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十九集

蔡礼旭 | 发表时间:2014-03-07 | 作者:蔡礼旭 [投稿]

  诸位长辈,诸位学长,大家下午好。我们《群书治要360》,在这一段时间谈的都是「君道」,上一节课谈到「反身」。我们学「君道」,就是为人君者、为人领导者应该依循什么伦理道德标准,才能把领导者的角色扮演得好。一个国家有君王、有领导,一个家庭也有领导就是父母。在《易经》当中「家人卦」里面,就有提到「家人有严君焉」,也是有非常威严的领导者,「父母之谓也」,父母是一家的君、一家的领导。这个君当然以身作则带动家风,同时严君他是有道德的威严,在孩子犯错的时候,也能及时给予引导、给予教诲,这是一家之君应该尽的本分。我们在学校教书,整个学校的君是校长,在班级里面老师是君、是领导者,所以君亲师都离不开为君的,一个角色、一个精神。所以中华文化的道理,我们学的时候很能够体会它的精神,举一反三。事实上这个为君之道,应该对每个人在家庭、团体当中扮演的角色,都是非常好的指导原则。而我们学的是为君者的修养应该如何提升,当我们身为下属,在听到君道的这些道理,我们不是听了以后,把这些道理变成拿来要求自己的领导者、指责自己的领导者,那这个心境可能就会偏颇。

  我们想帮助领导者,但是我们是用指责的、要求的,可能会适得其反。所以学经典不是学了以后去指责别人,很重要的是每一句反求于自己,这才是「反身」的精神。我今天是为人君,我有没有照著这些道理去奉行?我今天为人臣,了解到领导者并没有依照经典做事,我看得很清楚,因为我懂。清楚以后决定不是指责、不是批评,而是我们为人臣者应该善巧的、应该柔软的,把这些道理提醒领导者。我们坚信人性本善,有这些好的道理提醒,他观念转过来,正念提起来,问题就能解决。所以我们不管扮演哪个角色,都要先正己,别人对不对现在不是最重要,首先我自己要做对。领导者有不对的地方,我一个下属现在应该做什么对的事?《孝经》当中说到,「进思尽忠,退思补过」。领导者有不对,怎么样用他能接受的方法,用善巧、用体恤人情的方法让他能接受,而不是反弹。

  君臣如此,五伦关系都是这样,记得有一次,我们办大专的幸福人生讲座,这些大学生也很好学,吸收能力都特别好。他们了解到,为人子应该「亲所好,力为具」,应该冬温夏凊,养父母之身、养父母之心的这些道理。而他们想到,自己家庭当中三代同堂,而他的奶奶却是住在小房间,他父母还有他住大的房间。他明理之后,就觉得对奶奶是不孝的,所以他自己把自己的房间给腾出来,让奶奶睡他的房间,本来他的奶奶,是住在家里旁边的一个很小的房间,可能也很简陋。他把他的房间让出来,他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父母这么做,是不妥当的,而他并没有回去拿著道理指责他的父母,反而是从自己开始要求起。他不只把房间让给奶奶,在往后的日子,对奶奶生活也是尽心尽力的照料关怀。没多久他的父母看了之后都被他感动,之后也对奶奶态度转变,懂得尽孝。所以在家庭里面他的父母是君,他是臣,他是为人子。所以对上要感化,要善巧的感化;平辈之间多劝化,好言相劝;对晚辈要教化,教育他们,抓住每个机会点引导他。所以这个大学生虽然年纪一、二十岁而已,但是在体恤人情上相当的柔软。这是父子的一个例子。

