禅定时,所教共有十六步。这是经文中最详细的禅定指导。而呼吸则是他最高度、也是最经常推荐的禅定主题——因为呼吸不仅仅是心智借以安定下来集中起来的所在地,也是心智得以用来作分析的对象。那里是觉醒的洞见升起之处——心智对于呼吸有念

  • (坦尼沙罗法师)慈悲的教育

    慈悲的教育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Educating Compass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你若有亲友罹病或不久于世,我识得的人士中,当无人劝你寡情处之。人人同意,你应尽慈悲之心。问题是,如何把慈悲转为具体行动,此中少有共识。对某些人来说,慈悲意味着尽可能延续生命;对另一些人来说,意味着当生存质量低于某个水准时,由辅助自杀或安乐死终结生命。这两个群体并不承认对方以慈悲为怀。前者谓后者有杀生之罪;后者视前者冷酷无情。 对我们这些在两极间的混沌域界里摸索的

  • (坦尼沙罗法师)禅定在面对苦痛、疾病与死亡时的作用

    禅定在面对苦痛、疾病与死亡时的作用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Using Meditation to Deal with Pain, Illness 沼泽与居家被喷撒了致命剂量的杀蚊药滴滴涕。但如今,疟疾寄生虫产生了新变种,西药已无法对治; 蚊虫已对滴滴涕有了抵抗力,疟疾的死亡率再度回升。当你想把全副希望寄托在国家健康研究机构或绍克研究所研发出治愈艾滋病的神药或疫苗时,要记得这一点。 我很幸运。你们可以看见,我活了下来,但只有在热带病专家们提供的最佳疗法失败后转向传统医学,才得以活命。同时,我

  • (坦尼沙罗法师)拆解当下──正思的作用

    拆解当下──正思的作用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Untangling the Present ── The Role of Appropriate Atten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心智活动若非复杂,其困苦亦当单纯易解。佛陀在教导灭苦之道时,即可言简意赅──无论当下发生什么,以一圣道应其万变: 只需正念、只需正定、只需无反应即可。或者,知世人易于自解其惑,他毋需多方教导,也许说一句:“信赖你自己内在的本性与理解”,到此为止。不过,心智的活动模式并非如此

  • (坦尼沙罗法师)布施先行

    布施先行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enerosity Firs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几年前,阿姜苏瓦特在内观禅定协会指导密集禅修,我为他翻译。两三天过后,他转过来对我说:“我注意到这些人坐禅时及其生硬。”放眼望过去,满屋人坐着,无比严肃,板着脸,双目紧闭,好似前额写着“不涅槃勿宁死。” 他把这些人的生硬感,归结为多数西方人来到佛教禅修班时,对佛陀的其它教导无任何先行准备。他们没有按照佛陀的布施教导行过布施。他们没有按照佛陀的戒德教导守过戒。来到禅修班之前

  • (坦尼沙罗法师)精进之乐

    精进之乐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Joy of Effor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在解释禅定时,常常援引美术师、木匠、乐师、弓弩手、厨工的技艺作比较。他说,找到精进的恰当程度,就好比乐师为琵琶调音。解读心在当下的诸种需要——喜乐、稳定、还是激励——就好比御厨解读王子口味的能力。 总体上,这些比喻说明一个要点: 禅定是一种技艺,掌握它的过程,应该如同掌握其它回报丰厚的技艺一样,是令人愉快的。佛陀对他的幼子罗睺罗这么说: “当你看见,你以善巧方式 ——

  • (坦尼沙罗法师)辨识

    辨识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Percep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刚才念诵的一句——“那些不辨察苦的人”[Ye dukkha nappajānanti]——听起来有点奇怪,不是吗? 你以为人人都会辨察苦,不过这里用到的动词很重要。人人体验苦,但并非人人都辨察到它。“辨察”,意思是如实懂得,如实看见,直到能够放开它,终结它。 那就需要极其仔细的观察它。我们在生命中经历那么多苦,对它的仔细观察,偏偏作得那么少。我们的问题就在这里。我们对苦有许许多多的观念,但

  • (坦尼沙罗法师)退后一步看大局

    退后一步看大局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tepping Back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禅定时,很容易气馁。你在这里观气,就像阿姜李说的: “才只有四禅,你却掌握不了。” 心不停地溜开去,不管你如何下决心跟气待在一起,你发现自己到了别处。这个禅定经常好像不是在朝某个方向进展——光在东游西荡——你就会想: “这与涅槃不死有什么关系? 这与真乐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 ,你应当退后一步,从大局看问题。 这个大问题,当然就是你的心。不管你住在哪里,不管你去哪里,你这

  • (坦尼沙罗法师)自戒的陶育

    自戒的陶育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Culture Of Restrain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曾经把感官输入比作一头被剥去皮的牛[1]。不管到那里,一直有虫子钻进它的肉里。我们的感官透过眼、耳 、鼻、舌、身,在不停地吸收讯息。再加上心还有自己的感知,它吸收各种各样的主意。问题是,处在这一切当中,怎样才能够找到宁静? 答案是: 你必须有选择性。 佛陀把感官约束作为禅修的基本成分。我们往往以为禅修就是那个坐下闭眼就开始的东西,不过实际上,它一直在进行着。禅

