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光明
瑜伽师地论 金刚经 华严经 地藏经 心经 六祖坛经 成唯识论 十善业道经 楞严经 涅槃经 阿弥陀经 无量寿经 盂兰盆经 观无量寿经 俱舍论 药师经 楞伽经 解深密经 八大人觉经 法句经 胜鬘经 维摩诘经 大宝积经 摄大乘论 大乘起信论 瑜伽师地论 普贤行愿品 圆通章 圆觉经 四十二章经 佛遗教经 普门品 占察善恶业报经 大智度论 吉祥经 大乘百法明门论 妙法莲华经 阿含经 菩提道次第广论 中观论 现观庄严论 佛经名句 佛经入门 佛经问答 佛经原文 佛经译文 佛经注音 佛经讲解 其它经论 大藏经 阿含部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四(16)

瑜伽师地论 | 发表时间:2015-01-12 [投稿]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四(16)

  寅十七、领受身心诸受相别

  又有五法,令诸有情受爱非爱业果异熟,烦恼身心,具摄众苦,谓苦、乐、忧、喜、舍。

  这是第十七科「领受身心诸受相别」。「又有五法」,又有五种事情,使「令诸有情受爱非爱业果异熟」,领受爱业的果报,领受不可爱的业果报。这五法有这种作用,使令众生领纳这两种果报,一个是可爱的;一个是不可爱的。「烦恼身心」,虽然是有可爱,有不可爱,总而言之都是烦恼,不可爱的是烦恼,可爱也是烦恼。「烦恼」的意思就是使令心里面不寂静;扰乱身心不寂静。

  「具摄众苦」,他具足了、含摄了很多的苦都在内了。「谓苦、乐、忧、喜、舍」,五法是那五法呢?就是这五种。这个苦和忧是领纳不可爱果报的两法,喜和乐是领纳可爱果报的两法,这个舍是通于苦乐的。苦乐是在前五识来说,这个忧喜是在第六识说的。苦恼的境界来了,第六识就是忧恼;可爱的境界来了,第六识就喜,它欢喜了。但是都是属于烦恼境界,因为都是属于有漏的,对可爱的境界也是烦恼,不可爱境界也是烦恼,所以都是苦恼的境界。

  寅十八、不还圣者生相差别

  又有五种,离欲界欲,未尽余结,学生差别。一、住中有,便能究竟得般涅槃;二、于初静虑初受生已,得般涅槃;三、受生已后,少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四、多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五、或色界边际乃至色究竟,得般涅槃;或无色界边际乃至有顶,方能究竟得般涅槃。

  「又有五种,离欲界欲,未尽余结,学生差别」,这是第十八科「不还圣者生相差别」,这是在三果阿那含称之为不还圣者。这个圣者,他还没能够入于不生不灭的涅槃,他还是有生的,有生是有差别的,这里面加以解释。

  「离欲界欲」这个三果圣人,初果、二果、三果。三果圣人,他经过长时期的修学圣道,是远离了欲界的烦恼。「离欲界欲」,欲界的欲烦恼,他弃舍了,他没有欲界的欲了。「未尽余结」,色界天、无色界天的烦恼,他还没能尽,他还是有。是这样的「学生差别」,这样还是有学,还要继续学习圣道,断未尽的烦恼。他这个人,还要在生死流转的,他这个身的相好、情况、相貌是什么样呢?什么样的情况呢?怎样的差别呢?这样的意思。

  「一、住中有,便能究竟得般涅槃」,这是第一种情形。就是在…,这个人当然是在欲界,或者在人间,或者在欲界的天上,他的寿命结束了,他就是死掉了,死掉了就生到天上去。临命终的时候,他又有中有,就是前一个生命还没有出现,现在这个生命结束了的中间有一个生命。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便能究竟得般涅槃」,他在中有的时候,他就能究竟地,他这个止观的力量,这个圣道的力量,就把剩余的烦恼灭了,就得涅槃了。

  这个涅槃有「有余涅槃」、有「无余涅槃」,他这个应该是通于有余,也通于无余。因为这个中有,他的寿命最长可以达到七天。如果他在人间死了,中间他可能到中有的时候,他还修止观的。修止观他可能不需要两个钟头,也可能的,这个事不一定,就把烦恼断了。断了这个时候,还是「有余涅槃」。但是中有不过七天就死掉了,一死就是「无余涅槃」了。所以这个地方「便能究竟得般涅槃」,就是也有「无余涅槃」在内的,这个地方有这样意思。这是第一种情况。

  「二、于初静虑初受生已,得般涅槃」。第二个情形,就是他在中有的时候,虽然他是三果圣人,他中有时候,他还是圣人,但是这时候没有进步。已经到了从初静虑,或者梵众天,或者是梵辅天。这个圣人像初果圣人多数不做梵天王,多数是这样子。那他「初受生已」,就是初开始得到梵天的生命,但那都是化生,不像我们人间这样子。「生已得般涅槃」,就是初受生了没有多久,他就得了涅槃了,这是有余涅槃,那就是把色界天、无色界天的烦恼都断了。

