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瑜伽师地论 金刚经 华严经 地藏经 心经 六祖坛经 成唯识论 十善业道经 楞严经 涅槃经 阿弥陀经 无量寿经 盂兰盆经 观无量寿经 俱舍论 药师经 楞伽经 解深密经 八大人觉经 法句经 胜鬘经 维摩诘经 大宝积经 摄大乘论 大乘起信论 瑜伽师地论 普贤行愿品 圆通章 圆觉经 四十二章经 佛遗教经 普门品 占察善恶业报经 大智度论 吉祥经 大乘百法明门论 妙法莲华经 阿含经 菩提道次第广论 中观论 现观庄严论 佛经名句 佛经入门 佛经问答 佛经原文 佛经译文 佛经注音 佛经讲解 其它经论 大藏经 阿含部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3)

瑜伽师地论 | 发表时间:2015-01-09 [投稿]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3)

  丑四、非天等

  非天寿量,如三十三天。旁生、饿鬼,寿量不定。

  现在的文是有寻有伺等三地,这里面第一科是界施设建立,里边分八科。第一科数建立,第二科处所建立,第三科有情量建立,第四科是寿建立。现在是属于寿建立。寿建立里边说到人、天、地狱,现在是第四科非天等,就是阿修罗。

  阿修罗非天的寿量如三十三天的寿量,三十三天的寿量是一千岁。人间一百年,他是一昼夜,三十昼夜一个月,十二个月是一年,他那里的岁月一千岁。旁生、饿鬼的寿量是不决定的,有长也有短。就不说他的数量了。

  丑五、八寒那落迦

  又寒那落迦于大那落迦,次第相望,寿量近半,应知。

  前面这个大那落迦说过了,现在是第五科:八寒那落迦的寿量。他的寿量「于大那落迦」,就是和大那落迦来对比的话,是「次第相望,寿量近半」。大那落迦的次第和寒那落迦的次第,彼此对望来说,寿量是近其一半。这样子,大那落迦的寿命长,寒那落迦是大那落迦的接近一半,就没有把数目说出来,只说出这么一个比例,「应知」。

  丑六、近边等那落迦

  又近边那落迦,独一那落迦,受生有情,寿量不定。

  「又近边那落迦、独一那落迦,受生有情,寿量」是不决定的,也是有长有短。这是第六科;在前面欲界的众生的寿量说完了。

  子二、色界(分三科) 丑一、举初四天

  梵众天寿二十中劫一劫,梵前益天寿四十中劫一劫,大梵天寿六十中劫一劫,少光天寿八十中劫二劫。

  这底下说色界天的众生的寿量,先举出来「初四天」。梵众天就是初禅天的第一天,他的寿命是二十中劫算一劫,就是他有一劫的寿命。二十中劫我前面解释过了,就是二十个增减。他的寿命就这么长。

  「梵前益天」的「寿」命是「四十」个「中劫」算「一劫」,他的寿命就是也是说一劫,但是和梵众天的寿量对比,就是加了一倍。

  「大梵天寿」是「六十中劫」算「一劫」,他就是这一劫这么长的寿命。

  「少光天寿八十中劫二劫」, 这个少光天就是二禅天的第一层天,他的寿命有多长呢?是八十个中劫算一劫,就是成、住、坏、空加起来刚好是八十个中劫,就是一大劫;那么他是二个大劫的寿命,这是少光天。

  丑二、例所余天

  自此以上,余色界天,寿量相望,各渐倍增。

  「自此以上,余色界天」,剩余的色界天的寿命,「寿量相望,各渐倍增」,此天、彼天来对望,每一个天逐渐地加一倍,寿命就是这么长。这样说,少光天是两大劫的寿命;无量光天就是四劫了,加一倍就是四劫;极净光天是八劫;少净天是十六劫;无量净天是三十二劫;遍净天是六十四劫。这是三禅天。

  丑三、简无云天

  唯除无云,当知彼天寿减三劫。

  无云天的寿命减去三劫。无云天是四禅天的第一天,若是加一倍的话,遍净天六十四劫,加一倍就是一百二十八劫;减去三劫,就是一百二十五劫,无云天有一百二十五个大劫的寿命。福生天加一倍就是二百五十劫了;广果天加一倍,就是五百劫。这个无想天就在广果天里面,所以他的寿命是相等的,也是五百大劫。还有五净居天:无烦天加一倍,就是一千个大劫;无热天就是二千大劫;善现天就是四千大劫;善见天就是八千个大劫;色界天到最高的色究竟天,就是一万六千大劫。大自在天这里不说了,那是无量寿,和这个不同了。

