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楞严经 金刚经 华严经 地藏经 心经 六祖坛经 成唯识论 十善业道经 楞严经 涅槃经 阿弥陀经 无量寿经 盂兰盆经 观无量寿经 俱舍论 药师经 楞伽经 解深密经 八大人觉经 法句经 胜鬘经 维摩诘经 大宝积经 摄大乘论 大乘起信论 瑜伽师地论 普贤行愿品 圆通章 圆觉经 四十二章经 佛遗教经 普门品 占察善恶业报经 大智度论 吉祥经 大乘百法明门论 妙法莲华经 阿含经 菩提道次第广论 中观论 现观庄严论 佛经名句 佛经入门 佛经问答 佛经原文 佛经译文 佛经注音 佛经讲解 其它经论 大藏经 阿含部

第3课丨烈日炎炎,你想到了什么?(内附视频)

楞严经 | 发表时间:2019-05-17 [投稿]

 

以下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编辑而成,请观看视频学习

- 烈日炎炎,你想到了什么?-

  这一段从,若以分别,我说法音,为汝心者,此心自应,离分别音,有分别性,一直到云何为主?

  这一段话大概是什么意思呢?是说阿难,你不是分不清什么是你的心吗?如果你觉得,佛在说法,如果你认为听到我说法,能分别法义的分别心,是你的真心的话,那么这个心,应该离开所分别的声音,也就是离开我讲法的内容以及给你的感受,而有别的分别体性的存在。

  我在讲法,大家都在听。离开我讲的法,这个能听和能分别的功能,应该还在,就是我们的见性。好比:有个客人,寄居在旅亭里边,呆一会儿就走了,他不会常住。这个客人就等于我讲的这些,所有琳琅满目的概念之法。但是掌管旅亭的主人不会走,意思就是,你能听我讲法的这个能听的功能不会消失。

  而现在你要找真心的话,这个真心就是分别心的话,那么它就不应该离开我所讲法。可是我讲完了,他就没有了。他应该常在的,是不是?,现实中,如果离开了声音,就没有你能分别的体性存在。比如:我这会儿坐在这儿不动了。你们还分别讲的什么法,分别谁去呢?就没了,分别的心性就没了。

  我们再做一个实验,比如:我现在讲一个词“烈日炎炎”。这个词你们已经分别到了,它是一个成语,你的妄想里边已经听明白了。你下意识地分别什么?烈日炎炎就是:比如晒,比如热,比如出汗,这一系列地就跟进上来了,这么一个状态。你的分别心起来了没有?

  再讲一个“冰天雪地”,你下意识地会分别什么?白茫茫的,都是枯树叶子,落日,冷清清的,厚衣服,大家都穿的老厚老厚的。就这些分别,我说冰天雪地的这些分别,也跟着起来了,对不对?

  现在,什么也不说了。你刚才分别我说话的这些作用,哪去了呢?还有吗?没有,可是如果你一旦是真心的,就算我说的分别法没有了,你能分别的这个心还得在。可是现在只要我说的分别法没了,能分别的心也就跟着就灭了,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这里要破除你分别的妄心:这个客人就比喻我们能攀缘的识心,六个意识的识心;旅店,旅亭就比喻我们的六根;这个主人,就比喻我们本有的识性,本有的这个妙性。如果你的识心遇到适宜的声音,你的心就暂时停留,外界的这个尘境一旦灭了,你的这个能分别的心,识心也就自然消灭了。

  所以,如果你所能分别的识心分别性,能认为是真心不灭的话。为什么离开声音,分别就没有了?这是佛对阿难讲的。斯则岂为,声分别心,分别我容,离诸色相,无分别性。就是说这个道理,岂是局限于你听我的声音,有你的分别心。你不是前面看见我的容貌也有分别性吗?可是离开这个分别的色相,我的容貌没了,死了以后,能分别容貌的心也没了。

  他要往深里讲了,佛这里讲到什么?如是乃至,分别都无。乃至一切外在的分别都不存在了,到非色非空的境界。比如:非想非非想天,离开六尘粗重的相,所以叫做非色。还有一个寂静的细境,清净的感觉在,所以叫做非空。就是独头意识,一个人沉浸在所谓的禅里面,哪怕到了这种地步。就跟拘舍离一样,以为没有一个分别的体性存在,其实是错误的,那个时候他还有分别性。

  尽管到了这个地步,你的分别心性,还到底是在还是不在呢?因为现在,前面阿难讲到,以分别法音为心,那么这个心就应该离开分别而常在,可是我现在给你讲,你不但你听我的声音,见我的容貌,包括你哪怕修到拘舍离,道外修到冥谛了,外在的影响好像很淡了,可是你的意识的分别,你还在。

