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第六十六章

钟茂森 | 发表时间:2014-11-18 | 作者:钟茂森 [投稿]

  这个事情确实不容易,不起心不动念,我们现在很难做到,先从不分别不执着做起。起心动念那是没办法,一定是会的,这是无始劫来的习气。可是起心动念里面,我们不要带上分别执着,这就用的是真心。这个真心还不是真正的真如本心那个真心,只是用得正了,我们的念头正了,不分别不执着就正。我们有分别执着的时候,就好比戴上一个有色眼镜,看到外面境界都变了色,被什么东西变了?被我这个眼镜变了。外面有没有真的变色?没有。你譬如说戴了一个绿色的墨镜,你看到外面境界都是绿色的,可你千万不要以为说外面真的变绿了,不是,是你镜子这个绿色把外面境界真相给打折了,变成绿色了。你所看到的那个绿色不是真的,是经过了你的墨镜处理,那个墨镜是分别执着。所以我们用分别执着看外面境界,都不是真的了。外面境界确实是真的,但是我们没看到真的。外面叫一真法界,我们看不到,看到的,把这一真法界扭曲了,看成是十法界,看成是六道,被我们自己的分别执着给扭曲了。所以我们现在学着不分别不执着,遇到什么事情,好也好,不好也好,不执着。

  像弘一大师,他年轻的时候是很执着的一个人,记载中讲,他跟人约八点钟见面,那个人要是七点五十九分来,他不开门;他八点零一分来,他就说:「你迟到了,你回去吧」,不跟他见面。你看,执着到这个程度,他是非常准时,执着的准时。到了晚年,这些执着的习气全部放下了。他到过新加坡弘法,那里道场招待他吃饭,第一天做的饭菜放盐放多了,说:「法师,这个太咸了,不好意思。」弘一大师说:「没关系,咸有咸的味道。」第二天,盐放少了,太淡了,「淡有淡的味道。」你看,不分别不执着了,咸、淡一如。我们学这个,炼在境界上不分别不执着,这叫随境炼心。一定是境界起来了,才能够观照到我们这个心,到底还有没有分别执着?如果有,赶快要去炼,要把它修正,第一念分别执着,第二念就把它放下,练习处处随缘。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天天天下无事,炼这个心,那你天天法喜充满。

  「不发不观」,这是讲境界没有现行。境界是我们阿赖耶识种子发现才会产生,没有现行的时候,不观,就是讲一念不生。这个境界难不难做到?不难,只要真肯做,三年能够做到,何以见得?明朝时代的俞净意先生,他给我们做了样子。他在没有遇到灶神爷之前,你看他这个「遇灶神记」里讲,他年年都拜灶神,很虔诚,但是内心有很多恶念,自己不知道,就是没察觉。结果遇到灶神爷点化,后来认真改过,改造命运,他做起来不到三年,命运全改了。你看他「遇灶神记」这篇文章里面就讲到他的境界,说断恶修善做到什么?「静则一念不生,动则万善相随」。他没事的时候,静的时候,没有境界现前,他就一念不生,不要打妄想,心里空空如也。到境界起来了,有事来了,这时候万善相随,起心动念都是利益他人,大公无私,万善相随。所以无事的时候,心地纯净;有事的时候,心地纯善,纯净纯善,就炼这个心。

  好,这一章就讲到此地。下面看第十五章:

  【子曰。师摰之始。关睢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师挚」,是指鲁国掌管音乐的太师,这个师是太师,他的名字叫挚,叫师挚。「关雎」,是我们很熟悉的《诗经·周南篇》第一首,「关雎」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赞叹文王后妃之德。周文王的后妃太姒,妇德非常的美好,她在天下为文王广求淑女,辅佐文王,治理国政,没有嫉妒心,这是后妃之德,完全没有私心,这是圣人。『师挚之始』是开始,『关雎之乱』这个「乱」字,根据先儒的解释,它是当「合乐」来讲,这个乱是合乐这两个字。《朱子集注》讲这个乱,是「乐之卒章也」,卒章是最后这个乐章。最后的乐章,往往是所有的乐器和我们的歌唱要合在一起合奏,这大合奏、大合唱,这个就是讲乱的意思。在典礼当中,尤其我们看到一些音乐会,往往最后的那个项目是大合奏,推向高潮。所以「关雎之乱」,就是讲最后的乐章是合奏。

  根据《周礼》里面讲,凡是大的祭祀,或者重要的典礼,在开始的时候,都是由乐师,太师师挚率领那些专学音乐的盲人,他们登堂唱歌,这是开始。典礼完成的时候,歌笙,这些吹笙,笙是一种乐器,唱歌和各种乐器全部进行合奏,就叫合乐。所奏的乐谱,一般都是《诗经·周南》里面的,像「关雎」、「葛覃」、「卷耳」等等,总共「周南」有三篇,「召南」有三篇。所以「关雎之乱」的意思是讲,在最后乐章当中大合奏,用「关雎」等这些《诗经》里的乐谱。这是讲「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是这个讲法。