  底下说无色界天的寿命。

  子三、无色界

  空无边处,寿二万劫。识无边处,寿四万劫。无所有处,寿六万劫。非想非非想处,寿八万劫。

  「空无边处」天的「寿」命是「二万劫」,色究竟天一万六千大劫,他就是多了四千劫,寿二万劫。「识无边处」天的「寿」是「四万劫」;「无所有处」天的「寿」命是「六万劫」;「非想非非想处,寿八万劫」,是这么多。三界里面寿命最长的就是非想非非想处天,八万大劫。

  癸二、料简差别(分二科) 子一、有中夭无中夭

  除北拘卢洲,余一切处,悉有中夭。

  这是第二科,料简差别。前面是别辨寿量,三界里面的众生,每一类的众生,别别地说他的寿量数目。这底下再加以简别,说出来他们的不同;分两科,第一科是「有中夭无中夭」。

  「除北拘卢洲」,这四大部洲里边,把北拘卢洲不算在内,「余一切处,悉有中夭」,都有中夭这一件事。寿命没有到,中间就死掉了,中夭。本论下边的文有提到、《大毗婆娑论》也有提,我们人间的人享受太过了,就会中夭。你的福报这么多,你享受太过了,福报还没到时候就穷尽了,就死掉了。

  那么色界天上的人,初禅、二禅、三禅、四禅这些人也是这样子。你太爱着禅的三昧乐,也会中夭。你太染着、爱着三昧的乐,寿命就会中夭。我初看见这个文,心里面感觉到很奇怪,天上的人特别的乐,但是享受得太过就会死掉了、早死了,「悉有中夭」。

  但是,北拘卢洲的人没有中夭这个事情,他们决定是一千岁。古德的解释,因为北拘卢洲的人,没有我我所,他没有这种执着。当然这不是圣人无我、无我所。他们对于财富的事情,都是没有我所的执着,这可见没有「我所」是一种有功德的事情。

  子二、有滓身无滓身

  又人、鬼、旁生趣,有余滓身;天及那落迦,与识俱没,无余滓身。

  这是第二科「有滓身无滓身」。「又人」,我们地面上的人、或者是鬼、或者旁生趣,这三类众生不是化生的;胎卵湿化──不是化生的。「鬼通胎化二」,也有化生的鬼、也有胎生的鬼。人在劫初的时候也都是化生,现在把化生除外,只是胎、卵、湿这三生的人、鬼、旁生趣。「有余滓身」,他死亡的时候,他有剩余的死尸。这种污秽的身体,有剩余的,还得把他埋藏起来、或者火化了。

  「天及那落迦,与识俱没」,他们死亡的时候,他的地水火风生理的组织,和那个识是同时的灭了,没有剩余的污秽的身体。生的时候,无而忽有;死掉了的时候,也就是一会儿就没有了,没有剩余的身体。这又是一个不同的地方。

  壬五、受用建立(分二科) 癸一、总标列

  受用建立者,略有三种。谓受用苦乐,受用饮食,受用淫欲。

  「受用建立者」,前面是第四科,寿命的长短;现在是第五科,说众生的受用,他的果报的作用、所享受的境界,从这一方面来加以建立、加以安立、加以说明。分两科,第一科是总标列。

  「略有三种」,简要地说有三种受用。谓受用苦、受用乐是一种,受用饮食,受用淫欲,一共有这三种受用。

  底下「随别释」,先说受用苦乐,辨别他的苦乐的差别。先说受用苦;先略辨相。

  癸二、随别释(分三科) 子一、受用苦乐(分二科)

  丑一、辨差别(分二科) 寅一、受用苦(分二科) 卯一、略辨相

  受用苦乐者:谓那落迦有情,多分受用极治罚苦。旁生有情,多分受用相食噉苦。饿鬼有情,多分受用极饥渴苦。人趣有情,多分受用匮乏追求种种之苦。天趣有情,多分受用衰恼坠没之苦。

  「受用苦乐者,谓那落迦有情,多分受用极治罚苦」,在因地的时候对别人没有同情心,造了很多罪,所以现在到地狱去,就很多的苦来治罚这个人,所以受用极治罚苦。「旁生有情,多分受用相食啖苦」,弱肉强食这种苦。「饿鬼有情,多分受用极饥渴苦」,特别的饥、特别的渴,不是人间这种饥渴,那是特别厉害的。「人趣有情,多分受用」什么苦呢?「匮乏」苦。有所缺乏,那么就「追求」所缺乏的事情。缺乏的总是又缺这个、又缺那个,种种的苦。追求苦、匮乏苦、追求「种种之苦」,用这个字来形容人间的苦。「天趣有情,多分受用衰恼坠没之苦」,天趣也有苦。这是略辨相。

  第二科再广分别这几种苦。广分别里边分五科;第一科那落迦有情的苦,分四科;第一科是八大那落迦的苦,分八科;第一科是等活那落迦的苦,先标出来。

  卯二、广分别(分五科) 辰一、那落迦有情(分四科)

