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楞严经 金刚经 华严经 地藏经 心经 六祖坛经 成唯识论 十善业道经 楞严经 涅槃经 阿弥陀经 无量寿经 盂兰盆经 观无量寿经 俱舍论 药师经 楞伽经 解深密经 八大人觉经 法句经 胜鬘经 维摩诘经 大宝积经 摄大乘论 大乘起信论 瑜伽师地论 普贤行愿品 圆通章 圆觉经 四十二章经 佛遗教经 普门品 占察善恶业报经 大智度论 吉祥经 大乘百法明门论 妙法莲华经 阿含经 菩提道次第广论 中观论 现观庄严论 佛经名句 佛经入门 佛经问答 佛经原文 佛经译文 佛经注音 佛经讲解 其它经论 大藏经 阿含部

第36课丨眼睛一闭一睁,世界怎么不一样了?(内附视频)

楞严经 | 发表时间:2019-08-10 [投稿]

 

以下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编辑而成,请观看视频学习

  如重睡人,眠熟床枕。其家有人,于彼睡时捣练舂米,其人梦中闻舂捣声,别作他物。或为击鼓,或为撞钟,即于梦时,自怪其钟为木石响。于时忽寤,遄知杵音,自告家人:我正梦时,惑此舂音将为鼓响。

  阿难,是人梦中,岂忆静摇开闭通塞?其形虽寐,闻性不昏,纵汝形销,命光迁谢,此性云何为汝销灭?

  这是佛又给阿难说了,好比:一个熟睡的人。佛讲法,就是了生死。为什么说了生死法呢?刚才的状态这个例子是什么呢?是我们在醒着的时候。现在这个例子是我们在什么呢,睡着的时候。

  这是一个小的实验,如果把这个实验放成一个大的我们的生死场的话,刚才的实验就是我们生的时候,这个实验就是我们死了以后。刚才的实验就是我们显的时候,实验就是我们名为死了隐的时候。

  《地藏经》里面存亡利益品,就是刚才是在我们自以为生存的时候,现在的实验是以为我们亡后的时候。这一段是不是存亡利益品呢?跟《地藏经》的存亡利益品一模一样的,利益存亡

  你以为是存就是生,亡就是死,他就要把生死间永远不变的佛性给你提炼抽出来。所以这一段话你看,好比:熟睡的人,这个你们都有经历,可以明摆着的说。我们在睡着的时候,正在睡熟的时候呢,旁边有个人在敲响动,比如:他钉钉子、捣鼓,这里讲到的是捣练舂米。

  六祖惠能大师那会儿到了道场里面,就让他干这活。干得没完没了,他都受不了了,去问五祖,我什么时候是个头。就是捣米,东北也有,在石槽子里面,把糯米拿一个木头的这样去捣。好像越在北边的这,好像是哈尔滨以北,也有这样的。

  这个是一个具体的,这就说明当时印度也是这样。具体就是如果我们正在熟睡的时候,其他人有在那儿弄出来一点声音,如果睡梦中半梦半醒,自己睡得糊涂,也不知道他是在舂米,就会错以为,也许有人在击鼓,也许有人在撞钟,甚至是梦里面还又自己再梦一个梦,这里梦里边有人在敲打,敲锣打鼓的在干什么一样。

  但是,声音就是这个境界中的声音,只不过说我们睡梦中,又把这个境界中的声音给它重新演绎了。这也是妄心,妄心可以把那个境界演绎成这个境界。可是演绎来演绎去,最后什么呢?他听的闻性不管你在醒的时候睡的时候,这个闻性就没有灭。

  突然醒过来,他知道这是舂米的声音,然后就自己告诉家人,这我正在做梦的时候,遄知杵音,就是突然醒了以后才知道,随即,遄就是说马上的意思,马上就知道这原来是那个舂米的杵,就是那个木头的锤子,那个的声音。

  所以他告诉家人,我在梦的时候神志不清,迷惑舂米的声音以为是钟鼓的声响。这是实验的一个现象,后面大家发现了没有,这一句话其实最重要。怎么样呢?