  这个我们在以前,我们也是讲过这个道理。比如说这个修行人在欲界用功修行,他能把色界天、无色界天的烦恼能断,能这样子。现在这个人修行人,生到色界初禅去,在初禅天里用功的时候,就把色界的二禅、三禅、四禅,乃至无色界的四空定的烦恼都能消灭。这个事情,这个圣道的厉害,力量很大的,这是第二个情形。但这个是有余涅槃,那么这个寿命还是很长,所以还不会…,等寿命尽了才能入无余涅槃。

  「三,受生已后,少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这是第三种情形。他是在初静虑受生了以后,「少用功力」,不是用很多,不需要很多的努力。「圣道现前」,这个圆满的定慧的力量现前了,那么没尽的余结都消灭了,就「得般涅槃」,得入于有余涅槃了。

  「四、多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这个人他要多用功,少用功的不可以,要多用功力的,那他这个圣道才现前。这可见,不但是我们凡夫这个根性不同,圣人也是,圣人也是这样子,根性也不一样,他们的烦恼也是有轻重的不同,所以得圣道的情况也是各式各样的。这是「第四、多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

  「五、或色界边际乃至色究竟,得般涅槃;或无色界边际乃至有顶,方能究竟得般涅槃」,这是第五种。第五种或色界边际乃至色究竟,这话什么意思?就是他在初禅天,他若修行就死了,就生到二禅去了,二禅死了又生到三禅,三禅死了生到四禅,到了色究竟天才入涅槃,圣道才圆满,才得无余涅槃,才得到涅槃,寿命尽了就无余涅槃了,还有这样的情形,所以这是不一样的。

  「或无色界边际乃至有顶,方能究竟得般涅槃」。「或无色界」,这个无色界就是这个人他由初禅、二禅、三禅乃至到色究竟天,还没得涅槃,还没得究竟的涅槃。又生到无色界天的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想处天,这个时候他才能究竟得般涅槃,还有这样情形,这也是不一样的。那这就是「不还圣者生相的差别」是这样的。

  这底下把《披寻记》念一下:

  《披寻记》五一九页:

  又有五种离欲界等者:此说五不还果生相差别。由彼已断五下分结,是故说言离欲界欲。未断五上分结,是故说言未尽余结。有学位摄,是故名学生。上二界未证无生,说之为生。何等为五?谓中般涅槃,生般涅槃,无行般涅槃,有行般涅槃,上流般涅槃。如声闻地释。(陵本二十六卷五页)如文次第,配释应知。

  「又有五种离欲界等者:此说五不还果生相差别」,就是五个、五类、五样不同的三果圣人,他们在色界天、无色界天受生的行相,有这样的情况不一样。「由彼正断五下分结,是故说言离欲界欲」,这是解释这句话,就是把五种,一、二、三、四、五.五种下分结,就是欲界的,欲界的烦恼他已经消灭了,所以说离欲界欲。他还没有断五上分结,五上分结我们前面讲过。「是故说言未尽余结,有学位摄,是故名学生」,这样的修行人,还没有到无学的境界,他还属于有学,他还继续要学习圣道,这叫做「有学」;「位摄」,有学的情况所摄,属于…,摄者属也,属于这个程度的人,「是故名学生」,这也叫学生。

  「上二界未证无生,说之为生」。因为他上二界的这个色界、无色界的禅定的境界,他成就了这个禅定,他心里面还有爱见慢的烦恼,没有证悟无生灭的道理,还没能够,对于有爱见烦恼的生起,所以叫做「生」。「何等为五」怎么叫做五呢?

  「谓中般涅槃」,就是那个中有的时候,就入涅槃了。

  「生般涅槃」,就是初受生已,就得涅槃了,这是生般涅槃。般者入也,入涅槃了。

  「无行般涅槃」,就是受生已后,少用功力,圣道现前,这就算是无行般涅槃。不用多功用,小小地用功,也就算无行般涅槃。

  「有行般涅槃」,就是多用功力,圣道现前,得般涅槃,可以这么说。

  「上流般涅槃」,就是第五个了,要上生到色究竟天得般涅槃,和无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天,才能得般涅槃,这就是上流果,向上去,流者行也,就是向上去,到上面去,由初禅到二禅就是向上去,这样子才得般涅槃的。

  寅十九、杂修不还生地差别

  又有五种杂修第四静虑果得不还者,生地差别。一、下品静虑果生地,二、中品静虑果生地,三、上品静虑果生地,四、上胜品静虑果生地,五、上极品静虑果生地。

  「又有五种杂修第四静虑果得不还者,生地差别」,这又第十九科「杂修不还生地差别」。「又有五种杂修第四静虑果得不还者,生地的差别」。这个杂修第四静虑,这个「杂修」怎讲呢?就是他已经成就了…,这个三果圣人,不是其他的圣人,四果当然也可以,这个…已经得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那这个时候他在四静虑,在第四静虑,不是前三个静虑,是第四个静虑。

  这个「第四静虑果得不还者」,在第四静虑这个地方得不还果,其实都是不还果,但是不还果这个阶段很宽,只要你最后的非非想天的烦恼没有断,那都是三果。你断了初禅的烦恼,二禅、三襌、四襌烦恼,你还是三果。你断了空无边处定的烦恼,识无边处定的、无所有处天的烦恼都断了,你还是三果。你若把非非想处天的烦恼断了,那就是四果。所以这个果也是很长,是「得不还者」,这时候得不还果。得不还果是「杂修」第四静虑,这个地方还有点事情。

