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千年菩提路(内附纪录片) 玄奘之路(内附纪录片) 鸠摩罗什传奇 虚云长老传奇 湛然法师的感应事迹 因果报应录 不可思议的因果现象 大德讲故事 《须菩提》故事集 迦旃延 阿那律 优波离 大迦叶 阿难陀 正法眼藏 舍利弗 鬼道众生中国篇 罗睺罗 目犍连 富楼那 广化律师弘法故事集 释迦牟尼佛 菩萨感应 放生感应 念佛感应见闻记 善女人往生传 学佛感应的浅释 哲理小故事 人间巧喻 禅宗故事 禅宗小故事 佛陀教你不生气 菩萨与罗汉的故事 佛陀的圣弟子传 名人轶事 罗汉菜 百喻故事广释 春去春又来 雷锋的故事 地藏王菩萨的故事 释迦牟尼佛传 行禅 关于观世音菩萨的故事大全 山西小院 观世音菩萨感应故事实录 地藏菩萨灵感记 妙善公主 释迦牟尼故事 玄奘大师西行故事 假因谤圣 堕无间狱

风枪射鸟终得恶报

因果故事 | 发表时间:2014-03-26 | 作者:网络 [投稿]

风枪射鸟终得恶报

  我的青少年时期是在广东省某个县内度过的,就在这段时间和这个地方,在我身上发生了因果报应的大恶剧,前前后后经历了二十个年头,这场恶剧才算演完。血和泪的教训使我猛然省过来,人生观也起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深深领悟到:地狱确实存在!因果报应是丝毫不昧的!

  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重蹈我这条“覆辙”,我将这铁一般的事实写出来公诸于众,也算是我忏悔之中的一点诚意吧。

  一九六○年,由于某种客观环境的影响,我高中辍学,从广州回到家乡务农,小知识分子,过着漫无目的生活。当时的农村,神庙佛寺已经被拆毁了将近十年,“迷信”早已破除得一干二净,佛经和一切劝善的书籍更是杳无影踪。

  因此,青少年都是相信“科学”,没有人信神佛因果的。我自然也不会例外,在无聊乏味的生活之中,想寻找一些有刺激性的娱乐活动。由于当时的物质食品缺乏,尤其肉食奇缺,于是用自己数年的积蓄买回一枝风枪,以射杀鸟类为娱乐,将鸟肉烹食,以求增加营养。

  经过两三年之久,练成一手好枪法,经常在田野间、树丛或山里去伏击鸟雀。见到鸟雀在枝头欢唱,就一弹射去,鸟儿应声倒挂在枝上,鲜血直流,一滴滴染红了枝叶,过了很久鸟雀才坠落,眼睛是睁大的。有时射中的鸟雀,在地上扑翅挣扎,羽毛四飞,血流满地。有时鸟雀被射伤,扑翅而逃,我穷追不舍,复再加枪,弄到鸟雀血羽模糊,张大流血的嘴抽搐挣扎。

  而无知的我,当时竟一点也不觉得残忍。鸟雀杀得多了,不论我去到哪里,不论我手中有没有拿著枪,鸟雀老远一见到我就飞逃,甚至大群大群地一齐飞去,动作非常迅速一致,愚蠢无知的我还以为自己有一股“杀气”,并引以为荣。当时我年纪大概是十八至二十岁,因家人都不在身边,乡民亦无人劝告。后来,因自己渐渐感到良心不安,才不杀鸟雀了。

  有一次,偶然邂逅了一位被乡民称为“顽固迷信”和“神棍”的老人,我俩人同行了一段路,听他说了一些有关报应的事情,虽然当时不大相信他的话,但是,在心灵上却时时有一个阴影,常常不安。我跑去请教一些老年人或在暗中偷偷烧香拜神的人,有的说:“不知者无罪,没事的。”有的说:“能改过,洗手不干,就好了。”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简单——二年后,我发觉肛门内生了五六个痔疮,常常作痛。有痔疾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请医生治疗不就好了吗?于是,我请来一位比较高明的痔科医生来治疗,他的治疗方法是用一种腐蚀性很高的药水注射到痔核里面去,将痔核一个个蚀掉,他的药水里面含有份量很高的砒霜。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我在家里让他用针管注射。第一枝针是对准一个最大的痔核注射的,注射技术不错,一点痛也没有——他是给我用过外用麻醉的。但是,注射不到五秒钟,我觉得心跳异常急促,呼吸开始困难,跟着眼前发黑,我感觉情形不对劲!