  夫妻之间,太太也非常尊重先生。在周朝有一个中兴的天子叫周宣王,在他那个时候政治算是比较下滑的。而有一天他早上睡得比较晚,「晏起」,那上朝就拖延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天他的皇后姓姜姜后,姜后是齐王的女儿,这个女子她是从名门出来的。我们每个人在社会当中,都代表自己的家庭、家族,所谓「德有伤,贻亲羞」,我们做得不好,人家说我们没有家教,这以身就辱了父母、辱了家族。我们走出国门,假如我们行为不检,可能羞辱的是自己的国家。所以人德行能增长,没有别的,他羞耻心时时能够提得起来,不能羞辱父母,不能羞辱祖先,当然也不能羞辱自己、糟蹋自己。而女子出嫁也是如此,出嫁之后相夫教子、孝顺公婆,社会大众赞叹一定是赞叹她的父母会教女儿,所以我们行为好,会让父母感到欣慰。

  姜皇后,姜后她也代表齐王、代表齐国,她本来就享有贤德之名,而且行为非常谨慎,「非礼勿视,非礼勿言」,这些在她们那个时代,女子从小都受到非常严谨的教育。而那天看到周宣王晚起,这等于是荒于国政,宣王做错了,姜后也看到,她怎么劝?她自己把自己的簪子,就是在固定头发的那个首饰簪子,还有耳环这些贵重的手饰,统统把它卸下来,低著头站在巷子里,表示非常的忏悔、惭愧。然后请她的保姆去跟宣王报告,说因为她做得不对,才会让宣王晚起,所以她妇道没有做好,才造成这个结果。所以丈夫有不对,她首先反省她自己。宣王听了之后,诚惶诚恐,马上给自己的皇后回话:这是寡人之过,不能怪太太。姜后本来脱下首饰是希望宣王降罪,甚至把她这个皇后的位置去掉。宣王感佩太太的德行,还有太太的提醒,马上反省自己,恢复姜后的位置。这个例子也让我们体会到,确实提醒丈夫、提醒领导者,都要有非常善巧的方法,而不是指责,而不是要求而已。

  我们上一次谈到「反身」是在第六册八百一十九页,我们请大家翻到《管子》的这个部分。我们上一次谈了:

  【故明王有过则反之于身。】

  反求诸其身,反省自己。

  【有善则归之于民。】

  有好的善行、善事都归功于臣民,这个处世态度非常重要,等于是好事向他人,绝不邀功;一有错误了,他一个为君者先反省自己,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才造成这个结果。就像古圣先王讲的百姓有过在于他一人,「朕躬有罪,无以万方」,大家念得出来,就是代表上一次回去有背了,「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而我们看每个人他的态度是个因,它就会感来一个结果。比方爱人是因,人恒爱之是果;敬人是因,人恒敬之就是果。所以天地之间任何事情,都离不开因果二字。一个为君者有过,他就反求诸己,这是他的一个态度,这是因,会感来什么结果?

  【有过而反之身则身惧。】

  时时反省的人,他表现出来就是能谨慎,戒慎恐惧的修养,时时反省自己成就他的学问。

  【有善而归之于民则民喜。】

  功劳、善事都归给臣民的付出,老百姓觉得很被认同、很被理解,整个团体、国家向心力更强。

  【往喜民。】

  功劳给老百姓,老百姓欢喜,愿意为国家、为团体做事。

  【来惧身。】

  遇到事情都反省自己,自己谨慎的态度,修养不断提升。

  【此明王之所以治民也。】

  『明王之所以治民』,能把国家治理得好,就在于他有这样的修养。「今夫桀纣则不然」,我们看接著书上讲到的,桀跟纣王他就不是这个态度。当然我们知道,桀纣是暴君,暴君的行为也来自于他修养心态的偏颇,所以反过来看这个态度不一样,结果就是截然不同。「有善则反之于身」,有什么善行、功劳,统统都觉得是他自己的功劳,他自己做到的。有善则反之于身,增长傲慢,好大喜功,这德行就下降了。「有过则归之于民」,有了过失统统都是推卸、指责,都把过错塞给臣子、老百姓。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有过而归之于民则民怒」,日积月累老百姓就怨怒了,觉得怎么可以这么无理、这么跋扈,错了都不承认,还都怪别人。「有善而反之于身则身骄」,好的都往自己身上揽,愈来愈骄傲自满。