  那么「杂修静虑」,什么叫杂修静虑呢?就是这个圣人,他在色界第四静虑里面,入了这个第四静虑的定里面,他就是修无漏的定慧,修这个四念处,无漏的定慧。修的时候,先多念现前无漏的作意,这无漏的作意,一念一念地这么修,是多念好多的念,修这个无漏的作意。然后就现出来有漏的作意,故意地现出有漏的作意,就是现出爱见慢的这种心情。有烦恼的这种作意,现在也是多念。多念现完了,然后再现出无漏的作意,现出这个…,就是四念处、无常、无我的这种作意,这样的止观现出来,也是多念。

  这样说,先是无漏的作意,后面也是无漏的作意,中间是有漏的作意,就是这样子修。两边都是无漏作意,中间是有漏作意,而都是多念地,就是这样子,一直这样修。修的时候,逐渐地减少,逐渐地减少这个念念的修行;这有漏的作意、无漏的作意都渐渐的减少。减少到两念,两念修无漏的作意,两念是有漏的作意,再两念无漏的作意。也叫做「夹熏」,就是用无漏作意夹这个有漏的作意,来熏这个有漏的作意,是这样子。

  那这样过去了,就在一念的无漏作意现前,再有漏作意也是一念现前,再是一念无漏作意现前,这样子修的时候,就是修圆满了。这个杂修,第四静虑就是修完了。那这样修行的人,「生地差别」,他若是他死了以后,往生别另一个地方去的,也是不一样的。他生到那个地方去。生到什么地方去?就是五净居天,生到五净居天。五净居天是在四禅天之上。四禅天,也是三层天,但是五净居天是在三天之上,所以由四禅生到五净居天去。你不夹熏,你不修杂修静虑,你不能生到五净居天,你不能去的。所以这个杂修静虑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的是生到五净居天去。要这样修才可以去,不然你去不了。

  在《俱舍论》上说有三个目的,这个「杂修静虑」有三个目的。第一个就是假设三果圣人,那他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往生到净居天,他要这样修行,这是一个理由。第二个理由,是为了享受现法乐住,享受第四静虑的现法乐,所以要常常入在第四静虑这样修,这是一个,这是一个理由。第三个理由,害怕退转,恐怕这个烦恼增长了,又失掉了,把自己现成的成就的程度,从那个程度降下来了,就是退了,退失了圣道,所以这样子练、这样子熏修,有这三个理由。

  现在说这个「生地差别」,就是你这样杂修静虑死掉了以后,你生到什么地方去,生到那里有什么情形?说这个意思。若是已经成就阿罗汉果的人,不是三果,是四果阿罗汉,那又不同,他也可以杂修静虑,但是他不生到净居天。净居天是三果圣人的地方,他不到那里去,但是他也可以杂修静虑。杂修静虑,他的目的就是为了现法乐,为了享受第四禅的现法乐。再来就是也有一点钝根的阿罗汉,也有一点害怕退,害怕自己的地位、程度向下退了,所以他要这样修。现在这里是说三果圣人。

  「一、下品静虑果生地」。下品静虑果生地也就是无烦天,五净居天的第一个是无烦天。这个杂修静虑像刚才说,到最后,前一念是无漏作意现前,然后中间是一念有漏作意,后面又是一念无漏作意。如果是这个程度,你死掉了的时候,就是生到无烦天。这是属于下品静虑、杂修静虑的果,所生到、往生的地方是无烦天。他这个地方没有烦恼的扰乱,特别的寂静,这是一种。

  「二、中品静虑果生地」。这个中品就是无热天,无热天是中品杂修静虑的果,那么这个修行人,就生到这个地方来。这个中品静虑果,这里面这个「生地」和「中品静虑果」这个话,是两个意思。「中品静虑果」是你现在能这样修,你就有这个成就了;「生地」是你在那个地方死了,生到另一个地方去。这个生地也和那不一样,像我们人间的人,你得到四禅八定了,你还是在这个地方住。死了以后,你生到色界天、无色界天那就是生地,这有点不一样。

  这个「中品静虑果」是什么呢?就是,或者前一念是无漏作意,中间一念是有漏作意,后面一念是无漏作意,是由多念的无漏作意,由多念的有漏作意,多念的无漏作意,修到最后,就是一念作意:一念无漏作意、一念有漏作意、一念无漏作意,是夹熏。现在这个「中品静虑果」,它是六品,就是那个下品是三念,是三心就是三念,刚才说的,前面一念无漏作意,后面也一念无漏作意,中间是有漏作意,这是三心。心意识的心,三心,也可以三心,或者说三念。这个二地中品静虑果这个人,他六心,又增加了三心,是这样子。这样子他就往生到无热天,五净居天的第二层天无热天,往生到那里去,叫无热天,无热天也还是没有热恼,也还是没有烦恼,身心都是安乐没有烦恼,特别寂静清净的地方,所以「中品静虑果生地」。

  「三、上品静虑果生地」,这个人在最后修…,他又增加了三心就是九,就是九念,或者是九品,他就是修行的功力修得多,生到上品。这个「上品静虑果生地」是那里呢?就是善现天。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生到这个地方。这个善现天,说这个天的形体,他这身体的形貌特别庄严,众所乐观这个人。他当然是都是有圣道的境界,他内心里面都是见到苦谛、集谛、灭谛、道谛的道理,见到圣谛的道理,没有烦恼的干扰,身心清净。那这个就是「上品静虑果生地」,「生地」就是善现天,他所现出来的身体的形相非常庄严,叫「善现天」。