  巳一、八大那落迦(分八科) 午一、等活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

  又于等活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极治罚苦。

  这是标出来;底下解释,第一科是显苦的因。

  未二、释(分三科) 申一、显苦因

  谓彼有情,多共聚集业增上生,种种苦具,次第而起,更相残害,闷绝躄地。

  「谓彼有情,多共聚集业增上生,种种苦具,次第而起」,谓那个大等活地狱的有情,他在人间的时候,他多数是共同地做太大的罪过,他不可能是一个人,就是很多人一齐地造作,造作集聚了那个罪业是特别强的,所以叫「增上」,所以生到地狱里边去。生到地狱去受苦的时候,「种种苦具,次第而起」,因为你那个强有力的业力,就生出来种种的苦具,各式各样受苦的器具,按照次第,随时的就现起来苦恼的境界,这是显苦因。「多共聚集业增上生」,这是他的苦因。

  「更相残害,闷绝躄地」,种种的苦具,次第地现起以后,也就次第地来残害众生,这个苦具现起来,一样一样地、相续不断地来残害这个众生,来伤害他,使令他「闷绝躄地」,苦到那种程度,躄在地面上了。

  申二、辨苦缘

  次虚空中,有大声发,唱如是言:此诸有情,可还等活!可还等活!次彼有情,欻然复起,复由如前所说苦具,更相残害。

  「次虚空中,有大声发」。前面是显苦因,第二科辨苦的缘,苦的缘是什么呢?这地方说,种种苦具现起来了,使那个众生受苦,还不止于此。其次在虚空中,就有大声音发出来,「唱如是言:此诸有情,可还等活!可还等活!」闷绝躄地,也就等于是死了,但是虚空中有这样的声音,你可以再活过来,再等活;有这样的声音。

  「等活」,原来是活的,现在再活就是相等。或者这么说,或者「等」是相续的意思,再继续的活过来,如果不活就是断了,就死掉了,活过来就是相续下去了。

  「可还等活!可还等活!次彼有情欻然复起」,有这个声音以后,那个地狱的有情忽然间就活起来了。「复由如前所说苦具,更相残害。」

  申三、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这是第三科,明边际。他这样受苦到什么时候是个边际,不受苦了呢?由此因缘,长时的受苦;这个寿命前面说过。「乃至先世所造」的「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没有竭尽的时候,他是不能出离这个地狱的,业力使令他的苦不断的出现;出现了,这个业力就减少了,一直到最后,业力结束了、没有了,他就解脱了。若未尽的时候,他是不能出地狱的。

  未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等活。

  等活地狱的名字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是结束这一段。

  午二、黑绳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

  又于黑绳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罚重苦。

  这是黑绳地狱,这是第二个地狱,分三科,第一科是标,刚才这些话是标出来。底下是解释,分两科,第一科「辨苦缘」;苦因就是他的罪业。

  未二、释(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

  谓彼有情,多分为彼所摄狱卒,以黑绳拼之。或为四方、或为八方、或为种种图画文像。彼既拼已,随其处所,若凿、若斫、若斫、若剜。

  「谓彼有情,多分为彼所摄狱卒」,就是那个地狱的狱卒,「以黑绳拼之」,用黑色的绳子把他拼起来。我们通常说话:「把他絣紧了。」大概就是用绳子绑起来,绑得很紧叫「拼」。但是拼有点不同,「或为四方」,或是拼的是四方形的,一个方格、一个方格的。「或为八方」形的,「或为种种图画文像」,一个线条、一个线条,种种图画的样子。「彼既拼已,随其处所」,那个文、那个条,就是处所。「若凿、若斫、若斫、若剜」,头一个凿是穿的意思。第二个斫是削,用刀来削。第三个斫是击,斫者击也。剜,就是深深的剜进去。

  申二、明边际

  由如是等种种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未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黑绳。

  「故此那落迦,名为黑绳」,叫作黑绳地狱。

  午三、众合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

  又于众合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罚重苦。

  这是第三科,众合那落迦,先是标出来,「多受如是治罚重苦」,底下解释,分两科,第一个辨苦缘。

  未二、释(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分三科)

  酉一、两山迫苦(分二科) 戌一、举铁羺头

  谓彼有情,或时展转聚集和合。尔时便有彼摄狱卒,驱逼令入两铁羺头大山之间。彼既入已,两山迫之。既被迫已,一切门中血便流注。

  「谓彼有情,或时展转聚集和合,尔时便有彼摄狱卒,驱逼令入两铁羺头大山之间」。彼那个众合大地狱的有情,「或时展转」,「或时」是不决定,有的时候这样、有的时候又不这样。「展转聚集和合」,那个众生不在一处,但是忽然这个众生和那个众生跑到一起、又和那个众生又跑到一块去了,「聚集和合」。这个时候便有彼摄的狱卒「驱逼」,驱逐他、逼迫他,叫他进入到两个铁的「羺头」,就是羊头,胡羊,不是汉族的羊。胡人就是或者是蒙古人、或者是什么人。这个羊头的大山之间,那个大山的形象像个羊头似的,羺羊头大山之间。