  其形虽寐。阿难,是人梦中,岂忆静摇开闭通塞?就是这个人在梦里边的时候,他还会像阿难你一样计较,有动静通塞生灭的状况吗?但是怎么呢?其形虽寐,闻性不昏。虽然他睡着了,他的闻性还在作用,这个闻性没有随着睡觉而灭掉。

  下面一句是一个引申:纵汝形销,这就引发到生死上了。纵然你形销,你的这个色身这会儿死了坏了,不能用了,你死了以后,命光迁谢。就是你以为这一辈子活着的你死了,下辈子又要重生投胎,你又要活,这是建立在相信前生后世的基础上的。

  但是,此性云何为汝销灭?只要你守着这个根,哪怕生死的大起灭。就如同那个声,刮出来了,就是我们的生;不敲了,没有这个刮的声音,灭了,就是我们的死。

  生死之间,这个撞钟有撞不撞,声音闻性不灭。有生不生,生死之间,我们的法性不灭。闻性就是法性,是一模一样,一个东西。所以在这里,如果能够修到这种地步,命光迁谢,生死随它生死,与我何干呢?

  自从识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干。

  曹溪路就是六祖惠能大师舂米舂出来的那个路。所以确实如此,真正到了这种地步,你能把这个性能够守得住,就明心见性了,随它生随它死。

  生死之际,明知道这个不会死的。舍身的时候,知道我们的法身不灭。还记得我拔牙那个比喻吗?现在就是这个闻性其实就是法身、法性。这是上一段的结尾,作了一个比喻,这是弥补我们上一节的印证闻性不灭。

  因为阿难要用根来修行,现在他觉得用根的话,根是有生灭的,不对。这里给他印证,你就依根而行,根是不会生灭的,根性不灭。

  以诸众生从无始来,循诸色声,逐念流转,曾不开悟性净妙常。不循所常,逐诸生灭。由是生生杂染流转,若弃生灭,守于真常,常光现前。根尘识心应时销落,想相为尘,识情为垢,二俱远离。则汝法眼应时清明,云何不成无上知觉?

  这就是讲到,佛继续把这两个例子讲完,因为这些众生从无始以来,都是循着什么呢?循就是循顺。顺着我们的色等尘境外尘,才能够逐念分别流转,妄起我们的分别心,有憎有爱,所以从来没有开悟,悟到性净妙常的本心。这是由于我们向外攀,循就是向外循。

  另外,不循所常,就是众生不知道依照着,只要我们依着,不要向外循,依着这个所具的本来常住的真性,就是这个闻性,我们向内循,循这个闻性。

  在这种情况下,逐诸生灭,不循所常,由于不循这个常住的真性,所以才导致我们每天向外逐这个生灭,生了这个杂染的流转。反过来,如果我们不循着这个生灭,依着真常的内根、闻性:若弃生灭,守于真常。

  假如能够舍弃生灭的识心,守于真常之性,念念回光,就能够常光现前。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你们能够想到另外一句话,是什么?念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读观音菩萨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句?这里讲的守于真常。

  念念都不能空过,一空过就是向外攀缘,就向外追逐去了,就逐诸生灭去了。所以念念不空过,能灭诸有苦,就是讲到这里,这是我们用功的状态。平常以为念念不空过,就是觉得好,就是念念好像在五欲六尘中,你不去攀缘了。

  但是反过来还要念念不空过什么呢?你不攀缘的时候,一定是守着这个闻性的时候,守着我们的根性的时候,这叫做念念不空过。一旦有一念不守了,就攀缘去了。你别以为,我既不攀缘也不守,做不到。所以这个时候一定要守着它,不能空过就是绑定了,一点都不能松开,一松开就掉下去了。所以,如果能够不断地守于真常,常光现前。

  常光现前是什么呢?就是脱落,明心见性,桶底脱落,我们常说的,纠缠的时候难分难解。为什么说守于真常,常光现前呢?当我们执著的时候,妄想的时候,分别的时候,它就是一股纠缠劲,就是舍不开分不开。

  如果我们反过来,不去忙着去,我们现在有时候,为什么修行人也是不得力呢?就是我们有时候修行就像赶集一样,着急,怎么样想修上去,怎么样赶紧快点,这个等同于向外追逐。

  所以守于真常,常光寂如就是,让它自然而然地、念念地这样稍松,时时不忘,虽然时时不忘念念稍松,就不在于这个,让它不要粘着这个湛然的本性。我们现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自然而然地向外奔驰,这就是五欲六尘中,世间人了。还有一种是修行人,以为是向内,依然还是向外奔驰,就是在功课和修行的这个好不好坏不坏上计较。这也是一种,特别是我们现在这里要知道,就是平常的紧张状态。你体悟到紧张状态了吗?