  「四、上胜品静虑果生地」,这又是胜过了那个上品,比上品还要殊胜的,也是杂修静虑的。杂修静虑就是十二品,也就是十二念,不是九。现在又增加了三心,就是十二。生地就是善见天。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这个善见天,他当然也是圣道的境界,见到苦谛…,苦集灭道的圣谛,没有烦恼,身心清净安乐,但是他的身体要比前面善现天还要…更要庄严,是这样子。

  「五、上极品静虑果生地」,前面说十二品,现在是十五品,就是十五念,又增加了三念。它就是五个是有漏的作意,十个是无漏作意,加一块就是十五个作意。那这个人,他是色究竟天,就是上极品静虑果。他死了以后,他就生到色究竟天去了,是这样子。这个色究竟上面,这个《俱舍论》上、《大毗婆娑论》上的解释,是说这个人在有色的世界,他的身相的庄严是最殊胜了,没有人能赶上他的。所以是静虑果生地。

  《披寻记》念一下。

  《披寻记》五一九页:

  又有五种杂修第四静虑果等者:当知此说五净宫地:谓无烦、无热、善现、善见及色究竟。谓不还果,由软、中、上、上胜、上极品杂修第四静虑力故,生此五净宫地。如次配释应知。

  「又有五种杂修第四静虑果等者:当知此说五净宫地」,就是五净居天,「谓无烦」天、「无热」天、「善现」天、「善见」天「及色究竟」,这一共是五天。「谓不还果,由软、中、上、上胜、上极品」的「杂修第四静虑力」量「故,生此五净居地,如次配释应知」。这是这样子。

  寅二十、定断烦恼观察差别(分二科) 卯一、标

  又有五种修观行者观察作意,能令三界烦恼永断究竟决定。

  这上面的意思,前面这是「杂修静虑」,这个三果圣人分两种:一种是欢喜智慧的,欢喜智慧他就是杂修静虑,就往生到五净居天去;另外一种欢喜定,他就不到五净居天去了,他就修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非非想处定,这样子他在色界天死了,色界四禅死了,他生到无色界天去了。说欢喜定的到无色界天去,欢喜智慧的就到净居天去,这都是属于上流,属于上流般涅槃的三果圣人。

  「又有五种修观行者」,这底下第二十科「定断烦恼观察差别」,由定断烦恼观察有差别,分两科,第一科是「标」。又有五种修观行的人,他的情形也是不一样,这个修观行的人,观察作意能令烦恼三界…,他的观察作意非常有力量,能令欲界、色界、无色界的烦恼「永断究竟决定」,就是不退转了,他能够成功的,有五种的不同。

  卯二、释(分二科) 辰一、举欲离欲相

  谓虽深厚忆念分别思惟欲相,于诸欲中仍不趣入。任运舍心,于离欲相率尔思惟,便能任运其心趣入。

  前面第一科是「标」,现在第二科是解释,解释分两科,第一科「举欲离欲相」。对这个欲他能离欲,而不是有欲的。

  「谓虽深厚忆念分别思惟欲相」,就是说这个圣人,虽然他在禅定里面,深厚地,深而又厚的忆念分别思惟欲的相。忆念分别思惟,「忆念」就是回想过去,「分别」或者说指未来,「思惟」指现在,就是多样式的,又是深而又厚的忆念分别思惟欲的情况,这色声香味触,这个凡夫的欲相,他这样思惟。

  「于诸欲中仍不趣入」,虽然这样思惟,但是他的内心还是清净无欲,他不投入,不能投入到欲的境界里面去,不相应。是「任运舍心」,好像不需要帮助他,他自然地就能弃舍这个欲,他和这个欲不契合,不高兴这件事,不高兴有欲,「任运舍心」。

  「于离欲相率尔思惟」,就是对于远离了欲的境界的情况,远离了欲的这是谁?就是初禅,初禅天的人就是离开了欲界的欲了。对于初禅的境界是率尔思惟,「率尔」就是…也是很自然地、很自在地这么一下子,这么一想,「便能任运其心趣入」。

  这个「率尔」也表示一个容易的意思。表示说是,我们若是有预谋的就不是率尔了,我预先就准备好了要入初禅了,那不是率尔。率尔是无意的碰到了,就是心里面这么一动、思惟,率尔思惟。「便能任运其心趣入」,「便」就是很容易的,心就入于初禅了,入于初禅的境界里面去了,你就契入了。那么这是一种境界,就是「举欲离欲相」,这个离欲的相貌是这样子。他这样子的观察作意,能令三界烦恼永断究竟决定,有这种好处。这个人修行的境界,达到了这么个程度。

  所以这个圣人,他心清净,他这个欲不能染污他,怎么知道不染污呢?他自己心里面他会考验自己的,在修行的境界的时候,他用染污的境界来考验他自己。考验的结果,结果是经得起考验,他心里不动,是这么回事。所以这是「其心任运其心趣入」,这是第一个。

  辰二、例恚无恚等

  如于欲离欲相如是,于恚无恚相、害无害相、色等至生相、无色等至生相,及涅槃相,当知亦尔。

  这一共是五种,现在是第二科「例恚无恚等」。「如于欲离欲相如是」,如前面说这个修行人,对于欲界的色声香味触的欲,他能离欲相,能离欲这个相貌情形是「如是」,是这样的。