  「往怒民,来骄身」,错误都推给老百姓,慢慢的家就积了怨怒;好的都往自己身上揽,骄纵愈来愈严重。「此其所以失身也,可无慎乎」,这就是他为什么么道德退丧,甚至于最后引来民怒,甚至老百姓造反把他推翻,这都是失德,甚至是失国了。所以为政者能够不谨慎自己处世的心态吗?这是上一次我们谈到的,我们再从反面来看到他的结果。所以《弟子规》当中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我们立身处世一定要提得起来,「见人善,即思齐」。明王,我们见他善即思齐,我们在团体当中,也能有反省自己,让功于众的态度。反面的桀纣例子,我们「见人恶,即内省,有则改,无加警」。

  接著我们看「反身」,最后一句第三十七句,在第十册的一千二百五十四页。这个刚好举了具体正面跟反面的例子,我们看到第七行里讲到的:

  【传曰。】

  这个『传』是指《左传》,『传曰』:

  【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由是言之。长民治国之本在身。】

  后面还有一句讲,「詹何曰,未闻身治而国乱者也。若詹者,可谓知治本矣」。后面这句也很精彩,这是具体讲到了,历史当中明王跟亡国之君的例子。『禹』是夏禹,『汤』是商汤,都是开国的君王,他们都是罪责自己,遇到事情首先反思自己的错误。所以他们的事业、他们的功业,『兴也勃焉』,兴旺得非常快速、蓬勃。这个我们可以看得到,像汤王,当时候夏桀把国家治理得非常混乱,汤吊民伐罪,推翻了夏桀,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这个国家就大治了。为什么?因为老百姓长期在暴政之下很痛苦,民心思治,都希望赶紧国家安定过上好日子。而汤王爱民又能反省自己,那他爱民,老百姓就爱他;他反省自己,老百姓也懂得自我反省,所以整个国家兴盛得很快。

  而夏桀、商纣都是怪罪别人,所以他灭亡,『忽』就是快速,灭亡得很快,尤其夏桀在杀了大忠臣关龙逢之后隔年就灭了。这样的忠臣是国家的栋梁,他不只不听,还杀害他,所以「国之将亡,必有妖孽」,他这个行为就是妖孽的行为,很快就灭亡。『由是言之』,由此来说、由此可见,『长民治国之本在身』,能够让整个国家人民过上好的日子,社会安定、人民祥和,主要的根本还是在君王自身的修养。所以经本上说到,詹何是楚国的一个大臣,他讲的这一句话很有味道。未闻就是从来没有听过,身治而国乱者也,没听过一个君王很有德行,他的国家败乱,从来没有听过。所以确实真的能身修那就能家齐,家齐国就能治,「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它这个根基扎得很好,哪有说树木长得不好的道理!所以詹何可以说是明白治国的根本在修身,他体会得很深刻。这是「反身」最后一句。

  我们接著来看下一个「君道」的单元,是「尊贤」,在第九册一千一百四十页,「尊贤」这句在《说苑》当中,我们一起学习过了。句子当中提到的:

  【无常安之国。无恒治之民。得贤者则安昌。失之者则危亡。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

  古人讲到很多重要的人生道理,都是非常斩钉截铁、非常肯定。所以从古至今得到贤德之人,国家就安定昌盛,失去了就会导致灭亡危险,都是如此的,从来没有不是这样的。所以没有说哪一个国家是长保安定,也没有永远顺服统治的百姓,最重要的是有好的贤者来治理、来爱护百姓。所以整个治理国家当中,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中庸》讲的「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而理上我们体会、了解,在历史当中,我们看一个朝代有兴盛之主,也有灭亡之君,他们同样是天子,可是结果为什么差这么多?那还是在君王自己贤德,失德了他就败了。比方商朝,商汤贤德,进而他用伊尹做宰相,这是『得贤者则安昌』;那到了纣王,贤者都不用了,『失之者则危亡』,这是指一个朝代是这样。甚至于是一个君王,他一生当中假如用了贤臣,他当下国家很兴盛。但是到了晚年,或者是这个贤者不在,他用了佞臣,那可能他会到死无葬身之地都有可能。所以有没有贤者辅佐,就是太关键了。