  「彼既入已」,入在两山之间以后,两山就会动,就会迫近、逼迫他、压迫他,「既被迫已,一切门中,血便流注」。「一切门中」,眼、耳、鼻、口都是门,全身毛孔都是门,所以血就被挤出来了,「血便流注」,受如是苦。

  戌二、例两铁羝头

  如两铁羺头,如是两铁羝头、两铁马头、两铁象头、两铁师子头、两铁虎头,亦尔。

  「如两铁羺头如是」,是这样子。「两铁羝头」,这个羝头是雄性的羊头,那就是有角了。「两铁马头」,「两铁」的「象头」,「两铁」的「师子头」的山。「两铁虎头」形象的山,「亦尔」,也是这样子的。

  这是前面「举铁羺头」;第二科「例铁羝头等」;这是两山迫苦。

  酉二、大槽压苦

  复令和合置大铁槽中,便即压之,如压甘蔗。既被压已,血便流注。

  「复令和合」,这么多的众生,狱卒驱迫他们到一起,「置大铁槽」里面,「便即压之,如压甘蔗」那样子,「既被压已,血便流注」。

  酉三、铁山堕苦

  复和合已,有大铁山从上而堕。令彼有情躄在铁地,若斫若刺或捣或裂。既被斫刺及捣裂已,血便流注。

  第三科铁山堕苦。「复和合已,有大铁山,从上而堕」,从上面大铁山堕下来,「令彼有情,躄在铁地」,他「躄在铁地」,「躄」是不能动,就是在那个铁地上不能动。在铁山堕下来的时候,这个铁山对罪人是「若斫、若刺,或捣、或裂」这样子。「既被斫刺,及捣裂已,血便流注。」

  申二、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若,乃至先世所作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未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众合。

  众合是这样意思。这「众合」有两种「合」;看这上文的意思。

  午四、号叫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

  又于号叫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罚重苦。

  这是第四科,号叫那落迦;分三科,先是标。「又于号叫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罚」的「重苦」。

  未二、释(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

  谓彼有情,寻求舍宅,便入大铁室中。彼纔入已,即便火起。由此烧然,若极烧然,遍极烧然。既被烧已,苦痛逼切,发声号叫。

  这是第二科,解释,先说苦的缘。「谓彼有情,寻求舍宅」,想要找个房子,这个时候走到什么地方去了呢?「便入大铁室中」,这个房子是铁的,住在这里头。「彼纔入已」,彼刚刚入到铁室之中「即便火起」,这个铁室里面就起火了。「由此烧然,若极烧然,遍极烧然」,开始烧的时候是少分,叫烧然;极烧然是多分;遍极烧然就是全体都是火了。「既被烧已,苦痛逼切,发声号叫。」

  申二、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未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号叫。

  这是号叫地狱。

  午五、大号叫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差别

  又于大号叫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恼与此差别。

  这是第五科,大地狱里面的大号叫大地狱,先「标差别」。「又于大号叫大那落迦中,所受」的「苦恼,与此差别」,与前面那个「号叫」不同,它什么样呢?底下「释彼相」。

  未二、释彼相

  谓彼室宅,其如胎藏。

  那个铁的房子就像胎藏那样子,很狭小的,这是相貌。

  未三、结得名

  故此那落迦,名大号叫。

  号叫得更厉害,苦恼是更重了。

  午六、烧热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

  又于烧热大那落迦中,多受如是治罚重苦。

  第六科,烧热那落迦,先标出来,后面解释。第一科辨苦缘,先说铁鏊的烧坢苦。

  未二、释(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分三科) 酉一、铁鏊烧缚苦

  谓彼所摄狱卒,以诸有情,置无量逾缮那,热、极热、遍极烧然,大铁鏊上,左右转之,表里烧坢。

  铁鏊,「鏊」是平的,不像锅是洼下去的,这是平的,也是烧东西用的。狱卒逼迫诸有情,把这么多的有情放在无量逾缮那个么大的、特别热的大铁鏊上面,还要左右的转动,「左右转之」。「表里烧坢」,不但是表面上,连里面都被烧了啊!烧干了,都起了火。这是一种苦。

  酉二、铁丳贯炙苦

  又如炙鱼,以大铁丳,从下贯之,彻顶而出,反复炙之。令彼有情,诸根毛孔,及以口中,悉皆焰起。

  第二是「铁丳贯炙苦」。「又如炙鱼」,就像那个鱼在铁鏊上「炙」。炙了以后,又用大铁丳「从下贯之」,从下面把它贯穿起来。「彻顶而出」,铁丳从头顶上穿出来。「反复炙之」,炙了一会儿,再掉过来。「令彼有情,诸根毛孔,及以口中,悉皆焰起」,都起火了,受这种苦。