  • (坦尼沙罗法师)社交焦虑

    社交焦虑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ocial Anxiety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在阿姜李的最后一次说法中,他把生命比作驾一艘小船跨越大海。海上的困难是,没有淡水。对我们多数人来说,禅修就像是停靠港口,找到一些淡水,存到船上。然后我们到海上去,发现水用光了,于是又得回到港口。结果是,我们走不远。如果不仔细,海风会把我们吹离海岸,那时我们会发现,一点水都没有了。 换句话说,禅定时,我们找到一种良好的安适感,一种内在的清新感。这就好比把淡水储存起来。不过,接着,

  • (坦尼沙罗法师)你内在的暴民

    你内在的暴民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Your Inner Mob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心就像一场市民大会: 有很多人,有很多观点。有时,那个市民大会秩序良好——人们通情达理,和气礼貌——但经常情形是,它会失控。人们开始叫喊,于是一种暴民心态控制了局面。如果你站在暴民的外面,很容易看出那些人的癫狂,可是如果你加入到暴民之中,有足够多的人相信,比方说,某人是女巫,结果有可能你会去点火烧她。等到一切结束之后,你会说: “哎呀,那是怎么发生的?” 心也同样如此。时不

  • (坦尼沙罗法师)自戒的技能

    自戒的技能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Skill of Restrain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人们经常问到,如何把修持带入日常生活。答案比较简单。很多人不爱听这个答案,但它确实简单: 那就是自戒[约束]。 自戒基本上有两种。一种是在行动上自戒。一种是在看、听、嗅、尝、触、思方面自戒——换句话说,既约束出去的东西,又约束进来的东西。这两种戒都需要相当程度的技巧。 拿感官约束来说: 怎样看,怎样听,是有技巧的。你要以不激发贪、嗔、痴的方式看事物。你要以不激

  • (坦尼沙罗法师)维持的工作

    维持的工作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Maintenance Work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令身就位。坐直,双手放在腿根。闭上眼。 令心就位。想着气,对气感有觉知。 看见了? 那不是太难。难的部分,不在于仅仅“做到”。难的部分是在维持: 令它停在[住在,呆在,定在]那里。那是因为心不习惯于就位不动,就像身体不习惯于就位不动一样。不过,比起身来,往往心动起来快得多,也擅变得多,因此我们必须对训练中真正难的部分,下更多的工夫: 使心呆在一个地方,在定中维持它。 阿姜

  • (坦尼沙罗法师)说事的心

    说事的心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Story-telling Min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我们大家都读过,禅定的修练如何可以借着对自己认同为“我”或“属我”的那些东西作如实细致的观察,解卸自我感。你在禅定时,本当进入当下,放下一切涉及过去、未来的主题,单只随着事件的升起,对之作观。不过,过去、未来之事,有些比较不容易放下。即使你可以在禅定中暂时放下,你出定时,还得回来,继续与之共存。 我们对人生事件的那些自叙,我们自言自语的那些说词:假如可以把它们整

  • (坦尼沙罗法师)互动的当下

    互动的当下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Interactive Present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当你定入当下时,有时会发现枯枝、石块和尖刺。或者在身内,或者在心内,你必须尽自己的力量对付它们。假若可以简单地遵循某种按部就班的指南——1、2、3、4,先做这步,再做那步,不需要你自己分析果报就会到来——那当然好。有时候,一些禅定书籍里的确有那样的指南,不过,心却往往不能够与之步调一致。理想情形下,你应该可以让心安定下来,静止下来,然后对付难题,不过,有时侯

  • (坦尼沙罗法师)想象

    想象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Imagin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心理学家对技术高手做过研究,试图了解为什么对于某种技能,有些人只是擅长,另一些人却是真正地精通。他们发现的规律之一是,为了真正地精通某项技能,它必须捕获人们的想象力。他们喜欢思考它。他们喜欢尝试不同的构思方式和着手方式,喜欢以不同寻常、出乎意料的方式运用这种技能。虽然我们往往不认为禅定涉及到想象力——甚至以为禅定是抵制想象的——实际并非如此。与其它技能一样,为了精通定,它必须捕获你的

  • (坦尼沙罗法师)一点,两点,多点

    一点,两点,多点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One Point, Two Points, Many Point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阿姜李有时讲到未能觉知全身之气的问题。他有时会建议,专注某一处,定在那里不动。他说,有些人觉得观身内不同地方的气感,太容易分散注意力。在观想手、臂、腿的同时,跟这些部位相关的其它念头可能会溜进来,把你带往别处。 他把这个修法比作开垦果园。假若你倾尽本钱,把整个园子一次全给种上,也许会发现自己做过了头。遇上几天干旱,那些树全部死去,