  我们看到一千一百四十页第二行,这就举了一个历史上的实例。「桓公得管仲」,齐桓公拜管仲为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这件事情对我们华夏民族非常关键,没有管仲辅佐齐桓公,我们可能中原的文化就被这些戎狄给灭掉,当时候就是因为能团结,才能抵御这些侵略。所以孔子在这一件事上,是非常赞叹、感谢管仲的贡献。桓公成为五霸之首建立功业,「失管仲」,他失去了管仲,「任竖刁、易牙」,还有个是开方,这几个佞臣,「而身死不葬,为天下笑」。其实桓公本来也没有用这几个人,因为管仲在生前就已经告诫他,这几个人很有问题,那时候齐桓公还觉得他们挺好。

  管仲分析给他了解,因为竖刁,为了亲近齐桓公在身旁照顾他,自己去势了当太监,桓公觉得:你看他为了我牺牲这么大。管仲说的,人都是很爱惜自己的身体,他连身体都不爱惜的时候,他一定带有很强的目的。易牙是很会烹调的厨师,他问桓公,有没有吃过婴儿的肉?桓公说没有。他居然把自己的孩子煮给桓公吃,桓公觉得:他对我比他孩子还好。管仲提醒他,人哪有不爱自己的亲生孩子的,他连亲生孩子都不爱,他这个爱是很有目的、很有诡计的,这是不真实的,「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所以没有经典来判断,人有时候因为情感,因为自己的好恶,容易把人给判断错误。还有开方,他是一个国家的公子,一个国家的公子以后要当君王,他居然没有在他的国家,跑来陪伴齐桓公,连父母去世了,他都没有回去奔丧。那桓公觉得:他对我比他父母还好。管仲告诉他,哪有连父母都不爱,而能爱别人的?所以听了这些话,把他们这些佞臣都疏远。

  可是管仲去世之后,桓公后来还是用了他们。所以平天下为什么下手处在格物?不格除这些欲望,还是会敌不住诱惑。因为这些人能陪他玩,能给他好吃的、好的享受,忍不住最后就被这些佞臣给害死了。桓公死前感叹:没有颜面去见管仲,因为管仲早就已经提醒他,他还是犯了这个错误。所以这里讲到的身死不葬,《史记》当中写,去世了六十七天才被发现,因为尸虫都流到外面去才被发现。所以这里讲到的,「一人之身」,齐桓公一个人的一生,「荣辱俱施焉,在所任也」,他极大的光荣跟羞耻,都在他这一生发生,为什么会差那么多?就是因为他所任用的人,产生这个结果。任用管仲,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任用了易牙、竖刁、开方,最后就身死都没有葬身之地。所以从历史当中,我们对这些教诲,体会就会愈深刻。而在《论语》当中也提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大舜很会治理国家,他以身作则,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任用了很多圣贤人。国家每个重要的位置,比方任用大禹治水,任用稷去搞农业建设,任用契搞教育,都任用得非常好,这是「得贤者则安昌」。

  我们看下一句第三十九句,「书曰」,这是在第五册六百四十二页。我们看一下六百四十一页最后一句话讲到的,「天地协气而万物生」,这整个天地运行都非常和顺,万物生长;「君臣合德而庶政成」,君臣同心,政治政通人和。所以「五帝之世非皆智」,在五帝的时候并不是说,这些臣全部都是有智慧的,「三季之末,非皆愚」,三季是指夏商周,这三个朝代到末世的时候,也不是所有的臣都是愚昧的。关键在哪?「用与不用,知与不知也」,好的你用他吗?你知道他吗?不好的,你能认清楚吗?你能不用吗?都在这些关键上。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