  酉三、铁椎打筑苦

  复以有情,置热、极热、遍极烧然,大铁地上。或仰或覆,以热、极热、遍极烧然,大铁椎棒,或打、或筑,遍打遍筑,令如肉抟。

  「复以有情,置热、极热、遍极烧然」的「大铁地上」,这是第三科「铁椎打筑苦」。放在大铁地上,不是铁鏊。这是大铁地上,「或仰、或覆」这样子,用「热、极热、遍极烧然」的「大铁椎棒」,它是大铁椎、大铁棒;「椎」和「棒」是不一样的。「或打、或筑,遍打、遍筑」。在禅宗的语录上曾用「筑」这个字,临济禅师到一个禅师那里,他是用手筑,大概是平面的说,用手「杵」一下,这样叫「筑」。这上面说受苦的形象。「令如肉团」,这或者「打」、或者「筑」,「遍打、遍筑」,使令这个受罪的众生的生命体变成肉团的样子。

  申二、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未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烧热。

  午七、极烧热那落迦(分三科) 未一、标差别

  又于极烧热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恼与此差别。

  这是第七科。「又于极烧热大那落迦中,所受苦恼,与此」是不同的。

  未二、释彼相(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分二科)

  酉一、举种种(分三科) 戌一、铁丳贯彻苦

  谓以三支大热铁丳,从下贯之,彻其两膊,及顶而出。由此因缘,眼耳鼻口及诸毛孔,猛焰流出。

  「谓以三支大热铁丳,从下贯之」,前面只说「一支」,这边说「三支」。从他的身体的下面向上面穿。「彻其两膊」,两个肩膊。「及顶而出」,三个铁丳,正好从顶出来一个,两边各出一个,三个。「由此因缘,眼、耳、鼻、口及诸毛孔,猛焰流出」,都是出来猛火。

  戌二、大鍱遍裹苦

  又以热、极热、遍极烧然,大铜铁鍱,遍裹其身。

  这是第二科「大鍱遍裹苦」。「鍱」是什么东西呢?就是把铁或铜打成很薄的,像一叶一叶的。因为叶是特别的「热、极热、遍极烧热」的大铜的鍱、大铁的鍱。「遍裹其身」,包裹其身。这苦也是不得了。

  戌三、铁镬煎煮苦

  又复倒掷,置热、极热、遍极烧然,弥满灰水,大铁镬中,而煎煮之。其汤涌沸,令此有情随汤飘转,或出或没,令其血肉及以皮脉悉皆销烂,唯骨琐在。寻复漉之,置铁地上,令其皮肉及以血脉复生如故,还置镬中。

  「又复倒掷」,第三科「铁镬煎煮苦」,也就是铁锅了。把这个众生又是倒过来丢在那个「热、极热、遍极烧然」,「弥满」了「灰水」的「大铁镬中」,就是铁锅中,「而煎煮之」。「其汤涌沸」,就是滚起来啊!「令此有情,随汤飘转」,汤在滚动、他也在滚动。或者是出、或者是没,或者是没在那个灰水里面、或者是出在面上。「令其血肉,及以皮脉,悉皆销烂,唯骨琐在」,唯这一节一节的骨头连起来,在那里。「寻复漉之」,紧接着又把他从大铁锅里面捞出来。「置铁地上」,放在铁地上面。「令其皮肉及以血脉复生如故」,又恢复过来。恢复过来,完了,「还置镬中」,又放在那个大铁锅里面去了,这样受苦。

  酉二、例所余

  余如烧热大那落迦说。

  还不只是这样苦,还有剩余的苦,像前面那个「烧然大那落迦」里面说的。

  申二、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未三、结得名

  故此那落迦,名极烧热。

  这是第七个地狱。

  午八、无间那落迦(分二科) 未一、举粗显(分三科) 申一、标

  又于无间大那落迦中,彼诸有情,恒受如是极治罚苦。

  这底下就说「无间那落迦」。无间地狱究竟里边的苦恼是什么样子呢?这底下就说了。分两科,第一科是「举粗显」的相貌,说无间地狱的烦恼。

  「又于无间大那落迦中,彼诸有情,恒受如是极治罚苦」,这是「标」。底下就解释,解释里面先「辨苦缘」,「举种种」的苦,分六科。

  申二、释(分二科) 酉一、辨苦缘(分二科) 戌一、举种种(分六科)

  亥一、火焰和杂苦(分二科) 天一、火猛炽(分二科) 地一、举从东方

  谓从东方多百逾缮那,烧热、极烧热、遍极烧然,大铁地上。有猛炽火腾焰而来。刺彼有情,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复彻其髓,烧如脂烛。如是举身皆成猛焰。