  于欲离欲的相是这样子,「于恚无恚等相」,亦复如是,也是样子。对这个「恚」心里面愤怒要杀人、要伤害人,但是他没有这个,他「无恚」,你怎样触恼他,他心里面不恚、不愤怒。「害无害相」,说是你怎样去苦恼他、毁辱他,而他心里面没有害相,心里面不动。没有说你骂我,我就骂你,你要打我,我就打你,没有这种心情,他心里面一点这样…,不要说没有这件事,这个身口不动,连心都不动,没有这件事。

  于恚无恚相,于害无害相,「恚」是严重要杀害,「害」只是伤害一下就算了。我并没有说是要杀死这个人,没有这个意思。恚是严重的,害是比较轻微一点。而这个修行人这两种烦恼都没有,就像那个于离欲的相貌一样。这样子说就是他出离了,出离了欲、恚、害这样的烦恼,「欲」其实就是贪,「恚、害」都是瞋,出离了贪烦恼、瞋烦恼,没有这个烦恼了。

  「色等至生相」,「色等至」就是色界四禅,「等至」就是禅,色界四禅。「生相」就是生到色界四禅去的相貌,生四禅。这个欲、恚、害从这三种烦恼里面出来,那就表示他已经得到了初禅,那么由初禅就二禅、三禅、四禅,这个圣人,他也是很…,这就是很容易就契人了这个境界,那么这是一个境界。

  「无色等至生相」和无色界天四空定也是等至,或者生到无色界天的这种境界,那也是很契合的。这样意思是那样,就是你成就了色等至,就从欲、恚、害的那里面出来了。若是成就了无色的四空定的话,那就从色界定里面出来了,就是超越了色界定。你成就了色界四禅就超过了欲,你成就了无色界四空定,就超过了色界四禅,是这样的意思。

  「及涅槃相」,那你怎能够超越色界的四禅、无色界的四空呢?「及涅槃相」就是得涅槃了。得涅槃就是把爱烦恼断了,见烦恼也断了,无我无我所。这样的圆满清净的般若智慧成就了,那就从色界、无色界的四禅、四空定得解脱了。「涅槃相」是什么呢?就是远离一切相不可思议的境界,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受想行识,就是指这个大解脱的境界。

  「当知亦尔」说是那个欲,离欲相是那个样子,底下这几样也都是得解脱了,从那个境界里面得解脱。

  子六、六种(分二科) 丑一、结前正显

  已说五种佛教所应知处,次说六种。

  「佛教所应知处」这一大科是分十科,第一科是一种,第二科是二种,第三科是三种,第四科是四种,第五科是五种,现在第六科是六种。由六种法组合起来,来介绍佛法,分两科,第一科是「结前正显」。

  「已说五种佛教所应知处」,这是结前,「次说六种」是正显,显示六种的情况。这是第一科,第二科「别广宣说」,别广宣说这六种,分十三科,第一科,寅一「宣说有情六相事的差别」,分三科,第一科是「标说」。

  丑二、别广宣说(分十三科) 寅一、宣说有情六相事别(分三科)

  卯一、标说

  谓依六相,宣说八种有情事差别。为令堕在我及有情命者见等众生,趣入无我故。

  「谓依六相,宣说八种有情事差别」,就是依据这六种相貌,来宣说八种有情的因缘事的不同。「为令堕在我及有情命者见等众生,趣入无我故」。这样子讲这种事情,讲这六相,依六相宣说八种有情事差别,说这个做什么?说这个干什么?你的用意是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讲?这说出来,「为令堕在我及有情命者见等」,就是为了来教化、来开示「堕在我」,就是落于有我见的人;执着有我、有有情、有命者、有见者等的这样的人,叫他趣入无我的涅槃的境界去,让他得解脱的意思,目的就是这样子,是这样的意思。

  「堕在我」,在色受想行识里面,执着有个常恒住的我。「有情」,有情识的这个我。有情识的也是我,「命者」也是我,「见者等」也是我,说是有我见的众生,教训他弃舍这个我见,证悟无我的道理,到这里来。

  这是说依六相宣说八种有情事差别的目的、作用。这是「标说」,底下第二科「列事」,列出来这六相和八种有情事。

  卯二、列事

  谓我所依事差别,境界事差别,自性事差别,受用因事差别,受用事差别,随说事差别,作用事差别,希望事差别。

  「谓我所依事差别」,第一件事是什么呢?「我所依事」就是我的依止处。我的依止处,这个「依止处」是一件事,就是一个因缘所生法的事,这个「事」是有差别的境界,有差别的,这个「依止处」是什么呢?就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是这样意思。

  「境界事差别」,还有第二境界事差别,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所缘的色声香味触法的这个境界的差别,这也是六。我「所依事」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是六,「境界事差别」还是六,色声香味触法是六。

  「自性事差别」,这个自性事差别是什么呢?就是『识』,就是我的自性、我的自体。说谁是我?色声香味触法里面、眼耳鼻舌身意里面、色受想行识里面,谁是我?就是那个识是我,其他的不是。以识为自性,以识为我的自体、为我的体性,这样的意思。究竟这个我是什么呢?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这就是我,是我的体性,是这样子。