  你能分别的那个心,以为是还在,其实还在,还是在冥谛里边,你认为是万法的本源。但是尽管还在,离开了冥谛本源的法尘。你的意识一样没有了分别的体性存在。就是只要你分别的时候,他才能在。没有分别了,我没有说分别法的时候,你的心就不在了。

  可是问题是,如果他是你的真心他应该始终都在,不会到没分别的时候不在,整个这段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他主要想讲一个什么问题呢?他讲到你这个心升起来的时候就在,没有的时候就不在了,还回去了,我们不是在讲显见无还吗?就是说这个东西升起来的时候你出现了,没有了就还回去了,可是本来这个见性他是没有还的,上面这段话就是破这个缘心有还,就是起的分别心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还原回去,分别起来的时候你出来了,分别还回去的时候,你的分别心也还回去了,就是这个意思。

  下面就要开始显见性无还,见性是从来没有还的,所以上面讲到离诸法缘无分别性,则汝心性各有所还,云何为主?就是你的分别心,没有分别的时候,你的分别心也分别不起来了,就还回去了,怎么能说这是你本有的心性呢?

  阿难言: 若我心性各有所还,则如来说妙明元心,云何无还? 惟垂哀愍,为我宣说。

  假如我分别性都有还,那么佛要指陈我妙觉明性没有还的,怎么会没有还呢?望佛慈悲,为我宣说。

  佛告阿难:且汝见我,见精明元。此见虽非妙精明心,如第二月,非是月影,汝应谛听。

  这句话又特别重要,为什么?这里佛告阿难:且汝见我,见精明元。首先要知道什么是见精?楞严经越讲越涩,为什么这里叫见精明元呢?为什么又加了一句叫此见虽非妙精明心?我们都知道,本有的佛性就是妙精明心,又叫真如,又叫妙精明心真如本体。这个东西,是我们本有的觉性,它是佛证到的一个究竟清净的状态,为什么我们现在转为一个凡夫呢?还记得一念无明吗?一念无明心,妄想心生起来的时候,就会熏这个真如本体,在里面掺和。

  这个真和妄,一旦一掺和就会翻为一个第八识:阿赖耶识。真妄和合,无名一搅和,就开始翻为染污的了,就是阿赖耶识。但是阿赖耶识的染污是有个程序的,他是怎么转染污的?阿赖耶识它有见分和相分,我们现在已经完全投入到染污状态的时候,就是见分和相分,见分完全执以相分为实,相分又给见分作为支撑,相互之间和合在一起产生了许多妄知妄觉。

  但是在阿赖耶识的见分还没有染污相分的时候,仔细想想,感觉一下,比如:我眼睛闭了、睁开,可是我能见到的见性,好像只要我能守得住的时候,就好像说没完全扑进去。只要我坐立起来的时候,这个见性,灵光不昧的见性,只要守在这个层面的时候,好像外在的影响是不是小了? 阿赖耶识的见分和相分,见精的状态在哪里呢?就是阿赖耶识。

  虽然能见的见分,已经升起来了,有妄想了,已经不属于完全清净的妙净明心了。已经妄的这个层面了,但是他还没有去跟相分,就等于还在暗恋着,知道我喜欢他,将来要跟他去结合,可是我现在还在这儿矜持着执守的时候,没有完全投入进去,大概是这个意思。

  这个时候就叫做见精,如果我们能够依见分的见精而修,就慢慢可以克期取证,到绝待的妙明真心的状态,如果我们不依见精,完全由见分投入到相分里面,以这种攀缘心求法,就永远都难证菩提。这是楞严经里最可贵的一个关口,这里他明确提出来了。

  且汝见我, 见精明元, 此见虽非妙精明心, 但是如第二月。

  这段非常难理解,什么叫第二月呢?第二月是指我们用手指把自己的瞳孔压迫一下, 压迫的时候这个瞳孔失位的时候,看什么东西的时候就成了两个影子了。就像布这么晃一晃,看什么东西就成两个影子了一样,但是第二月跟本有的月亮是一个月亮。他就是闪忽了一下子,闪忽出了一个轮廓,我们看的时候好像成了两个月亮,所以这里的第二月就有比喻。

  楞严经里讲过三层月亮的意思:

  第一层指的天上的真月,就是我们的妙精明心,这是没问题的。

  第三个月亮指的是水中的月亮,就等于说我们六识妄想向外奔腾,幻影幻觉,水里的月亮是不存在的。

  但是中间这个比喻,第二月,就是指见分的见精,阿赖耶识见精的原理。

  见性没有落到分别的时候,就是第八阿赖耶识的见性没有落到分别的时候,但是他虽然没有落到分别,还是有一个能所相对,就是总的我去执着,可以这么理解。

  相似的,总的我去执着了,还完全没有执着上,可是我已经知道我是能执着,是所执着。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投进去的执着,就等于第二月。一旦我把压眼睛的这个手一放,马上就恢复成一个东西,就等于阿赖耶识,这个见精就恢复成妙净明心了。