  第一科是,「火焰和杂苦」;先说「火」的「猛炽」,这里面「举从东方」来的火。

  「谓从东方多百逾缮那」,这么广大的「烧热、极烧热、遍极烧然」的「大铁地上」,「有猛炽」的「火,腾焰而来」,那么广大的火就过来了。「刺彼有情」,火来刺无间地狱里面的众生。这个火对那个众生来说「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复辙其髓,烧如脂烛」,把他烧得就像蜡烛似的,那样烧。「如是举身,皆成猛焰」了啊!这是从东方。

  地二、例所余方

  如从东方,南西北方亦复如是。

  「如从东方」这样子,「南、西、北方,亦复如是」,也是有这样的火来烧他。

  天二、苦无间

  由此因缘,彼诸有情与猛焰和杂,唯见火聚从四方来,火焰和杂无有间隙,所受苦痛亦无间隙,唯闻苦逼号叫之声,知有众生。

  「由此因缘,彼诸有情与猛焰和杂」,前边是火的猛炽,现在第二科,「苦」是「无间」断的,这个意思。

  「与猛焰和杂」,这个众生和那么猛烈的火焰就和在一起了,混合在一起。「唯见火聚从四方来,火焰和杂,无有间隙」,火焰,通通都是火,中间是没有空隙的。「所受苦痛,亦无间隙」,所受的苦痛也是没有间隔的,没有说苦了一会,然后又不苦,然后再苦;不是的!中间没有间隔。「唯闻苦逼号叫之声,知有众生」,知道这火里面有众生受苦。

  亥二、铁箕簸揃苦

  又以铁箕,盛满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猛焰铁炭,而簸揃之。

  「又以铁箕盛满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猛焰铁炭」,这个铁的箕,城市里的人可能没有看见过这个箕,我是乡村的人,我看见过这个箕,这是叫簸箕的这种器。这个箕里边盛着铁炭,这个炭是非常的热——「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

  「而簸揃之」,就是把这个众生放在箕里边,这个箕会动。「揃之」这个「揃」字,查字典念ㄐㄧㄢˇ。「揃」是什么呢?「揃」当「摩」字讲,用手去摩一摩,这个「摩」。就是把他放在极烧然、遍极烧然这个猛焰的铁炭里面,这个簸箕在动,就是把这个众生在这里面受苦。

  亥三、铁山上下苦

  复置热铁地上,令登大热铁山,上而复下,下而复上。

  「复置热铁地上」,这是第三科,又置在热铁地上,铁山上下苦。「令登大热铁山」,叫这个众生上这个大热的铁山上去。「上而复下,下而复上」,就是来来去去的这样子。这又是苦。

  亥四、铁钉张舌苦

  从其口中,拔出其舌,以百铁钉,钉而张之,令无皱媶,如张牛皮。

  「从其口中,拔出其舌」,这是第四「铁钉张舌苦」。这个狱卒从这个众生的嘴里边把他的舌拔出来。「以百铁钉,钉而张之」,把它张大、扩张,用钉子钉起来。「令无皱媶」,皱媶,像穿的衣服有皱纹叫皱媶;媶也就是皱。那么这个舌头「钉而张之」,叫它没有皱媶,「如张牛皮」那样子的把它的四面伸张起来。把这个舌头这样子,让它这样苦。大概是这个人在生存造业的时候,他的舌头造业造得很厉害。他说话的时候像刀剑似的害人,所以现在受苦的时候,把他舌头这样子让它受苦。所以人说话温和一点好,不必说得太厉害。

  亥五、铁丸置口苦

  复更仰卧热铁地上,以热烧铁钳,钳口令开,以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大热铁丸,置其口中,即烧其口,及以咽喉,彻于腑藏,从下而出。

  「复更仰卧热铁地上,以热烧铁钳,钳口令开」,把他嘴钳开。「以烧然、极烧然、遍极烧然大热铁丸,置其口中」,放在他的嘴里头。「即烧其口,及以咽喉,彻于腑藏,从下而出。」这个大铁丸这么厉害。

  我在《金刚经灵验记》上看出来一件事情。一个人欢喜打猎,到山里边去打飞禽走兽,感觉到快乐;但是他也有功德,回家去每天念一部《金刚经》,每天念、每天念。后来这个人死掉了,跑到地狱去的时候,就是「啊!你杀害了很多的众生。」就把他的嘴撬开,就用铁丸、药丸──他那不说铁丸;是药丸──放在他嘴里头。因为还有其他的众生啊,阎罗王叫狱卒把这铁丸放到众生嘴里头,一烧就起火,全身都烧了,烧了然后又恢复正常。后来,这一个众生、一个众生……就轮到念《金刚经》的这个人,该他的班了,也把他的嘴撬开,丢这个药丸,丢着不起火,再丢也不起火,连丢了三次也不起火。阎罗王说:「这个人奇怪!为什么你不起火呢?」查一查。喔!他每天念《金刚经》,念《金刚经》就不起火。所以,你不要小看读《金刚经》,每天读一读,好像也没有什么,何必读这个?没有什么味道,不如去吃一块糖、吃一块饼干舒服。不愿意读《金刚经》,这是不对的呀!要读金刚经啊!(好过……我看,下面这句话不说了,恐怕有过失。)《金刚经》有无量无边的功德呀!明白一点说,《金刚经》是得无生法忍的方法;你知道!无量无边的不可思议功德;读《金刚经》好啊!就算是有一点罪过,到地狱的时候不起火,你看,有多好!所以要读《金刚经》,你不要不读;欢喜坐在那里,不愿意读。你坐也是好;但是,读不是更好吗?