  深深地体悟到紧张状态了,包括我现在讲经说法,每天都赶着,就赶着去赶集一样。但是这个有个什么好处呢?久而久之,你就松了,这就是练。

  不要以为,你天天赶集,就不赶了吗?你必须在赶集中,你才能把这个放下,久而久之就好了。这就是原来退步是向前。这股劲,我们每天都是拧着这股劲,就是向外攀逐。只要不拧着这股劲,不要说从心地上去如此微细地去用功了,平常咱们正在烦恼的时候,谁给你开导一下说,你放下吧,这都是如幻如化假的,马上你心就松快了。

  何况能在这样的精微的这种根性上去我们去松快一下?那叫彻底放下。一旦彻底放下脱落的时候,就是说从此就放下了,以后再不会把它提了,再提的时候已经是放下的提了。

  所以如果这样的话,到时候根尘识心应时销落。后面这一句说:想相为尘,识情为垢,二俱远离。则汝法眼应时清明,云何不成无上知觉?

  想相为尘,就是说本来就没有一个真正的外尘你去攀逐。这里是识情为垢,本来就没有一个真实的染污、污垢。你真能够了达这个情况,就是当下窥到这个状态的话,当下就远离了。

  二俱远离,还怎么会见不到我们的法眼清明呢?现在我们的眼都是浑浊的,是肉眼,是人眼,是尘眼,是凡眼,不是法眼。所以从这里,如何从《楞严经》我们讲到的这个节骨眼上,这个情和识,所想的湛离之相,很入到这个道上?

  又会生起一种什么尘呢?觉得一定有一个如来藏妙真如性湛然不动的,微细尘就起来了,还是尘,就咱们今天这个法上而言。有了微细的尘,是谁去认识这个尘呢?还是你微细的这个识。你不要以为你听得就完全心开意解了,你还脱不了这个窠臼,正在进行,只不过比那个粗的微细一点而已。有了微细的识,还是微细的心垢和微细的知尘。

  要彻底远离,就不是说你模糊地自以为是远离。这两种彻底远离以后,我们的法身,我们的般若眼就会应时清明,怎么不能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所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

  包括《楞严经》是这么讲,这么表达,是我们通常是这么认知,循着他的表达我们去认知。你真正要去彻底把这个打乱,这才叫二俱远离。所以有时候,我们修行容易被自己麻木,修久了其实跟世间的染污差不多,一样的染污,出不来,只不过是不在东头在西头,反正羊毛都在羊身上,它都长在羊身上。

  所以有时候脱落、销散,得按于情于理来,有时候它就不认情不讲理。禅宗大部分都是这种手段。少林寺每年都有一个辩禅大会,就是辩禅法会,这些法师,还有居士慢慢去辩论。有一个题目叫做什么?妄念来了怎么办?

  妄念就是我们这里的识,就是这里的情,就是这里的垢。妄念来了怎么办?辩禅,可不要给我细细地娓娓道来了。辩禅辩,机锋转语,哪怕你不说妄,不说念,不说来了,不说怎么办,你都要把这个给我办了。

  当时几个法师在那儿就论,妄念来了怎么办?一个法师说:从哪儿来?你就要反观从哪儿来?妄从哪儿来,念从何起?就这么办。

  所以另外一个法师就说:怎么办?凉拌。这都是机锋转语。凉拌本来是凉拌,你想一碟子凉菜拌一下这么吃,这会儿就成了这里的二俱远离了,就成了法味了。

  结果还有一个说:它来它的,为什么让我办?你们以为出家人那么简单吗?这都是法师版的怎么办。最后有一个法师特有意思:什么怎么办?呸!就这么办。

  大家想想看,真是举手投足都是穴位。你找得到穴位,通身都是穴位,为什么?我们通身都是病,哪儿都是穴位,但是你找不准,就治不了。这就叫节骨眼。

原标题:眼睛一闭一睁,这世界怎么就不一样了呢?丨《楞严经·卷四》36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庙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沪ICP备05053011号-1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