  “不行!医生!”我用很大的力气才迸出一句话,就喊不出声音来了。然后眼前一片漆黑,张开眼睛也看不见东西,手脚不停地颤抖,不停地抽搐,感觉整个人都好像在半空中翻跟斗一样,但心里却是很清醒的,非常非常难受。

  我很清晰地听到看护我的朋友在大声叫喊:“医生!不对劲!他死过去了!不要再注射了!快拔出针筒!”“嗳,怎么搞的?血流进针筒里面来了?医生!你将药水注入到他血管里面去了……”跟著是一片嘈杂之声,感觉到有人在灌我喝水……。约过了半个多钟,我终于渐渐醒过来了。

  经过检查,原来是医生真的误将腐蚀性的含砒药水注射入痔内静脉血管里了,而静脉血管是直流进心脏的,我是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死亡的滋味。

  这次治疗当然是失败了,并且这次注射的针孔,因为腐蚀剂的作用,十八个年头都不能合拢,就像一条小胶管由痔外插进静脉血管一样,使鲜血一滴滴往外流,断断续续持续了十八年!

  事情还没有这么快了结。由于第一次的医疗失误,我进入了大量流血时期。平时是不会流血的。但一到大便之时,一蹲下去就可以自己看到一条小血流直射到厕坑里去,就像医院的护士在洗针筒时将红色的水由针嘴里射出一样,厕坑里很快就铺满了一滩一滩的血浆!每日一次大便,就是每日一大滩血浆!一个多月以后,我面色惨白,四肢无力,眼神模糊。很多人都提议另请良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又请了另外一位高明的医生,是某某大医院里的高级痔科专家,他安慰了我一番之后,就开始给我做无痛手术,手术很快做好了——他用的是结扎法,使用药制的细绳将每个痔核的根部扎紧,让痔核自己枯死脱落。据说一般经过一个星期之后,全部痔核就可以脱落,而且永不再流血。我当然十分高兴。

  谁知,当天晚上,我开始觉得大便很急,马上就要拉肚子,于是由朋友扶著到厕所去,可是蹲下去半个钟头,却没有一点大便出来,而肛门里一直感觉到大便很急,好像就要拉出来。一个多钟头后,仍然没有大便,而且越蹲就感到大便急。我硬著头皮忍著,蹲到双脚麻木,累到打瞌睡。扶我的朋友已经在屋子里睡了一觉,再出来扶我进房睡觉,但刚进到房里,还没有上床,大便又很急了,又赶快到厕所蹲著,仍然是一直没有大便,依旧是越蹲越急……就这样由厕所到房间,由房间到厕所,每次都是还没有上床就急忙跑回厕所,折磨了一整夜,我忍到眼泪直流,浑身发抖,甚至由呻吟到大声嚎哭。

  更痛苦的是,这样的折磨连续了七个夜晚!每个夜晚这样的痛苦都丝毫没有减轻!在极端痛苦难受的时刻,我开始大声问苍天:“我犯了什么罪,要受这种怪刑罚?”我那时还没有省悟到这就是果报的来临,这就是地狱的刑罚!

  七天过后,渐渐好了,痔核也果然一个个枯死脱落,血也没有再流了。我非常高兴。

  可是,过了半年左右,痔又一个个很快生出来了,而且又像以前一样流血!这场治疗又白费了!

  其实,上天是最公平的,你作恶有多深,报应就有多重。如果我这两次的报应就可以抵消一切前罪的话,那么,因果报应的天秤就会不平衡了,我实在作恶太多了。因此,上天又继续安排给我以下的报应……

  由于天天流血,我身体迅速衰弱削瘦,虽然请了不少医生打止血针,用止血药,但是没有一点效用,鲜血仍然是每日流一大堆,随之而来是种种“慢性失血”的病症。除非是再治疗一次痔核,否则,眼看无药可救了。因为前两次的医疗事故,给我的折磨太大了,所以我不愿意再医治痔病了。

  就在这时,村中来了一位外乡的痔医,说是祖传秘方,专医奇难痔病,村民和几位父老都劝我请他医治,我坚持不肯。刚好村中也有人患痔十多年,请了这位外乡医生去治疗,不到十天,就把痔病治好了。于是,乡村中传遍了这位外乡郎中的大名,不少患痔的人都请他去治疗。不少村民来劝我,我仍然不愿医治,实在太害怕了!