  孔子说他听这个演奏会,听到师挚奏乐,从师挚率领盲人登堂唱歌开始,自始自终,到最后大合奏,以「关雎」等《诗经》的词谱来结束,自始至终都是觉得非常的美,『洋洋乎,盈耳哉』,这是赞叹,赞叹这个音乐乐章之美。根据郑康成郑注所说,「洋洋盈耳,听而美之」,这是孔子赞叹这个乐章之美。孔子是个音乐家,他很会鉴赏音乐,自己也很会弹奏。他曾经在齐国闻绍乐,学习绍乐,三月不知肉味,真正是如痴如醉,所以他很会鉴赏音乐。他这一章《论语》,是表达他对于鲁国音乐的太师师挚这种演奏的赞叹。

  我们知道乐可以养心,礼用以治身,所以孔子非常推崇礼乐。用礼治身,用乐治心,使到国民能够所行合礼,而以乐调性情,能够和谐快乐。音乐,真正美的音乐,确实是美不胜收,确实可以调冶性情,甚至修养我们的性德,这是在艺术上需要真正朝这个方向去追求,不应该只追求那种庸俗的音乐,好的音乐可以让人灵性提升。所以孔子讲这一章,也是在提倡美善的艺术,不要有邪思的这些艺术,这是国家治乱的一个根本。艺术、教育,艺术就是教育,好的艺术可以把人民教好。如果是宣扬杀盗淫妄、色情暴力、邪思邪见的这些艺术节目,就会把社会搞乱了。

  好,下面我们来看第十六章: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孔子讲,『狂而不直』这个狂属于正直,但是正直里很豪爽。如果是「狂而不直」,这个直是心中没有隐私,这样的直才是可取的,能对十目所视、十手所指,而不会有丝毫的愧意,就是「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这就是直。这样的狂者可取。如果狂而不直,这种人心地邪曲,那必定会危害人群,这是第一种。第二种,『侗而不愿』,「侗」就是讲愚笨的意思,「愿」是谨慎,所谓「谨愿之士」,愿是谨慎。「侗而愿」这是好的,如果是愚笨的人,但是他能够谨慎,譬如说他担任一个看门的工作,他能够小心看守,没有失职,虽然不能委以大任,至少他能把自己本职工作做好,那也很好。可是「侗而不愿」,那就麻烦了,又愚笨,还好自用,不谨慎,那就会坏事。第三,『悾悾而不信』,「悾悾」是讲诚恳的样子、老实的样子。这种人,老实人肯定会讲老实话,他会有信用。如果是看起来老实,但实际上讲话不守信用,欺诈,那不就是觉得很可怪了!

  这三种人都是反常情者,很难教化。所以孔子讲,『吾不知之矣』,说我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办了,语气是讲得很温和,但是点得也是很厉害,点到为止,希望这三种人好好的检点、改过自新。对这三种人,我们也不能够去批评、去毁骂。就是前面讲到的,「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如果是他不仁,这三种就是不仁,假如他不仁,我们还要去憎恶他、毁谤他、批评他,这太过分了,就会导致他们作乱。所以孔子在这里点他们也点得很温和,说「吾不知之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他们了。

  蕅益大师在这里批注中讲到,「大家要自己简点,勿堕此等坑壍」,这个是正确的态度。夫子讲这三句话,我们不要看这是点别人的,跟自己无关,这样的学习,你得不到益处。重要的是自己检点一下自己,看看我有没有这三条,会不会我好像表面看起来很直狂,但是心地有邪曲?什么是邪曲?自私自利,这个邪狂,好像豪爽的样子,装出来的,不是真的,不是率性而为的,而是造作出来的,这就不对了。愚笨没关系,只要老实、谨慎,也能过得去,千万不可自用,自以为是。看起来自己好像很老实,那是装出来的老实,实际上内心欺诈。这都是当戒的,自己检点,不要堕到了这个坑壍里头。因为掉到这里头,心地已经不正直,已经邪曲了,这可以说是难以救药。一个人只要有真诚,能够救,再多的毛病缺点,还能救。倘若真诚都没有了,这就是「吾不知之矣」,就没办法了。所以最重要是反求诸己,检点自己有没有,有则改之,无则嘉勉,做一个真诚的人,做一个正直的人,做一个谨慎的人,做一个守信的人,这所谓忠信,这是夫子之道。

  好,现在时间到了,我们《论语》就先讲到此地,今天晚上我们继续再跟大家学习。有讲得不妥之处,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