  说是这个墙,是用砖砌起来的,就是砖为它的体性。桌子用木头造的,桌子就是以木为体性。这个我是什么?我的体性是什么?是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是识,识是我的自性。自性这件事也是有差别,有眼识、耳识乃至到意识,也是六个,是这样意思。

  「受用因事差别」这个我不可以淡薄的,不可以很淡薄,我要有所享受才可以。享受这是有因,享受这个「受用」要有一个因,你才能享受的。这个「因」是什么?就是『触』。眼识触于色,根境识三和合起来,三和合名之为触。六根和六境和六识,根境识三,和合起来就是接触,接触的时候,这时候就叫六触。这个『触』是你享受的一个条件,你若不接触是不能享受的,所以受用的因。这个事情的差别,也是有六个,就是触,眼所生触,耳所生触,鼻、舌、身、意所生触,这是「受用因事差别」。

  「受用事差别」,接触了以后,心里面就有受用了,或者是苦受、或者是乐受、或者是不苦不乐受,这也是有六种差别,这个就是『受』。前面「受用因」是『触』,「受用事差别」是『受』。

  「随说事差别」这个触受了以后,你心里面就有妄想了,心里妄想就会随着种种的差别、种种的情况会说话了。会说色怎么回事,受想行识怎么回事,眼耳鼻舌身意怎么回事,色声香味触法是怎么回事,就是会说出来很多事,「随说事差别」。

  「作用事差别」,前面「随说事差别」这是『想』,色受想行识这个想。「作用事差别」,有了受又有了想以后,他就要采取行动了。这件事对我好,再多一点就追求去了;说是这件事对我不好,不行!我可要对付,我要把这不好的事情要消灭了它,要对抗它!那就是要有行动,所以叫「作用」,就是我要发动,发动事情。这个「作用」就是思心所摄的,就是色受想行识那个『行』,也是有这么六种不同,差别。

  「希望事差别」,这个就是『爱』,单独提出来,我的目标是我所欢喜的事情,我要成就;或者说欢喜事情,就是我所希望的事情。这个地方也有差别,有六种爱的差别。

  卯三、辨观(分二科) 辰一、未纯熟

  于如是等事差别中,未善纯熟修观行者,便谓有我。依眼等根,于色等境,由触及受种种受用,有如是名、如是种、如是姓、如是食等,于自于他,随起言说,造作一切法非法行。于可爱事,希望和合,久住增益;于非爱事,希望不合,不住损减。

  「于如是等事差别中,未善纯熟修观行者,便谓有我」,这是第三科「辨观」,分两科,第一科是「未纯熟」。「于如是等事」,初开始来到佛法里面学习佛法的人,或者他也开始修行了啊!但是对于这多的事,我所依事差别、境界事差别、自性事差别、受用因事差别、受用事差别、随说事差别、作用事差别、希望事差别,在这多的因缘变化的差别中,「未善纯熟」,他还没能够…善者能也,还没能够纯熟去观察各方面的情况,不是那样的了解,理解得不够清楚。这样的修行人啊,「便谓有我」,他就会执着有我,执着我,我所依事的问题,境界事差别,是我的自性的差别,我所受用因事差别、我受用事差别、我随说事差别、我作用事差别、希望事差别,总是在这里执着有一个我,执着一个我的,是这样意思。执着有我,他就对这种不是太……没能深入的观察,没能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还继续执着有我,是这样意思。

  「依眼等根,于色等境,由触及受种种受用,有如是名、如是种」。他执着有我,他怎么执着法呢?「依眼等根」,说是我啊!我啊!依眼等根是我的住处,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这些地方是我的依止处,我在这里住。

  「于色等境」,我就去观察色声香味触的境界,执着这样子,「由触及受」这样子这个六根和眼等根、色等境,根境的和合,我就会接触到种种事情,「由触」。「及受种种受用」,各式各样的受,或者是受乐受,眼见色欢喜,耳闻声也是欢喜的,乃至一闻法一知法也是欢喜的,乐受。或者见色声香味的不如意就是苦受了,受种种的受用,这就是我,就是这样子。

  「有如是名」,这第四,我!我叫什么名字?有名字。「如是种」,我有这样…是这样的种姓。我是这样的种姓:我是剎帝利的种姓,我是统治阶级,我是社会上服务大众,各式各样的种姓。「如是姓」,我随我父亲姓,我随我母亲的姓,什么姓、什么姓。「如是食等」,我就每天的生活,我吃这样的饮食,吃得非常讲究,或者怎么地。

  「于自于他随起言说」,这样子有人际关,系所以对自己、于自己的关系、于他人的关系、他人与我的关系…这种种的关系,「随起言说」,心里面就会思想,思想就会有言说,是这样子。就是我也会发表言论,随起言说。

  「造作一切法非法行」,我还会有种种行动,就是就会「法行」,依法处理去行动,不违犯国家的法律,我也不违犯佛法的戒律。「非法行」,我不守国家的法律,我也不守戒,我欢喜什么就做什么,欢喜怎样就怎么做。或者守法,或者不守法,我就会这样做,他这执着我的相貌,这样意思。