  所以这里最宝贵的:如果我们能仰观天上的真月,一放手立即见到的是妙净明心,真月,但是现在因为有一点点无明一熏,阿赖耶识见精就显现出来了。虽然是有妄的分别,可是他没有完全投入进去,显现成是水中的妄月。所以这个思路我们一定要理清。

  佛为什么给大家,打这个比方呢?就是如第二月,非是月影,汝应谛听,今当示汝无所还地。就是说你的见精元明,这个见性,的的确确没有一个地方可还。如果我自己理解,真正要还,来还原本有佛性。那么本有佛性在能还所还的状态,它没有个具体的能还所还的状态,所以它从那里去还呢?就是还原成原来的原味。

  所以下面的这一段话,有助于理解刚才的义理。

  开始就讲了,阿难,大讲堂的门,洞开,朝着东方的时候,当太阳升天的时候,就有光明照耀的相,这是叫明相。

  晚上黑夜的时候,有一遮,云雾遮隔,天气昏瞑、暗影,就有一片昏暗之相,这是暗相。

  透过门窗的缝隙,见到了通相,门窗之间不是有通吗?墙壁之间,由于内外不通,所以就关着,有壅塞之相,叫塞相,就是不通。

  人的感官分别之处,就见种种的境界,缘法差异之相,这叫做异相,这就是讲到的分别之处,则复见缘。

  顽虚之中,遍是空性,就是在冥顽的虚空之中,则见到的遍是空性。空的感觉,当然不是佛法里讲的空性。

  郁勃之象,则纡昏尘,就是积集的尘土飞扬的状态,看见的是萦绕的昏浊尘相,这叫做浊相。

  雨过天晴,澄霁敛氛,又观清净。雨过天晴以后,空气中的脏东西没有了,又看到了清净之相,这叫做清相。

  总共这么多的相,阿难,这八种的变化相状,现在各各归还他们本有的生起之处。下面就是归还本有的生起之处,什么是所生起的、它所生起这个、所生因处呢?

  阿难,这些变化现象中,比如:光明归还于日轮,因为没有太阳,就没有光明,所以光明是属于日的,所以要归还于日轮。

  这样的话,月亮,就是暗相归还于黑月,晚上,归还于暗相。黑月,我们有明月的月,初一到十五,十五到初一,中间不是有半月半月吗?有时候叫黑月,就是月亮特别暗的时候,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那个黑月。就还归还于黑月。

  通相就是门隙户之间的,归还于门窗,所以他才能通得过来。壅相,归还于墙壁,浑沌的尘土,浑沌的还归还于尘土。清明之状,还归还于晴天。所以一切的世间现象,大概都不能出此八类。所以我们见的明暗塞通,日月山河,都不能出此八类。

  这八种现象,他们都全部各有所还,但是,你现在告诉我,你能见这八种现象的见精明性,你该还给谁,往哪儿还?还到哪里去?就是这个意思。后面讲到,当欲谁还,何以故?若还于明,则不明时,无复见暗。就是如果你这个见精,如果你在见明的时候,你说是从明来的,从光明来的时候,那么,你的见相,见性,如果随着光明灭,你当应该就灭掉了,不能够黑暗来的,你还能见到黑暗。

  因为,你随着光明生起,就会随着明灭相。明灭了以后,暗生起了,你怎么还能见到暗呢?所以这个见性是依着光明生起,还于光明,是不对的。所以,包括暗,通,壅等等这些种种差别之相,你的这个能见之性,却完全是湛然寂照,如明镜当台一样,没有差别,从来都没有变过。

  所以虽明暗等,种种差别,见无差别,诸可还者,自然非汝。这不是你的真心,本妙、本明、本净真心,这不是能还的,决不是,但你自己又丧失了不生不灭真心,才枉受轮回了。

  如果不还的真心,不是你的真心,还是谁的真心呢?这里说,不汝还者,非汝而谁?所以只知道你本妙的明心,他是本来清净的,你现在自己在这儿迷闷,汝自迷闷,就是你自己以妄见妄,才丧本受轮,丧失了本有的妙明心,而枉在轮回之中,生死苦海中,被漂溺。所以,是故如来,名为最可怜愍者。

原标题:修行忌讳“望梅止渴”,你悟到了吗?丨《妙藏真如性》3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庙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沪ICP备05053011号-1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