  • (坦尼沙罗法师)意向的坚持

    意向的坚持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ticking with an Inten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看见心何等擅变,是很可以令你自矫自戒的。你下决心做某件事,才过几分钟,就发现自己在往另一个方向走。有时候,是因为你看见原来的意向不如先前所想的那么明智,不过情形常常与此无关。那个原初意向无可挑剔,你却直角拐弯走掉了。这是怎么回事? 禅定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明察那里究竟在发生什么,你怎么会突然脱轨拐弯,心究竟对自己作了什么,才会放下一个好端端的意向,去某

  • (坦尼沙罗法师)护卫禅

    护卫禅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uardian Meditation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如果你曾经打开一本书查阅十二因缘,你的第一反应也许是把书合上,因为这个题目太复杂了。不过实际上,即使从你第一次看到的那些印象当中,还是可以学到某些好的基本课程的。首要因素是无明。它正是苦的发动者。当你以知见代替无明时,就把这条引向苦的因果链切断了。 因此,懂得这里要求的知见究竟是什么,是件好事——它就是四圣谛。这就是为什么提到八圣道时,正见一直被作为首要因素。正见的开

  • (坦尼沙罗法师)令心胜喜

    令心胜喜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laddening the Min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令心胜喜。这是禅定的一个重要技能。佛陀把它列为出入息念法的一个基本步骤。如果你的禅修枯燥起来,就会像发动机没有润滑油那样给卡

  • (坦尼沙罗法师)浸于身内

    浸于身内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Immersed in the Breath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Some people think that when the Buddha describes the five aggregates he’s describing what we are, but that’s precisely what he’s not saying. He’s saying that we’re not that. But the

  • (坦尼沙罗法师)定的三层次

    定的三层次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ree Levels of Concentra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阿姜苏瓦特曾经常说,入定就像入睡——只不过你不睡着。那就是需要窍门的地方。换句话说,怎样把心带入寂止,但仍然保持清醒? 入定基本上分三阶段进行。开始时,是普通的、日常的定层次。它叫做“刹那定”: 就是让你聆听事件、记忆事件、读一本书然后把读了些什么记得有条有理的那种定。那种定是我们都有的,它持续一刹那[瞬间]或者一系列的刹那。你也许会发现自己在溜

  • (坦尼沙罗法师)去,作禅那

    去,作禅那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o, Do Jhana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圣典有许多段落提到,佛陀——在解说修行道或讲到圣道修行的急迫性之后——要比丘们回去禅定。他说: “看,那里有树桩。那里有空居处。去禅定 [meditate]。不要以后追悔你们不曾禅定,不曾修练。”对于去禅定 [to go to meditate],他的用词是 jhāyati ——去作禅那 [to go do jhana]。 Jhāyati 是巴利文 jhāna 的动词。它与另一个

  • (坦尼沙罗法师)凝视的平稳

    凝视的平稳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Steadiness of Your Gaz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进入禅定的位置是不太难的。首先,使身体就位:腰背挺直,面向前方,闭眼,两手置于腿根。 接下来,使你的心就位:只专注气。气就在这里。你不需要花太多工夫到处找就可以找到。难的是使心在那个位置上不动,维持一股平稳的觉知。那是需要一些工作的,因为心习惯于不平稳。它习惯于到处跳。它觉得到处跳有某种娱乐价值。对同一件事物感到无聊了,于是就跳到什么新的事物上。 对

  • (坦尼沙罗法师)六元素

    六元素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Six Propertie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In English we have a very limited vocabulary for describing how the body feels from the inside. We feel “tingly” or we feel “heavy.” We have ants crawling on our skin or butterflies in our st

  • (坦尼沙罗法师)观察者

    观察者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Observer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有时候,入定很容易;有时候,它很难。不过无论难易,我们必须保持心的平稳。容易时,不可自满。如果你自满起来,禅定就会松弛,就像车上的螺丝松了一样。过一阵,它们开始格格作响,然后就掉落下来。另一方面,如果禅定不顺利,不要烦恼。对付这两种情形的首要原则都是保持心的平稳。要有一种极其明显的观察者——也就是心里只在观察发生什么的那个部分——的感觉,尽量与那个部分认同。 阿姜苏瓦特曾经提到过,自

  • (坦尼沙罗法师)审视你正在作什么

    审视你正在作什么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Watch What You're Doing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日日夜夜,飞驰而过,飞驰而过,我现在正在作什么?” 佛陀要你每天问那个问题,既为了防止自满,也为了提醒自己这场修持是在“作”[doing]。尽管我们静坐在此,仍然有一种“作”在内心进行着。有专注气的动机[意志],有维持那个专注的动机,有连续监督气与心的作为的动机。禅修总的来讲,是一种“作”。即使你在修练“无反应”、“成为觉知”时,仍然存在一个动机的成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禅修: 如何与为何

    佛教禅修: 如何与为何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How and the Why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禅修有两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如何”与“为何”——如何做,还有为什么做——因为禅修不仅仅是一门技巧。这场修练有个背景,只有当你在这个背景下审视修练,才能够真正懂得你是在做什么,才能够从中获得最大的收益。 关于“如何”,是相当简单的。就出入息念法来说,身体坐直,手置于大腿根,右手在左手之上,两腿盘起,右腿在左腿之上,把眼闭上。以上是令你的身体就位。令你的心