  亥六、洋铜灌口苦

  又以洋铜而灌其口,烧喉及口,彻于腑藏,从下流出。

  这是第六个「洋铜灌口苦」;这无间地狱的苦这么多啊!

  「又以洋铜而灌其口」,洋铜就是把那个铜用高温、特别的热的把它熔化了,变成水的样子,那么用这样的洋铜灌在他嘴里头。「烧喉及口,彻于腑藏」,里面的藏腑也都是受着洋铜烧然的苦,那么从下边流出来。

  戌二、例所余

  所余苦恼,如极热说。

  这第二科。还有,不只是这样的苦,还有其他的苦恼,像极热那个地狱说的。这底下说它的边际。

  酉二、明边际

  由此因缘,长时受苦,乃至先世所造一切恶不善业,未尽未出。

  申三、结

  故此那落迦,名为无间。多是造作无间之业,来生是中。

  「故此那落迦,名为无间」,这无间地狱的无间是这样讲法。「多是造作无间之业,来生是中」,作这个五逆的业:弒父、弒母、弒阿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五逆之业,来生是中」受苦。

  未二、明略说

  此但略说粗显苦具,非于如是大那落迦中,所余种种众多苦具,而不可得。

  「此但略说,粗显苦具」,前面这个无间地狱,标的时候说是粗显的意思,这是要略的说出粗显的苦具的相貌。「非于如是大那落迦中,所余种种众多苦具而不可得」,还有很多其他的苦具的受苦的情形。

  巳二、近边那落迦(分二科) 午一、标

  又于近边诸那落迦中,有情之类受用如是治罚重苦。

  前边说大地狱;这底下说近边的那落迦,这近边那落迦里面的事情还是很多的。分两科,先标。这个近边那落迦里面有情之类,受用如是的治罚重苦。这个「如是治罚重苦」就指下边说的。这底下就解释,分三科,总标四园。

  午二、释(分三科) 未一、总标四园

  谓彼一切诸大那落迦,皆有四方四岸四门铁墙围绕。从其四方四门出已,其一一门外,有四出园。

  「谓彼一切诸大那落迦,皆有四方、四岸、四门」,前面说这个大那落迦、大地狱,都是有四个方面的,有四个岸,就是四边有岸;还有四个门,这可见就是有铁墙的围绕,所以就是有门了,墙这里有门。

  「从其四方四门出已」,这个众生从这大那落迦里面的四门出来了。「其一一门外有四出园」,有四个出园,叫这个名字,叫「出园」。这个出园是什么呢?这底下是别显其相。前面是标出来四园,这底下别别的显出四园的相貌;分两科。第一科是辨苦缘。辨苦缘里面先是「煻煨齐膝」,这是一个苦恼的境界。

  未二、别显其相(分二科) 申一、辨苦缘(分四科) 酉一、煻煨齐膝

  谓煻煨齐膝,彼诸有情,出求舍宅,游行至此,下足之时,皮肉及血,并即销烂,举足还生。

  「谓煻煨齐膝」,那就是各式各样的煻煨,就是特别的热。「彼诸有情,出求舍宅」,从那个大地狱里面四门出来了,出来就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休息。「游行至此」,他各处走,就走到「煻煨齐膝」这个地方。「下足之时,皮肉及血并即销烂」,他这个足一踩到这个煻煨里面,能齐其膝,与膝盖相齐,那是特别热的地方,他的皮肉及血并皆销烂了。「举足还生」,足抬起来,这个皮肉又恢复过来了。这个业力会这样子变化。

  酉二、死尸粪泥(分二科) 戌一、游行陷没苦

  次此煻煨无间,即有死尸粪泥。此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渐渐游行,陷入其中,首足俱没。

  「次此煻煨无间,即有死尸粪泥」,这也是一个园,就是死尸粪泥园,游行陷没苦。「此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渐渐游行,陷入其中,首足俱没」,陷入那个死尸的粪泥里边去;不但是足,连头都没在里边去了;这种苦恼境界。

  戌二、诸虫唼食苦

  又尸粪泥内,多有诸虫,名娘矩咤,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取髓而食。

  又尸粪泥内,这是第二个苦,这苦是诸虫唼食苦。「又尸粪泥内」,这个尸粪泥里边,陷没到里边去有什么苦呢?「多有诸虫」,那里面有虫,名字叫做「娘矩咤」,是有个翻译的哦!「穿皮入肉,断筋破骨,取髓而食。」唉呀!这个虫子这么厉害;这是一种。