  「于可爱事,希望和合,久住增益;于非爱事,希望不合,不住损灭」。不管是怎样的眼所依根、所住处、什么境界、触及受用、如是名、如是种…,其中里面最中心、中心点在那里呢?就是「于可爱事,希望和合,久住增益」。我欢喜的事情,我希望他和我常在一起,「久住」越来越多最好,「增益」就是越来越多的意思。能久住,能同我和。我满意的事情能同我和,能同我久住,而且是越来越多,是这样子。

  「于非爱事,希望不合,不住」,我不欢喜的事,我希望它远…,它去了好,不要和我在一起。「损灭」,就是不如意的事情,我逐渐的把它消灭了,这样子。这个我,执着我,怎样执着,就是这样执着,这样子。

  辰二、已纯熟

  若于如是事差别中,已善纯熟修观行者,尔时妄计皆不得生。

  「若于如是事差别中,已善纯熟修观行者」,若是这个佛教徒对于这些事情,深入地去观察,这么多不同的情况中,「已能纯熟修观行者」,对于这个道理,佛法说的道理纯熟了,他不断地修止观去观察的话呢,「尔时妄计皆不得生」,那时候他所错误的执着有我,这件事就没有了。就不执着有我,这都是内心的分别,那里有我可得,这样意思。

  寅二、于诸实举轻懱等别(分二科) 卯一、举轻懱(分三科) 辰一、标过

  又于实(宝)学有六轻懱,能令善法,或未得退,或已得退,舍佛圣教,乃至微信亦皆退失。

  这底下这是第二科,一共是分十三科,第一科「宣说有情六项事别」,这个说完了,这底下第二科「于诸实(宝)学轻懱等别」是轻懱它,分两科,第一科是「举轻懱」,分三科,第一科是「标过」,标它的过失。

  「又于实(宝)学有六轻懱」,「宝」就是三宝:佛宝、法宝、僧宝,「学」就是戒定慧三学,「有六轻懱」对于三宝也好,对于戒定慧三学也好,轻视、轻视它,对于佛法僧有轻视,对于戒定慧也是轻视,这有什么价值!这样子,一轻视就是没有信心了,也就是没有恭敬心了。

  如果是这样情形呢,「能令善法,或未得退」,那就是能使令所应该修学的善法啊,「或未得退」,又不愿意修,根本没有成就,就是没得,没有成就就是退,本来应该成就,应该成就而没成就,没成就就是没有这功德了,就是退。

  「或已得退」,或者你以前用过功,已经成就了多少的戒定慧,但是因为没有信心,轻懱、轻慢三宝,轻慢佛法的没有信心,已经得到的功德也是没有了,「已得退」。

  「舍佛圣教」,最后就是,不是佛教徒了,弃舍了佛教,自己不愿意做佛教徒。「乃至微信亦皆退失」,那小小的一点信都没有了,都不相信了,是这样子。

  这是「标过」,标出来这六种过失。

  辰二、列法

  谓于佛法僧宝,增上戒学,增上心学,增上慧学。

  辰三、释由

  由恶友故,于增上心慧,令得邪僻教诫教授;由恶语故,全无所得。彼由邪僻及无所得故,退失一切所有善法。

  前面是「标过」,这底下列出来所轻视的。这个「轻懱」,六种轻懱是什么呢?谓于佛法僧宝有轻视,轻视,对于佛轻视不相信,佛说得法和这个随佛教出家的这些僧宝这些圣人,不要说凡夫,圣人他都轻视不相信。我们相信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就是僧,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也都属于僧,那不相信的人都轻视,不相信。我们说佛,我们都相信大导师,他都不相信,轻视。

  「增上戒学,增上心学,增上慧学」,我们佛教徒不管是在家、出家,我们就学习增上、学习戒定慧,这是非常有价值的,非常重要的,而他不相信,轻视这个戒定慧,持戒有什么好处,修定、修慧有什么好处,都是迷信,这是这样的心情。

  「由恶友故」,为什么他会这样子呢?「由恶友」,他就和那个恶知识,去亲近恶知识去这个人,他不亲近善知识,亲近恶知识的关系。亲近了恶知识,他就受他的影响,他就对佛法僧都没有信心,都没信心了。

  「于增上心慧」,对于增上心、增上慧,他都…佛法的他…弃舍了。「令得邪僻教诫教授」,他那个恶知识,那个恶知识他认为是个善知识,那个善知识叫他对于这个「增上心慧」,得一个「邪僻的教诫教授」,就是不合道理的那个定和慧,去学习那样的法,学习那样的法,「邪僻教授」。

  「由恶语故,全无所得」,由那个恶友说出来的恶语,由他自己信受恶语,信受了恶友,也会发出恶语来,就是诽谤佛法、轻懱佛法。那么样对于佛法的功德,他一点都得不到了,「全无所得」,一点都不成就了。

  「彼由邪僻及无所得故,退失一切所有善法」。那个人,由于那恶友的邪僻的知见,他接受了,所以他在佛法里面一无成就,退失了一切所有善法。佛教所有的功德,他完全都退了、失掉了、没有了,也有这种情形。

  卯二、例相违

  与此相违,当知即是白品六法。

  所以这第二科「例相违」,与此相违,与前面这种情形不一样的呢?那就是六种白品。对于佛法僧有恭敬心,对于戒定慧也有恭敬心,那就不同了。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地方什么意思?。