  • (坦尼沙罗法师)浴于气中

    浴于气中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Bathed in the Breath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When there’s a Dhamma talk, you don’t have to listen.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o stay with your breath. When the breath comes in, you know it’s coming in; when it goes out, you know it’

  • (坦尼沙罗法师)调入气中

    调入气中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uning-in to the Breath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When I first went to stay with Ajaan Fuang, one of the questions I asked him was, “What do you need to believe in order to meditate?” He answered that there was only one thing: the

  • (坦尼沙罗法师)行禅: 动中之止

    行禅: 动中之止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Walking Meditation: Stillness in Motion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在泰国,通常一位阿姜来到一座过去从未驻足的寺院,想察看比丘们修行有多用功时,就去看行禅道。如果那里扫得干干净净,并且明显地被踏出痕迹,他就把这作为一个好征兆。原因之一当然是,如果你去看坐禅的地方,是看不出久坐的迹象的,而行禅却会在土径上走出一条凹槽。不过还有一个原因: 行禅往往是被人们低估的一个禅修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们多

  • (坦尼沙罗法师)三辨识

    三辨识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ree Perception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几乎每一本有关佛教的书都会告诉你,三相[三特征]——无常相、苦相、非我相——是佛陀的核心教导之一。不过奇怪的是,你去查巴利圣典,“三相” 一词的巴利文 —— ti‐lakkhaa——却是查不到的。不管用圣典的哪一种电子版本,检索栏中输入比如 anicca‐lakkhaa[无常相],一概是查无所得。这个词在巴利圣典中不存在[1]。至于 dukkha‐lakkhaa[苦相]和

  • (坦尼沙罗法师)四梵住

    四梵住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Sublime Attitude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有关心之善法[善巧素质]的教导一贯成组地传授: 五[禅]支、七[觉]支,等等。即便那个永远适时的素质——念

  • (坦尼沙罗法师)定义念住

    定义念住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Mindfulness Define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原文版权所有 2007 坦尼沙罗比丘。免费发行。本文允许在任何媒体再版、重排、重

  • (坦尼沙罗法师)佛陀的“应该”

    佛陀的“应该”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Buddha’s Should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正定构成了道的核心。圣道的其它要素,作用有两个。一个是使你入定; 另一个是确保你不滞留在那里。换句话说,定本身是圣道上需要用到的一种“有”的状态。即便你最终要超越一切“有”,如果你不先把握这一个“有”,你就会在其它“有”的状态里漫游,在那里很难看见心的动态。正如佛陀所说,心在定中时,你可以亲见四圣谛如实发生。心不定时,这些东西你看不清。他说,非定是悲苦之道,不

  • (坦尼沙罗法师)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的事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Impossible Thing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镜中奇缘》[1]一书中有一个角色说,每天早餐前他喜欢思考两三件不可能的事,这样做有助于给他的心透透气。对我们禅修者来说,那也是一个不错的策略——每天思考两件不可能的事: 你将能掌握定,你将能尝到不死。 当然,严格说来,这些事并非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心里有不少声音坚持说,它们是不可能的。因此,时不时想想不可能的事,改变一下对话的调子,是有好处的。 要提醒自己,你的生命并

  • (坦尼沙罗法师)一言蔽之论修持

    一言蔽之论修持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Practice In a Word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本可以用几句关于涅槃空性之乐的鼓励性言辞,结束他的传法生涯,但他没有那样做。他的临终之言是一句告诫: “藉由appamada[1],成就圆满。”(SN6.15) “藉由appamada”的常见英译—— 诸如 untiringly/不怠地、earnestly/热忱地、with diligence/勤奋地,等等—— 转达的涵义是持续、坚定的努力。这些译法给

  • (坦尼沙罗法师)这条道有目标

    这条道有目标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Path has a Goal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佛陀在教导修证时,把它比作了一条道,言下之意之一是,这条道有一个可达的目标。你走这条道,是因为它会把你领到你想去的地方。道理似乎明显,不过我们却读到多少人在说,道路即是目标[the path is the goal],或者说,那是一条无目标之道[path without a goal]。那是什么道? 它谈不上是一条道。不知那些话怎么讲。 想一想佛陀追求觉醒的故事: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无常观的语境

    佛教无常观的语境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All About Change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无常[1]为佛家洞见之焦点——众所周知之下,已经衍生出一句耳熟的快语:“佛教不就是讲无常么?”不尽为人知的是,这一焦点有其框架; 无常既不是洞见的发端,也不是它的终结。本着追求真乐的愿望,评估无常,进发一问,乃是洞见之起点; 成就一种超越无常的福乐,方为洞见之终结。当这个框架被遗忘时,人们为此教说自创语境,并且常以为佛陀的上下文与之等同。目下归托于佛说的语境有以下

  • (坦尼沙罗法师)戒律的疗愈力

    戒律的疗愈力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The Healing Power of the Precepts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The Buddha was like a doctor, treating the spiritual ills of the human race. The path of practice he taught was like a course of therapy for suffering hearts and minds.