  但是,造物者的安排是不可抗拒的。由外我的“顽固不化”,坚持不医痔病,又不参加务农工作(其实我已失去工作的体力)。因此,引起了村民的怀疑,好说是非的人更是添油加醋:“有好医生来了都不医病,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痔病流血是假,逃避劳动是真!”一时流言蜚语满天飞。

  半个月之后,村中好几位痔病患者都给外乡郎中医好了,外乡郎中的盛名更是不胫而走,村民奉他像活神仙一样。这时,我家来了几位村中的父老和村吏,借名是来探病,实则是来调查我不参加农事工作的原因。我心知他们的来意,就跑进厕所大便,像往日一样,鲜血仍旧流了一大滩。从厕所出来,我叫他们自己去看,其中一个村吏跑进厕所一看,马上惊叫起来:“哇!那么多的血!”

  知道了我的病并非假装之后,他们仍有一个怀疑:为什么我不去医治?我将上两次的事说出来,并坦诚地说出我的担心,是因为害怕再出岔子。可是,无论我如何说,他们非要我医治不可,甚至在语气中施加了压力。他们是有权势的人,我知道不能跟他们碰,否则会吃亏的,而且他们也是一番好意。于是,在拗不过他们的情况下应承去请外乡郎中。当时心中想“碰碰运气吧!如果真的再出岔子,也是命中注定的了。”

  在未请外乡郎中之前,我请了两位在暗中秘密地研究命理八字的朋友来算过命(当时我开始相信命运)。他们一致认为我的流年运程很好,不会有病,甚至连以前两次的折磨都是不应该有的。这令我感到非常迷惑。后来我才领悟到:命运是会被本身所作的善恶来改变其好坏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研究命运学的朋友千万不能忽视这一点!

  请外乡郎中来的那天,我特地请了几位村中父老来我家一齐吃饭,席上与外乡郎中讲明治疗费用先付三分之二,其余三分之一待医好痔病后付清。饭后他开始给我施用手术,他的治疗方法是在痔核上敷上药油,据说是无痛的,七天后包全愈。

  可是,外乡郎中失算了,他一将药油敷上去,马上就流出血来,血越流越多,将他的药油冲洗去了——药油失了效用;他又用了不少止血的药,一概无效。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痔核开始作痛,而且在当天晚上开始靡烂,痛得更加厉害了!

  我开始进入痛苦的折磨之中,由忍耐至呻吟,渐渐嚎叫起来。肛门好像火烧刀割一样的难受,身上直冒冷汗,手脚到处乱抓乱舞,在床上翻滚,鲜血染满了床褥和衣服。

  在场的亲属朋友和外乡郎中看得目瞪口呆,手足无措!可是,谁能帮到我的忙?谁能减轻我身受的痛楚呢?漫长的黑夜,每一秒钟都在煎熬着我,我怎么样挨过去呢?痛苦!!痛苦!!

  第二天一早,外乡郎中悄悄溜走了,乡中几位父老听到消息跑来看我,我的痛苦丝毫没有减轻,痔部继续靡烂,鲜血继续流,嚎哭之声不绝,脸上交流着泪和汗,头发蓬乱,为了忍痛,我抓住衣服和蚊帐拼命地用力撕,两脚将褥子都蹬烂了……整个人像疯子一样。他们看到都低下了头,摇头叹气,有的流下同情的眼泪。

  在忍痛的翻滚之中,我渐渐地发觉提高臀部,将头俯下的“倒吊”姿势可以减轻一些痛苦;于是,叫人把三张厚棉被迭成一个“高垫”,我爬到上面去俯伏,将头倒吊下来。如此,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每天吃饭睡觉都是在这种姿势中进行。

  有一天,在“倒吊”之中,偶然看到流出来的鲜血染成一片,在被子上面凝固成一条条血流,很像以前被我射杀的鸟雀,鲜血染在树枝叶子上面一样,这幅情景触动了我的思路,发觉自己现在的“倒吊”姿势竟然同倒挂在树枝上的鸟雀一模一样!

  我的天!这不是活生生的“因果报应”吗?再回想起以前射杀鸟雀的种种残忍情景,及对比一下半年多以来身受的种种痛楚和流血事故,这不正是一幕“血债血还”的活剧吗?现在的我,不正是受到地狱的残酷刑罚吗?

  于是,我开始觉悟了。人,不是天生下来就要受到折磨的,而是自己(前世或今世)亲手所造作的冤孽的报应。怪不得算命的朋友算不出我这一段霉运,原来我自己的作孽将本来的好运改变成霉运!反过来说,如果我以前是做很多善事的话,那么,我也一定能将自己的恶运改变成好运的。这样说来,命运是掌握在我的手中的!要想改善自己的命运,唯有一条大道可行——勤修善德,广积阴功!

  我不再怨恨那几个“医坏”了我的医生,想通了,还非常感激他们,是他们使我早日将血债还清(要是等到年老之时或后世来还这笔债,那就糟了)。那位外乡郎中,事后我托人将三分之一的医药费送给他。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