  我们出家人,我们先说我们出家人,在家居士我们先不说。你对于佛法,你本身没得到正知正见的时候啊!你在大众僧里住,你要亲近善知识,在大众僧里面住,大众僧就对你有保护,你对于佛法僧戒定慧的信心渐渐地增长,就会增长。如果说是你还没得到正知正见,你不!你感觉到,我不愿意在大众僧里住,在大众里住我不自由,我欢喜怎么怎么地,我受到拘束我不欢喜,我要自己去住。自己去住,没有大众僧的保护。你周围的人,如果不是佛法僧,周围的人就是一般社会这种人…,他们对于你的圣道没有增上力,他和你说的话不见得是佛法,你小小的有一点对佛法的那一点信心逐渐逐渐就失掉了。

  如果是所接触的人有邪知邪见啊!你是更遭糕,就更遭糕!你相信了邪知邪见的时候呢,当然这个情形很难说,这个相信邪知邪见,他并不以邪知邪见表达出来,他还是用正知正见的面貌来…来示化你的,他是用正知正见的帽子来同你见面的。但是你对于佛示没有正知正见的时候,你没有办法鉴别,你不能鉴别,你就会容易接受。一接受的时候,慢慢地、慢慢地,你就是「于增上心慧,令得邪僻教诚教授,是由恶语故」,那个邪僻教就是恶语啊!于是乎,你完全无所得,是这么回事。若是你本身在佛法啊!你成就了,经过一个时期的努力,你成就了正知正见了,那就不同,那就不同,就是你认识这件事。认识这件事,你立刻地,你自己就能决定,不受影响,这「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后面也有提到这些事情。所以这个生在无佛世界,虽然有佛法而没有佛,尤其是末法时代,我们学习佛法真是难,不是容易,的确不是容易。

  我那一天有一个居士来。居士来,我说了一段话,我也多少有点检别,学习佛法应该有点检别。他当时…他说:应该开放!我们这个态度应该开放,不要排斥!我也是好,这样也是…我也同意。当然我回答他的理由,我们也不要太…不要太尖锐,所以我说我表示同意。这问题就是什么呢?谁是邪知邪见?谁是正知正见?大家都不承认自己邪知邪见,都是正知正见,这个你怎么鉴别?

  但是我们也有个办法鉴别,就是从佛教的经论上看,就是公认地就是佛法。从这地方开始学,开始学。其他的还是不定,是正见吧?不一定,这个地方先放在那里不要管。我们从这个…就是从龙树菩萨、无著菩萨、天亲菩萨这些人,中国的大德,天台宗的、华严宗的、三论宗、法相宗这是可以,你就可以学,这都是可以学的,这可以学。等到你自己的逐渐地学、逐渐地学,你也会不断地修正自己,达到了一个程度的时候就没有问题,就没有问题了。

  说我现在愿意,这个也好,那也好,也可能是好,是好,可是有个问题。有什么问题?你的精神时间有多少呢?有多少时间啊!你这个也学,那个也学,你精神用了很多啊!你不容易摄持。不容易摄持,反倒是耽误了时间和精神。不如这个时候稍微有一定的范围,我先专注的学这个,这个学学…因为这个是我百分之百的有信心。我对于这个…这部经论,那你这样把你这个精神,把你宝贵的精神时间投入下去,你会有…有收护,你会有成就。你成就了,你的程度就高了,你的智慧增长了,这时候你再旁边多看看也可以,都可以看看,都可以看看。

  不是说是哎呀!你怎么限制我的自由?我怎么不可以读?我怎么不可以学?你可以学!可以学!但是有问题,就算是好,算是好,你的精神就是…都是…也容易影响自己,影响自己。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看法。那我们从这一段文上看,为什么会这样子呢?为什么遇见恶友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功德都失掉了呢?就是他自己没有…没有正知正见,他自己的这个道力不够啊,智慧不够啊,就受到影响。受到影响的,所以应该初开始就是…。

  在家居士初开始学习佛法,那是更难,比我们出家人难,比出家人更难。因为,他的自由的情形更宽,宽。我们出家人这个自由的情形,不是那么宽,但是还是宽,还是有一点宽。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这个想法,我这里看看,那里看看,都有这个想法的,这是很难,的确是很不容易。

广大佛友阅读文章时如发现错别字或者其他语法错误,欢迎指正,以利弘法,你们的支持是我们进步的最好动力。反馈|投稿
热文推荐
精华文章
热门推荐
网站推荐
最新推荐
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

赞助、流通、见闻、随喜者、及皆悉回向尽法界、虚空界一切众生,依佛菩萨威德力、弘法功德力,普愿消除一切罪障,福慧具足,常得安乐,无绪病苦。欲行恶法,皆悉不成。所修善业,皆速成就。关闭一切诸恶趣门,开示人生涅槃正路。家门清吉,身心安康,先亡祖妣,历劫怨亲,俱蒙佛慈,获本妙心。兵戈永息,礼让兴行,人民安乐,天下太平。四恩总报,三有齐资,今生来世脱离一切外道天魔之缠缚,生生世世永离恶道,离一切苦得究竟乐,得遇佛菩萨、正法、清净善知识,临终无一切障碍而往生有缘之佛净土,同证究竟圆满之佛果。

版权归原影音公司所有,若侵犯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粤ICP备16020514号-2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无量光明佛教网  |  念佛堂  |  佛经  |  佛教