  • (坦尼沙罗法师)归依

    归依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Going for Refuge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The act of going for refuge marks the point where one commits oneself to taking the Dhamma, or the Buddha's teaching, as the primary guide to one's life. To understand why this commitment is

  • (坦尼沙罗法师)如何跌倒

    如何跌倒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How to Fall 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 常常有人问: 如何知道自己的禅定正在进步? 答案之一是: 当心滑脱它的业处[目标]时 ,你能把它越来越快地带回来。注意,答案并非是心毫不滑脱,而是: 心滑脱[的情形]当然会发生,这在修练过程中是正常的,关键是你对正在发生的事件警觉性在提高,脱离气之后,纠正该状况的速度在加快。 因此,习禅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学会如何跌倒。 据说合气道传授的第一事,就是如何做到跌倒时不自伤。目的是使你越

  • (坦尼沙罗法师)坦尼沙罗尊者 答佛教杂志读者问

    坦尼沙罗尊者 答佛教杂志读者问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2007年7月,美国佛教杂志《三轮》网络版的“导师问答栏”请读者向坦尼沙罗尊者提问,编者把收集到的问题转给尊者,请他答复后,在网络上刊出。笔者征得尊者同意,全文中译如下: 1.TK321问: 从佛教角度看,如何克服抑郁症? 祝福您。TK 答: 第一步,参与一些益己益人的活动。这样做,有助于你以一种肯定业力原则[直译:肯定善行价值的原则]的方式,与人类重新建立起联系。举个好例子: 下决心每天做一件布施。找那些显然用得上你的帮

  • (坦尼沙罗法师)正念的真义

    正念的真义 Mindfulness Defined by Thanissaro Bhikkhu(1) 作者:坦尼沙罗比丘 译者:梁国雄居士v1.4_2012-2-9 版权声明(2) 【译者引言】 在本文内,斜体字如Pali等是巴利文,正体字如Mindfulness等是英文。自从Mindfulness一字与佛教禅修挂钩后,它的隐含意义越来越多,加上不少创新的定义与解释,其含义益显复杂难解。Mindfulness之中译字眼也有许多 ── 如念(Sati)、念住(Satipahāna)、正念(Sammā-sat

  • (坦尼沙罗法师)印证心灵真谛——佛教的“厌离”与“清净”

    印证心灵真谛——佛教的“厌离”与“清净” [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Affirming the Truths of the HeartThe Buddhist Teachings on Samvega a chastening sense of our own complacency and foolishness in having let ourselves live so blindly; and an anxious sense of urgency in trying to find

  • (坦尼沙罗法师)开启佛法之门——礼敬在佛教思维与修证中的作用

    开启佛法之门 ——礼敬在佛教思维与修证中的作用 [作者]坦尼沙罗尊者 [中译]良稹 Opening the Door to the Dhamma Respect in Buddhist Thought 而一门技能的学会,则进一步要求具备这样一种能力:监视反馈,并且对如何随之修正行为作出抉择。佛陀在因果律上的诸种发现,解释的正是这些因素如何起作用,起的是什么作用。至于“如何”起作用,他是以一个因果公式来表达的;起“什么”作用,他是借着分析业——业的塑造因素,业能给出的果报范围——来表达的。 佛陀的因果公式,

  • (坦尼沙罗法师)阿姜放:觉知之心

      序言  我的导师阿姜放-育提可,1915年出生于泰国东南部尖竹汶府靠近柬埔寨边界的一户小农家。十一岁成为孤儿,辗转于多家寺院中被抚育成人,二十岁受比丘戒。然而,在开始学习比丘戒律后,他意识到自己所在

  • (坦尼沙罗法师)当你亲证之时──巴利经文的真实性

      "当你亲证之时 "──巴利经文的真实性[作者] 坦尼沙罗尊者[中译]良稹"When you know for yourselves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Pali Suttaby Ven Thanissaro Bhikkhu在斯里兰卡

  • (坦尼沙罗法师)作一位小说家,因为言语不真,是否是妄业? 根据想象构思故事,是否等于说谎?

    坦尼沙罗尊者答:小说的写作,只要你做到以下两条, 即可算是正业。 (1)你表明自己的文字是虚构的(譬如小说开端常见的本文所有事件人物纯属虚构的免责声明)那样,该小说就不算是妄语,因为你一开始就承认描述的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东西。 (2)你在写作时,带着不刺激读者的贪、嗔 、痴的动机。反之,你尝试激发起他们心中良好的素质,令他们在读完后不仅有所娱乐,而且更有智慧、更具慈悲等等。 更多坦尼沙罗尊者佛教问答 坦尼沙罗尊者佛学专页

  • (坦尼沙罗法师)为什么很难找到像诺亚-列维这样的导师? 他与听衆的沟通方式很有特色,让你不觉得自己是一位正欲入门的外人。

    坦尼沙罗尊者答:良师不能够批量生産。做一位良师需要诚实、正直具备你在一位善知识身上应当找到的一切良好素质。佛陀对此列出了四项: 信念、佈施、戒德、明辨。这些素质是不可能大规模生産的。如果你发现一位导师拥有这些素质,应当为之庆幸。常常有一位就足够了。只是要确保你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向那位导师学习。多数人度过一生,未觅得任何良师。 更多坦尼沙罗尊者佛教问答 坦尼沙罗尊者佛学专页

  • (坦尼沙罗法师) 怖畏的本质是什么? 是否有明智的怖畏? 怖畏是否总是关乎未来? 如果处在当下,是否会有怖畏?