  第三个苦:刀剑刃路等苦。

  酉三、刀剑刃路等(分三科) 戌一、刀剑刃路

  次尸粪泥无间,有利刀剑,仰刃为路。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游行至此,下足之时,皮肉筋血,悉皆销烂。举足之时,还复如故。

  「次尸粪泥无间」,就是没有间隔。就「有利刀剑」,很利的刀剑。「仰刃为路」,这个刀剑的刃是向上的,有这样的道路,道路上就是以刀剑的刃为路。「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游行至此」,到这里「下足之时,皮肉筋血悉皆销烂。」唉呀!都被割坏了。「举足之时,还复如故。」唉!就是这样子。

  戌二、刃叶林(分二科) 亥一、刃叶斫截苦

  次刀剑刃路无间,有刃叶林。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往趣彼荫。纔坐其下,微风遂起,刃叶堕落,斫截其身,一切支节,便即躄地。

  这是第二科「刃叶林」。又有这样的园,刃叶林。分两科,刃叶斫截苦。「次刀剑刃路无间,有刃叶林」,那么就是树的叶子都是刃。「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从彼出已,往趣彼荫」,彼那个树的荫凉下。「纔坐其下」,刚刚坐在那个树下面受这个荫凉之乐。「微风遂起」,小小有风出来。「刃叶堕落」,那个刀刃为叶,那种叶就下来了。「斫截其身,一切支节便即躄地」,斫截他的支节,就是杀害他,那么他就是倒在地下了。

  亥二、黑狗噉食苦

  有黑厘狗,甇掣脊恰而噉食之。

  就是有这样的狗来「甇掣」,就是又是咬、又是拉,可能不只是一个狗,咬他的脊恰,也就是身体的一部分,「而啖食之」。

  底下戌三、铁设拉末梨林,又有不同的林。(注:此句原为亥一「刃叶斫截苦」释文中最后一句,为免唐突,今移至此。)

  戌三、铁设拉末梨林(分二科) 亥一、刺贯身

  从此刃叶林无间,有铁设拉末梨林。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便来趣之,遂登其上。当登之时,一切刺锋,悉回向下,欲下之时,一切刺锋,复回向上。由此因缘,贯刺其身,遍诸支节。

  「从此刃叶林无间」,这是第三科,是刺贯身。「从此刃叶林无间」,刃叶林没有距离,就是紧接着。「有铁设拉末梨林,彼诸有情,为求舍宅,便来趣之。」因为这是一个树林子,很好,就到这来。「遂登其上。当登之时,一切刺锋悉回向下」,那个刺的锋啊,就回向下。「欲下之时,一切刺锋复回向上」,那个东西自己会动,能够向上,他下来时候那个刃就向上来刺他。「由此因缘,贯刺其身,遍诸支节」,受如是苦。

  亥二、大乌啄眼

  尔时便有铁荁大乌,上彼头上,或上其髆,探啄眼睛而啖食之。

  「尔时便有铁嘴大乌」,这个大乌鸟,「上彼头上,或上其髆」,到他肩膀上,「探啄眼睛」,去咬、去逭他的眼睛,「而噉食之」。这个近边地狱还有这么多事情。

  酉四、广大灰河(分三科) 戌一、堕入煎煮苦

  从铁设拉末梨林无间,有广大河,沸热灰水弥满其中。彼诸有情,寻求舍宅,从彼出已,来堕此中。犹如以豆置之大镬,然猛炽火而煎煮之。随汤腾涌,周旋回复。

  「从铁设拉末梨林无间,有广大河」,灰河;这是第四科,广大灰河,有这么个园。「沸热灰水弥满其中」,这个广大河里边有特别滚热的灰水,弥满在里边。「彼诸有情寻求舍宅,从彼出已,来堕此中」,就堕在这里头。「犹如以豆置之大镬,然猛炽火而煎煮之」,在这里煮。「随汤腾涌,周旋回复」,这个众生就在这里边受苦。

  这是堕入煎煮苦;第二是狱卒遮障苦。

  戌二、狱卒遮障苦

  于河两岸,有诸狱卒,手执杖索,及以大网,行列而住,遮彼有情不令得出。或以索统,或以网漉。

  「于河两岸,有诸狱卒」,有很多的狱卒。「手执杖索」,手执杖、手执铁索。「及以大网」,还有拿着大网。「行列而住」,一行一行的排在那里。这个狱卒排在那里,「遮彼有情不令得出」,想要从那里出来还不行,他挡住你,不令你得出。「或以索统,或以网漉」,或者以索统,统就是索。「或以网漉」,或者是用网来漉着他、套着他。阿弥陀佛!地狱的苦这么厉害!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