    坦尼沙罗尊者答:怖畏有三种成分: 对危险的辨知,对面临该危险的虚弱感的辨知,以及逃脱的欲望。有些怖畏是明智的,比如当你意识到自己未脱老、病 、死,为将来不受苦迫的准备工作尚未完成时升起的怖畏。这种怖畏是明智的,因为它激发你审慎,投身于修行,使你能够放开置你于虚弱与险境的那些执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的目标之一是以平和心面对一切境遇,无情绪反应吗? 还是说,能够感受全部的情绪,但不执取它们?

    坦尼沙罗尊者答:有关情绪,佛陀最详尽的讨论是在中部137。他一开始,描述了如何利用悲哀、喜悦、舍离等情绪作为圣道助缘。(是的,哪怕悲哀也可以作为助缘,比如,当你想到自己尚未达到目标而为之难过时,该情绪激发你对修行付出更多的精力。)接下来,他描述了自己作为导师的相关情绪。他说,当他的听衆不听从他的教言时,他既无满意感,也无不满意感,他的心住于无扰、警觉。当他的听衆听从他的教言时,他有满意感,但即使那时,他的心住于无扰、警觉。因此总结起来说,彻底觉醒者是完全没有造苦的情

  • (坦尼沙罗法师)我修的是“无选择的觉知”[choiceless awareness]。据我的理解,只有体验,没有体验者。

    坦尼沙罗尊者答:除了一位彻底觉醒者,否则自我感在所有禅定层次中都以细微的形式存在。即使当我已经与对象融为一体时,仍然存在一种细微的自我感。因此,在禅修时你所要做的,是确保你的自我感有善巧性: 明智、慈悲、纯淨。 此外,你应当了解,佛陀从未说过体验者不存在。他也从未说过体验者存在。反之,他建议把注意力放在当下升起的任何动机的品质上,明察哪些动机激发苦、哪些不激发苦。如果你学会避离造苦的动机,这样做让你对更细微的动机所引生的更细微的苦处,越来越敏感起来,那么你的善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与佛教徒似乎在禅修时观想身体的可厌、肮髒。为什么? 既然它只是无常的俗定。

    坦尼沙罗尊者答:问题的关键不是身体,而是淫欲。想一想人们的心被淫欲控制时做出的种种愚蠢、害人之事。如果你想把自己从那种奴役中解脱出来,就有必要褪除旧的习惯即把淫欲的对象看成富有吸引力的旧习把那个对象看个完整,看清楚皮肤下面是什么。那样,当你的淫欲试图影响你时,你可以质疑它的真僞,你可以转过来直接看淫欲本身,学会观察它的运作。接下来,当你看见它如何地不可靠,它的诱惑与其过患相比得不偿失时,你就能超越它。一旦那个禅修法门完成了它的工作,你就不再需要它了。 顺便说

  • (坦尼沙罗法师)假定你发现修持中的禅定那部分使生活的其余部分更糟(例如更不耐烦、发怒),是否停一段时间比较有益?

    坦尼沙罗尊者答:把你的禅定方式拿来仔细审视一下是有益的,既要检查你带入禅定的动机(是否是为了逃避日常现实?),也要检查你的具体修法。有些禅定修法,如果你没有适当的指导,有可能激发起不善巧的情绪,因此你不妨以试一种比平静或舒适的法门,例如给howardmass讲过的观呼吸修法。 至于你的态度: 你来禅定,目的不应是逃避生活的其它部分,而是学习一些技能,用来面对生活的挑战,不受其苦。拿观呼吸为例: 一旦你在坐垫上学会如何以滋养性方式呼吸,在你离开坐垫,面对当日事务时,要试着维持那

  • (坦尼沙罗法师)禅修会使我成为更好的人吗?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读到,在亚洲,居家人禅修是很少见的。

    坦尼沙罗尊者答:你这里涉及了三个问题。 第一:亚洲佛教居家弟子是否禅修? 这取决于你所说的是哪一种佛教。在上座部国家中,认真的佛教居士都作禅修。至于绝大多数对个人佛教修持不十分认真的,他们当中也有人禅修。对每一个佛教居家弟子来说,无论亚洲也好,西方也好,问题只是: 对真正幸福的追求,他想多认真? 第二:多数人不做的事,是否就是有益的? 有许多善良、有益的行为,在这个世界上相当少见佈施、持戒、明智的自御,就说这几样不过那不说明它不是好东西。你不能把多数人做什么当成你在

  • (坦尼沙罗法师)我如何与一位导师确立师生关系? 是否直接问他愿意做我的导师吗?

    坦尼沙罗尊者答:首先,你对这位导师要有充分了解,确信他/她体现了四种素质: 信念、佈施、戒德、明辨。这就要求你仔细观察他的行动,你自己也努力培育这些素质。同时,把他/她的教导付诸实修,看看得到什么果报。如果遇到困难,就去问他。要注意他对认真的提问如何答复,因为这是对一位良师的重要检验。一旦你得到解答, 就把它用于实修。再遇到困难,回去再问新的问题。只要你觉得这样的关系对你有助益,就继续下去。那样,你不需要问,就已经确立了师生关系,假若后来发现出了错,也可以以最少的

  • (坦尼沙罗法师)如果对轮回重生持怀疑态度,是否仍可以视自己为佛教徒?

    坦尼沙罗尊者答:要看你是什么样的怀疑论者。如果你心里对轮回重生之说彻底关闭,认为那件事绝对不可能,那么就佛教当中你信奉的那部分,你可以视自己为佛教的同情者。如果你开明地认为轮回重生有可能成立,但自己还不确定,那么你可以视自己为佛教团体的成员。 顺便说一下,对于轮回重生,佛陀从未给出过经验性证明。他只给出了一个务实性证明: 把轮回作为工作假设,来做一项实验。你在作日常选择时,把轮回当作实有,在这个背景下作选择。看一看,这个实验促使你培养的意、语、行是善是恶,养成

  • (坦尼沙罗法师)对待囚犯,您的立场是什么? 最恶的人,难道也有一粒善种么? 这又如何影响您对死刑等方面的思考?

    坦尼沙罗尊者答:有关业力的教导表明,在每一个时刻我们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动机。这就意味着潜在地任何人都可以从他/她的错误中学习,作出改变自己行为[业]的决定。 如何对待囚犯,可以从佛陀对僧伽成员设置的罚过方式中找到相应的态度。这些方式包括: 批评、卸职、强制道歉、与整个僧伽隔离等。每一种情形下,处罚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违犯者改过,而不是为了报复。换言之,我们希望被处罚的人学会改正自己的行为。我们不是要让他为自己的错事作出偿还。然而,佛陀也知道有些人尚未准备好改过自

  • (坦尼沙罗法师)感谢您藉着写作与开示提供的教导。我是一名癌症科医生,正在试图理解: 如何把业力的教导应用于疾病的苦痛?

    坦尼沙罗尊者答:事情并非是,各人有一份业力的单本帐目,我们看人时,看见的是他们过去所有善业恶业的总帐。而是,我们应当把每一件旧业看成一粒种子,并且记得人人都有一个巨大的种子库。有些种子发芽快,有些长久随眠。同时,每个人随着每一个有动机的行动,又在继续制造新的种子。任何一个时刻我们看到的,只是那些当下正在发芽与结果的种子。我们不了解那个果报会持续多久,是否还会有与之相克的其它种子正等着压倒我们当下所见的种子。 就疾病来说,这意味着,疾病的痛苦是那些正在异熟结果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如何帮助戒除酒精与尼古丁的瘾习?

    坦尼沙罗尊者答:瘾习的对治与抑郁症的对治,方式差别不大。因此你不妨参考对TK321提问的答复。 禅修特别是观呼吸能使你在身体出现某些症状、引发酒精或尼古丁的瘾欲时,为你提供身体舒适感的替代性渠道,不跟着那些症状走。它也给心提供一个安居处,让心得以从那个角度,对推

  • (坦尼沙罗法师)佛教对于培养良好的新习惯,放弃旧时的坏习惯?

    坦尼沙罗尊者答:我在对TK321与elizabethg的答复中讨论了一些基本的原则,因此不妨参阅。在此再讲几条原则: 首先,亲近持良好习惯者。 第二,向这样的人请教,他们是如何培养那些习惯的。坦率告知自己在戒除陋习时遇到的困难。 最后,学会客观地审察你自己的行为[业],注意你的

  • (坦尼沙罗法师)有什么办法在日常世界中有效地生起耐心?

    坦尼沙罗尊者答:首先,确定你不在给当下,增添过去与未来的重负。换句话说,不要一味想这个不可忍受的情形已经持续了多久 ,也不要推测它还会持续多久。否则,你会使当下沉重不堪,趋向崩溃。 因此,只专注你当下面对的事件。此时此刻,你能忍受么? 那样就把问题引向第二点: 你

  • (坦尼沙罗法师)我们为何说谎? 故意谎言被揭穿的恐惧,继续欺骗的需要,对真相的回避: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坦尼沙罗尊者答:因为有时候我们从说谎中获得近期利益。未修练的心有一个普遍倾向,那就是,选择凡是它能找到的权益之计,也就是寸光之利。 正如佛陀所说,智慧不单是一个了解某件事给出的果报将会是善是恶的问题。它更是指一种决策能力: 某件事即使你不爱做,但自知将引生善

  • (坦尼沙罗法师)有人说佛教没有神;又有人说佛教是有神的。西方人被无神说所吸引,这是否是西方人误解?

    坦尼沙罗尊者答:神祗在早期经文中是有的,但不是作为崇拜的对象,也不是必须服从的权威。他们与佛教所要解决的真正问题如何修心,使之不再造苦基本上是无关的。 早期经文中提到的神祗,范围之大,从类似于[西方传说中的]仙人、天使的树精与天人,一直到自以为是宇宙缔造者的梵

  • (坦尼沙罗法师)关于祷告。当我们祝愿他们得到护佑安宁时,我们应当祈祷么? 向谁作祷告?

    坦尼沙罗尊者答:佛教至少是佛陀教导的佛教没有任何你对之祷告的对象。然而,佛教的确建议你,应当把把他人包容在心,祝愿他们幸福、安甯。这项愿望特别是心处于高度入定状态下发愿时力量比你所想象的还要大。它在世界上制造出更好的气氛,当你有意识地给他人以良好祝愿时,你

  • (坦尼沙罗法师)我想把行为或思维的福德,转送他人,有可能么? 该怎么做? 谢谢。

    坦尼沙罗尊者答:一般来说,福德的转移要求: (1)行福德者把一件善业的福德回向给另一人。 (2)而另一人,在得知前者的善行时,有赞同之意。 如果另一人不知道、或者不赞同,该福德就没有得到转移。不过,你可以祝福他人,不论他们知道与否,都能够利益他们。如果你与另一人的关系

  • (坦尼沙罗法师)对于在现实的虚幻之中确立意志奉行他的法,佛教徒又怎么解释?

    坦尼沙罗尊者答:佛陀从未说过世界是幻觉。他的言教当中看上去离那句话最接近的,是他说,如果你在受、想、识等东西里寻找任何实质性的精髓,就好比在一团泡沫、一个气泡、一座海市蜃楼、一株香蕉树、一场魔术表演当中寻找实质性东西一样。他并未说这些东西不是真的即使香蕉

  • (坦尼沙罗法师)虽然我似乎懂得了缘起和空无内在实质性的概念[缘起性空],我却不喜欢empty[空性]这个词。您能建议别的

    坦尼沙罗尊者答:不谢。 佛陀以两种方式使用空性这个词。从禅修角度,他讲的是定的精细层次,在其中空无低 等定力层次里存在的细微张力与扰动。从感官体验角度,他讲的是,我们的官感与其对象都是空无我或属我换句话说,那里没有什么内在的我或我的。 至于蕴涵空无内在本质[性

  • (坦尼沙罗法师)当今这个时代,彻底觉醒是否可能?

    坦尼沙罗尊者答:我不能替其它传统发言,不过在泰国林居传统当中,有数位阿姜有些相当年轻被承认已证得彻底觉醒。因此它仍然是可能的如果你全力以赴。 更多坦尼沙罗尊者佛教问答 坦尼沙罗尊者佛学专页

  • (坦尼沙罗法师)您对印度教的“不二”之道[Advaita path]有什么想法?

    坦尼沙罗尊者答:佛陀教导说,以任何方式定义自我哪怕以纯淨的意识、或是佛性、还是别的等于是限制你自己。而且这样做,妨碍你观察自己内心因果的运作方式。你若自认性恶,就不会相信自己有培育善法的内在资源。如果你自认性善,则难以理解心的善恶状态何以不稳定、有赖缘起:

  • (坦尼沙罗法师)经常看见[觉醒]、[开悟]、[涅槃],这几个词被替换使用。它们是否真的可以互换吗?

    坦尼沙罗尊者答:Awakening和enlightenment,这两个词都被用作巴利文/梵文bodhi一词的英译。菩提尊者[Ven.Bodhi]或许可以说对这个词具有专门的兴趣?,他选用 enlightenment,因为巴利圣典中bodhi一词经常与光的比喻相关。我选择awakening,既因为它最接近bodhi的巴利词根的涵

  • (坦尼沙罗法师)丈夫对色情材料有瘾癖。但我找不到可以帮助他的佛教网站,您可否介绍一二?

    坦尼沙罗尊者答:传统上,佛教对淫欲的对治是观身不淨: 看清楚,一切人体即使是表面上最具吸引力的人体是由种种丑陋部分构成(想象把你的所有内肠取出,展示于餐桌的情形); 并且,观想一切人体都不免将化为死尸。若想更多了解这个禅修法门,可以在网站有一组死亡腐烂的尸体图片

  • (坦尼沙罗法师)从佛教角度看,如何克服抑郁症?

    坦尼沙罗尊者答:第一步,参与一些益己益人的活动。这样做,有助于你以一种肯定业力原则[直译:肯定善行价值的原则]的方式,与人类重新建立起联系。举个好例子: 下决心每天做一件佈施。找那些显然用得上你的帮助的人作佈施不管是金钱上的捐赠,还是时间、知识上的贡献。一次不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 往生有佛之缘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3051807号-7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  |  佛教论坛  |  佛教电影  |  佛教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